十大丁克明星家庭:格林斯潘的继任者将面临怎样的挑战?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10/19 07:14:54
艾伦·格林斯潘是我们这个时代杰出的央行行长,在他担任美联储主席的18年中,美国享受了稳定的低通胀,并且只经历了两次轻微衰退。尽管美国遭受了1987年股灾,上世纪80年代末商业房地产市场的严重下滑,上世纪90年代一系列的国际金融危机,2000年后的三年熊市,几次战争和一次恐怖袭击,但美国经济仍表现良好。
毫无疑问,格林斯潘几乎成了传奇人物。但他的表现有多出色,他的任期会留下什么经验教训呢?探讨格林斯潘独特能力的一个原因是,他的前任是一位巨人。正如格林斯潘在紧缩货币政策决定25周年时的讲话中所说:“那个周六(1979年10月6日)早上,在保罗·沃克尔主席领导下发起的政策改变,将美国经济从不断升级的通胀和不稳定的险途中拯救出来。”沃克尔不得不抑制通胀,而格林斯潘仅需继续这一努力。
然而,探讨格林斯潘独特智慧的另一个原因是,世界各地都出现了低通胀。货币主义反革命,上世纪70年代过度通胀造成的痛苦,全球化和工会力量的削弱,这些都改善了各地通胀和产出间的中期平衡。因而制度也得以改进,尤其是普遍向央行独立运作和制定通胀目标转变。
按现在的标准,美联储简直是老古董。令人惊讶的是,一度被誉为金甲虫和安·兰德自由哲学门徒的格林斯潘,逐渐变成了思想最接近梅纳德·凯恩斯的决策者。
这并非因为格林斯潘相信上世纪50、60年代时天真的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就算是凯恩斯也不会这样做。格林斯潘与宏观经济学之父的共同点在于,他相信自己的判断,相信自行决定的决策,还相信用一系列短期目标管理长期经济的智慧。
那么,格林斯潘采用的是什么货币政策呢?
首先,就像他今年在杰克逊霍尔研讨会的闭幕讲话中所指出,货币政策目标是:“使可持续的经济增长最大化……追求价格稳定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必要条件”。格林斯潘强调经济增长最大化,并愿意从试验和错误中发现经济增速的极限,这是格林斯潘时代的突出(而成功的)特征。
其次,格林斯潘拒绝制定货币目标,因为货币和支出间的关系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已破裂。他在2003年的杰克逊霍尔研讨会上曾说:“当宏观经济环境中存在重大和变化的未知因素时,(规则)不能取代风险管理范式。”凯恩斯肯定会同意这一务实的折衷做法。
第三,格林斯潘把明确的通胀目标视为束缚。他在2003年夏天指出,美联储以通胀水平临时上升的风险为代价,预先阻止了通货紧缩的风险,虽然这种风险很小。因而,“低概率事件和可能的严重后果,其结局被视为对经济表现有更严重威胁,超过更有可能随之发生的通胀上升。”
第四,格林斯潘不接受这样一种观点,即“风险管理”应当包括努力戳破资产价格泡沫。他辩称,不可能知道是否正在出现泡沫。他认为,正确的解决办法,是拥有灵活的经济体,以及对资产价格跌落做出反应的中央银行。格林斯潘认为,美国是个灵活的经济体,而他则一直在非常积极地对资产价格跌落做出反应。
有人也许会说,美国需要这样一位决策者。对美国央行来说,这是如此重要,而不能机械地设定通胀目标,或忽略其政策造成的大范围后果。
我很赞同这种看法,但也有深切的忧虑。英国央行行长默文·金已表达了他的忧虑。他辩称,英国的货币政策框架及其明确的通胀目标,通过达到市场预期,来达到央行的目的。明确的通胀目标的优越性表现在,英国远期利率的波动比美国小。
第二个忧虑是,美联储的自行决定权,以及格林斯潘的大权独揽使它成了一言堂。结果,向新主席的过渡,给将来的政策造成了诸多变数,这些变数既不可取,也无必要。
还有第三个忧虑:美联储何以能在中央银行运作上实施“风险管理”的做法,同时却对巨大的资产价格泡沫视而不见?资产价格泡沫已被多次证明是最大的风险。
这引起了最后一个忧虑,即格林斯潘对资产价格采取的不对称做法,助长了投资者的过度冒险。不对称做法就是当价格飙升时漠不关心,而价格下挫时积极放松货币政策。至少,批评会接踵而至,一名清醒的央行行长应警告投资者小心这些风险,而不只是为美国的劳动生产率摇旗呐喊。
上述忧虑是有道理的,但我个人从格林斯潘时代总结了三条经验教训。
首先,美联储这家所有央行中最重要的央行应该如何运作,那很难定,因为我们对基本经济状况,尤其是对资产价格,没有足够清楚的理解。
第二,将如此多的决断权,交给由一人独揽大权的机构是危险的。可预见性需要更明确的目标。美国现在需要有这样一家央行:具有更现代的职权,同时在执行任务时更加共享决策权。
但最后一条是,世界应该庆幸能有格林斯潘。让我们期盼,他的继任者在应对他留下的挑战时,也会同样成功。(马丁·沃尔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