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学车站岗时间:海外华人婚姻状况光怪陆离 畸形"婚外情"酿悲剧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08/22 00:30:46
西班牙《欧华报》近日撰文称,海外华人婚姻状况光怪陆离,不乏借助婚姻跳板缔结的“经济联盟”,如果每个人都能充分认识到“钱”和“情”的依附关系,悲剧发生的概率会大大降低。
2007年3月,旅居西班牙17年的上海籍侨胞杨仁庆家里闹翻了天。不知情的人忙于打探究竟,知情的人却在背后骂他活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杨仁庆的亲朋好友在得知他家里闹翻了天以后,纷纷打电话给他,可电话始终处在关机状态,亲朋好友着急了,又来到杨仁庆开办的批发公司寻找,但见大门紧闭,人影全无。
年方39岁的杨仁庆不会就此想不开吧,亲朋好友们思忖着。
杨仁庆的妻子程女士也突然回国,离开了西班牙,而且一直联系不上。
时至今年5月,杨仁庆夫妻两人不约而同地出现在了马德里,他们是来办理离婚手续和离婚后的财产分割。但十几天过后,就传出了杨仁庆的妻子自杀未遂的消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意外邂逅联姻 圆了“老板梦”
杨仁庆祖籍上海,高中没毕业就参加了工作。他曾经依靠聪明的天资博得了工作单位领导的首肯,但他根本不满足于现状,在工作了两年之后曾尝试经商,涉世不深的他很快就被汹涌的商海折腾得血本无归。在家赋闲了一段时间之后,在家人及朋友的劝说下,他决心要到国外闯一闯,看看能不能找到一块属于自己的领地。
1990年,杨仁庆辗转来到了荷兰。面对陌生的一切,他在心里暗暗发誓,要干出一个名堂来。但是异国他乡创业谈何容易,亦无资本也无任何人际关系的他,只能东一家、西一家地轮回打工,漂泊动荡了3年。
听说西班牙的身份比较容易解决,做了几年黑工的杨仁庆认为这是个解决身份的好机会,1994年,他跟随着几个比较要好的朋友,一同来到了西班牙。很快,他就在马德里找到了一份工作。
当时的中餐馆不是现在,找到一份工作真得感谢上苍。杨仁庆非常卖力地干着,但餐馆老板不给他发工资,只保证他每日的食宿和每个月必须的花销。后来情况有了好转,杨仁庆每个月也只是拿一点微薄的工资,用他现在的话说,当时,他根本不知道出路在何方,也不知道何时是他的出头之日。
会终于来了,而且来得如此之快,天资聪明,跑堂技艺日臻成熟的杨仁庆在更换了一家又一家餐馆工作之后,得到了这家中餐馆老板娘的赏识,起因是老板娘的女儿喜欢上了他。“我一直没有感觉她有多好,只是感觉人还不错,各方面还说得过去。”这是杨仁庆对记者说过多次的话,他是这样形容那个已成为他现任妻子的程女士。
程女士的家人早年就来到西班牙,到程女士出国时,她的父辈们已在西班牙积累下了为数不少的产业,仅中餐馆就开了7家,这个家族的发展势头迅猛异常,程女士当仁不让地以长女的身份继承了父业,当杨仁庆以跑堂的身份走近这个家族时,正是程女士开始独立支撑门面之际。很快,短暂的恋爱过后,杨仁庆以乘龙快婿的身份做上了老板的交椅。
婚姻不幸福 生意渐兴隆
婚后的杨仁庆生活过得一般,夫妻两人因为缺少感情基础,平时很少交流。杨仁庆虽然读书不多,但毕竟是大都市里长大的,婚后,他对程女士的一言一行甚为看不惯,甚至生出鄙视的感觉,但生活还在继续,聪颖的杨仁庆很快就找到了经营的秘诀,他潜心钻研、苦心经营,一家原本不大的中餐馆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条,生意也出奇的旺盛。
就在他们夫妇生意如日中天之际,他们的孩子出生了,杨仁庆看着白胖胖的女儿,并没有理会妻子程女士继续生下去,直到生出一个儿子的要求,而是把经营的目光转向了更高的领域,当时在西班牙很少有中国人独辟蹊径、另寻出路,杨仁庆却敏锐地看到了这一点,他已不满足于买车、买房,不屑于过这种俗套的小康日子,他要把资金集中起来,做进出口贸易,圆他在国内时曾经破裂的梦想。
杨仁庆的第一桶金来源于五金生意,这个以前在西班牙从没有中国人做过的行业,在兴起之初着实让人受益匪浅,杨仁庆以果敢的嗅觉闻到了这个气息,他成功了,伴随着成功,他又接二连三地开设了一家又一家店铺,经营的门类和范围也越来越广,到2001年,他成功地做起了批发生意,原来的餐馆和店面全部交给程女士和其家人打理。
并非“饱暖思淫欲”的婚外情
此时杨仁庆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老板。他每个月都奔走于欧亚之间,很少顾及到家里,和程女士的交流接触仅仅局限在回家睡觉的短暂一刻。就在这时,他认识了比他小11岁的温州姑娘叶菁菁。叶姑娘不仅知书达理,还非常善于打理家务,更让杨仁庆感到高兴的是,叶姑娘有着极好的商业天赋,每每到了需要决策定夺的紧要关头,她都能出奇制胜地产生一些奇思妙想,让杨仁庆感到非常得力称心。
意外的邂逅总能让人产生愉悦。共同的志向和情趣很快就让杨仁庆和叶姑娘走在了一起,他们同居了。“这几年的生活才算得上是生活”,杨仁庆直言不讳这一切。同居生活让杨仁庆更加顾及不到家里,他索性借口商务繁忙,整天、整星期、整月地不回家。
3年后,他和叶姑娘有了孩子,一个蛮招人喜欢的男孩子,有了这个意外的结晶,杨仁庆更加悠哉悠哉地过起了一妻一妾的生活,享受着上天给予他的特别恩赐。
“没有人可以让我们分开”,这是杨仁庆在谈到这种畸形夫妻关系时,一再强调的话语。“为了她,我可以舍弃一切,包括自己的老婆和孩子”。杨仁庆语出惊人,但神情坚定。
有人常这样形容富贵过后贪恋虚荣和女色的男士,叫“饱暖思淫欲”,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记者这样问道。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从来没有把我太太当成风韵不再的“黄脸婆”,从一开始我就不是很喜欢她,当时有当时的特定条件,换成了任何人,也不会有第二个选择。杨仁庆坦言作着这辩解。
“这么多年以来,你一直在一个城市里过着妻妾厮守的生活,你就没有想过后果吗?”
“这里是欧洲,就是在国内,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大惊小怪,已经不可以改变的是,这两个女人都为我生了孩子,我只能选择其一。”
杨仁庆的结发妻子程女士因为忍受不了这种生活,带着孩子回国住了一段时间,今年5月,她主动找到杨仁庆,提出双方协议离婚,杨仁庆一口答应了下来,但是在财产问题的分割上坚决不肯让步。理由是,婚后财产的一半要分割给程女士,他感到不合理,并四处找人游说程女士,要她妥协让步。
无奈的程女士选择了自杀,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也许这是她向不幸婚姻抗争的唯一手段,或许这是她能够证明自己价值的唯一途径。闻者为之痛心。值得庆幸的是,她自杀未遂。
后记:海外华人婚姻状况光怪陆离,借助婚姻跳板缔结的经济联盟比比皆是,如果每个人都能充分认识到“钱”和“情”的依附关系,这种悲剧发生的概率会大大降低,面对文中主人公的直白,我们也许应该领悟到什么——(来源:西班牙《欧华报》,记者:水龙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