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宝马店:为何贪污腐败的贪官多迷信风水?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08/26 06:11:47
因为最近媒体爆出了山西省粮食局局长高志信在风景区内大兴土木修建“粮神庙”事件,现在人们对贪污腐败官员为什么都迷信风水一事议论纷纷,关于这方面的文章也很多。最近我看到一篇文章,是清华大学廉政教研室副主任任建明先生发表在最新一期的《人民论坛》上的,文章在分析官员们为什么多迷信这个问题时指出,官职升迁的不确定性已经成为诱发干部迷信的动机,提出要治理官员迷信,深化干部选拔任用制度改革以及深化反腐败制度改革是很必要的。任先生的文章一针见血,一语中的,很有现实意义。为了佐证任先生文章的观点,我补充了以下几个与腐败官员迷信风水有关的例证。
原文列举了发生在湖南省的三个例子,一个是说:湖南副厅级官员李会刚,因一位“大师”预言他至少能够官至副省级,于是他竟然拿了149万元奔京城去购买官位,后被查处;另外一个是湖南省政府副秘书长的唐见奎,因南岳衡山一小庙和尚“算准”了他升迁的几件事,就从省财政拨出200万元专款,为那小庙修了条水泥大路;还有一个说的是同为正厅级干部、原湖南省冶金集团总公司总经理邹恒春,酷爱占卜算命,最崇拜长沙开福寺的一个老尼姑,该尼姑曾“预测”他在50岁之前会遭遇一次车祸,政治上也会有一劫,2002年他被省纪委“双规”后,不是总结自己的教训,而是感叹自己命该如此。
我要补充的例子是大家都知道,就是那个所谓全国最年轻国税局局长,河北省国税局的前局长李真,曾因一名风水大师预测他“5年内成为封疆大吏”,一高兴就给了这位风水大师8000元人民币,最后不但封疆大吏没有当成,反而成了一名死刑犯。这个案例从此也成为我们反腐败斗争中经常提到的一个反面典型;还有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前院长贾永祥,在法院新办公大楼即将落成时,通过法院领导班子集体研究决定,花费了3万元专门从澳门请来风水先生,推算“乔迁吉日”。吉日选得倒是不错,法院也按照这个日期隆重搬迁,可吉祥的殿堂并没有给这位迷信的院长带来吉祥,结果院长被关进了笼子受到了法律的严惩;另外就是山东省泰安市原来那个书记胡建学,因为一个所谓的大师说他“有副总理的命”,现在“只缺一座桥”,为了这个明日的“副总理”,他忘乎所以胆大妄为,竟然将建设中的国道干线改变原设计图纸,让国道的走向横穿一座水库,这样在水库之上就必须要修建一座大桥。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他的政治命运没有能够穿越这座大桥,“宦途”就在中间抛锚了。大桥事件也就成了这位书记贪污腐败的历史见证。
这些年来,从一些腐败分子迷信或深度迷信的案例来看,官员迷信程度确实比过去越来越严重了。现在关于官员迷信的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种:信仰的缺失;为掩盖腐败行为,祈求神灵保佑;为预测官职升迁或有好官运而问卜神灵或迷信风水。因为现在干部的提拔和任用的影响因素很不确定,有的说能力和政绩是主要的,有的说和主要领导的关系是主要的,有的说群众关系或同僚关系是主要的,还有的说金钱是主要的。这样一来,如何能被提拔?以及朝什么方向去努力?就变得高度的不确定。这时,求助于八卦、鬼神的动机就很大了。
对于那些腐败的干部来说,由于国家打击腐败的力度不断加大,安全就成了他们另外的一个主要的需要了。特别是在一些地方、一些部门,腐败干部的比例还比较高,因此,有这种需要的干部还不少。同时,由于保护举报制度缺失以及一些更为复杂的原因,干部腐败之后能否确保安全,也是一个不确定性很高的事情。因此,腐败干部也就会有很大的迷信动机。有一些官员迷信案例就属于这种情况。
“部分官员因腐败而迷信,因迷信而愈加腐败。”已经成了当今社会应当引起我们严重关注的一个问题。最近披露出来的山西省粮食局局长高志信修建“粮神庙”事件,已经成为当代官场的一个有趣的笑柄,因为这个“粮神庙”不仅有这位局长大人的希冀能够“万古流芳”的题词题字,而且还有全国各省区的粮食厅局长们的题词题字,起码得有30多名厅局长被这位高局长拉下水,可悲不可悲啊!“粮神庙”事件再一次为我们整个社会敲起了警钟。
要治理官员迷信,必须在我们的干部队伍中反复进行“八荣八耻”的教育,使他们树立起正确的人生观和荣辱观;同时还要深化干部选拔任用制度的改革,加大反腐败制度改革的进程,强化多方位监督和严厉的惩戒。如果反腐败制度改革能够做到如陈毅元帅说的“伸手必被捉”,腐败官员也就犯不着去问鬼神和风水先生了。
非常令人欣慰的是,中央纪委最近下发了关于有效防止官员利用职务搞权钱交易的“七个严格禁止”,条例严明,措施果断,语气坚定。我在另外一篇文章中称这“七个严格禁止”为我们的反腐败斗争筑起了一道“拦洪大坝”。
(本文只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进入徐怀若谷的博客 网友:徐怀若谷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友声音2007年06月11日12:37来源:人民网-党员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