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宝马摆拍:任彦芳:可恨,可气,可悲,可怜!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6:04:14
我把《救救拒马河》发给我的朋友,接到几位教授同学的评论。  他们说,这是中国的一个最普遍的问题,就是对大自然的破坏,对中国资源的疯狂掠夺。岂止是一个拒马河?那些开小煤矿的,开各种矿的,和挖沙的一样,用百姓的生命换取金钱,煤块里有多少鲜血!这是中国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其可恶,其残酷,怕比西方还要可怕,可悲。这种掠夺,必然和官方勾结才能实现;你看那些私人小煤矿,不是有官员暗中入了干股吗?
拒马河的河霸拉沙子,会不会有人暗中入伙,也不好说。但却叫百姓怀疑。不然,为什么不能得到制止?
这挖沙事件,令人感受到的是可恨,可气,可悲,可怜。
什么可恨?是那些欺压百姓的河霸,无法无天的可恨,这不必多说。
什么可气?是官员不作为,不把国家财富被疯狂掠夺制止,不可气吗?
当地的百姓,曾是英雄的人民,他们当年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打日本鬼子,大家齐心,挖地道,掩护八路军,而这个村的民兵,更是令敌人闻之丧胆,当年有:“要吃李庄饭,就得拿命换”的民谣。中国人最怕一盘散沙,因为百姓成了散沙,所以就必然要受欺,受害,你们的土地还不被恶霸破坏,那河沙子还不被拉走吗?
进一步想,从什么时候,这儿的农民重新变成散沙了呢?
是谁怕农民团结一心,过去是侵略者,是地主恶霸,今天便是那些掠夺百姓血汗,掠夺人民财产的人们,他们想在百姓头上拉屎,他们想任意宰割百姓,这是什么人?是那和封建主义结合一体的资本主义,是封建资本家集团。
可悲的便是这些曾组织起来,战胜过侵略者和推倒三座大山的百姓,现在重在大山的压榨下,而不觉悟。他们重新变成了如鲁迅所说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状态。这百姓是可怜的,他们竟如此无奈。
当年领导人民,让人民团结起来的共产党呢?那些高唱“国际歌”的共产党员在哪里?
这个村子一些最后入党的是在三十七年以前,这三十七年,没有一个新党员入党,这村子里现有四十多个党员,,在自然地消亡,而这些老党员,向我述当年的团结一致和敌人斗争的历史,但对今天党员的不起什么作用,也只能感叹。
他们说,当年咱农民有农会,共产党是靠农会的。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解放后,便让农会消失了呢?是今天的共产党怕农会了吗?只说咱是弱势群体,实际上,咱们人数最多,如果让农民组织起来,我们是最强有力的。但为什么却怕农民变强大了呢?
不是有一支歌,叫我们唱过吗?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向着法西斯蒂开火,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可怜的农民乡亲问我:这个歌还兴唱吗?
2007.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