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小姐有什么服务:以北京人的智商怎么上清华北大?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08/26 07:41:43
北京人的智商全球倒数
文/张怀旧 2007-6-7
为什么说北京人的智商低下?因为北京人上清华只需300多分,而外地人需要600多分。有人说这是因为国家政策扶持了那些持有北京户口的考生。不错!但我不禁要问,为什么北京人需要扶持呢?肯定是因为他们竞争不过外地人,如果他们的高考总分可以达到600多分,他们肯定不需要这样的扶持。换句话说,正是因为北京人智商不高,他们考不了那么高的分数,所以他们才需要特殊政策的照顾。就好比国家对待残疾人以及其他弱势群体需要特殊政策特殊对待一样。前几年在一些中小城市的街头经常出现一些残疾人开着电动三轮车到处拉客的场面,他们不需要向国家交纳任何费用,属于特殊照顾。我们不难看出,清华、北大等高校对于北京人录取分数线的大幅度降低,其根本原因是因为北京人存在或多或少的智力残疾。
张海迪身残智不残,这让我们倍感荣幸,她成了正常人的榜样。北京人身体倍儿棒,大脑却不怎么把用,并且还处处把自己当爷,确实成了不少残疾人嫉妒的对象。
我们先来看看北京人是怎么起地名的。一洞天、二街坊、三里屯、四渡河、五棵松、六里桥、七支渠、八里桥、九棵树、十里河、十四条……我终于知道了,北京人起地名的第一招——就是在阿拉伯数字后面加一量词,然后再在这个量词后面加些建筑物、自然景观或一些植物的名称,就这么二五一凑,一个地名就出现了。甚至量词与其后的名词都懒得改动,直接把阿拉伯数字变一下就可以了。比如说“街坊”,一直从“二街坊”排到“十二街坊”,这名字起的倒是方便,不需动什么脑筋,可对于我们外地人来说,就必须动用很大的智商才能记住它;完了就是松啊树啊桥啊河啊宫啊门的乱扯一气,我又明白了北京人起地名的第二招——指鹿为马、就地取材,每看到一扇门就大喊宣武门、建国门、地安门、安定门、德胜门、东直门、西直门、东便门、西便门,感觉就好象找不到小便的地方似的;看到几棵苹果树就大喊——“苹果园!”看到几个梨子掉地上又大呼——“梨园!”敢情好像多少年没吃过水果似的;看到几块石头就大喊石景山,看到几个坟头又大叫一声——公主坟!八宝山!都他吗看清楚了!这是风水宝地,一般人儿可别告诉他。
完了还有东单、西单、东四、西四,南沟、南洼、北沟、北庄……喂!北京人儿,你丫也动动脑子啊,起个地名也那么不负责任,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光考虑笔画少了。
记得N年前有个北京秀才路过北京某地,发现这地儿没名,真当他苦恼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一农夫骑着一头畜生走过,这畜生看起来既像骡子又像马。后来此秀才中举了,他把桌子一拍说,以后这个地方就叫“骡马市”了。如今这块地方已经没了骡子与马,但畜生依然很多,还学会了直立行走,且智商一般。
玩完了阿拉伯数字、小便门、风水宝地以及畜生中举等招术,下面就开始玩色情了,“骚子营”、“奶子房”这两个地名就是北京人嫖娼之后引以为豪的文化纪念品,那么多年过去了还舍不得修改,甚至干脆把这几个字印在公交车上做成了发光字,你叫外国人怎么翻译你这个国粹?音译还是意译?也许北京人还巴不得再有个大陆版的“摸乳巷”才够风光。这要是按照意思翻译成外文不全成十八禁了,原来中国的传统文化这么开放啊?
北京的环线基本都是靠立交桥与其他小道环环相扣,从地图上看就跟一破鱼网似的,堵车的时候,从飞机上俯视下来可以看到很多将死的小鱼在垂死挣扎,有时候就连辅路也被挤得水泄不通,都干嘛呢,抗洪防涝排人墙啊,还嫌沙尘爆不够猛烈啊!要说这环线可真气人,你万一走过了一个出口,想掉头就必须找个桥洞钻过来。我有次打算从国贸桥上京通高速向东行使,结果下错了一个口子,一直跑到建国门东二环才找了个小桥洞钻了进去绕了好几个圈子才得以掉头,就跟盘山路一样,最后过了十几个红灯才得以爬上京通高速。你说这不就是故意在折腾我们外地人吗?所以我坚决反对2008年奥运会在北京召开,最好把比赛场地搬到河南去,那里是平原,汽车可以当拖拉机开,随时掉头,随时变道,就连不懂交通规则的农民也可以很轻易地就驾驶拖拉机去观看奥运会了。蔡国庆不是唱过一首歌叫《北京的桥》吗?唱得嘴都软了,有一次竟然把歌词唱乱了,你说说看,这智商,这桥。北京要是学学上海多好啊,全都高架,无需立交,上下一起跑,节约用地又少动脑筋,即便下错出口也没关系,掉头的地方多得是,不用像老鼠似的到处找洞。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故宫就像北京的子宫,环线就跟这座城市的节育环差不多,把那些精子般的车流、人流经常搞得宫外孕,整个就一怪胎。
北京充满了黑社会,中国的流氓头子基本上都在北京活动。晚上不要一个人随便出去玩,比如说唱歌,你去了钱柜,那好,没问题。假如你贪便宜,找了个小歌厅,进去一看,满目仓痍,小姐林立,那音响设备绝对不会超过两百元一套,沙发上有些精液,话筒尖叫着,小姐骚动着,灯红酒绿着,临走的时候一接帐——两千八百块!就一人,喝了几瓶啤酒而已,什么坏事也没干。没钱?那留一只手指也行。
北京有一秀水街,听说是与长城齐名的旅游胜地。于是我就去了,听说那里的衣服很时尚也很便宜。走进一看,那些衣服全在墙上挂着,墙下站着一些服装统一的营业员,看起来就像个国营商场。如果你看中了一件衣服,你问多少钱,她们看都不看就会不加思索地回答说,六百八十八。你觉得很贵,问她五十卖不卖。她会大笑一声然后很高贵地瞟你一眼说,五十块钱买什么衣服,买袜子吧。可你怎么看怎么觉得那衣服不值六百八十八,于是扭头就走。走了五十米远,她们又会敞开嗓门大喊,过来过来,五十五十。我真羡慕她们的嗓门,不唱国歌可惜了。于是你又回头了,掏出五十元钞票站在她的面前准备购买先前你看中的那件六百八十八的衣服。结果你猜怎么着,她们会这么对你说:我就知道你逛逛别的地方比比价格还得回头,这衣服五十元肯定是不能卖的,最少也要三百块。当你再次选择离开的时候,她们的口中就会咕噜几句不干不净的话。我很庆幸她们没有把那件衣服以五十块钱卖给我,因为我发现那些衣服在南京的夫子庙与上海的七浦路遍地都是,只要花三十块钱就可以妙手偶得之。
在这件事情上,也许有人觉得我小气,或者去过秀水街的人会认为那里的衣服是专门卖给那些出手阔绰的老外的。其实你错了,我逛了一圈,发现一个韩国人花一百二十块钱买了一身三件套——衬衫、裤子、帽子。而且我发现一个怪现象,就是秀水街的中国人买同样的东西总比老外要贵一些,我分析其原因:一是因为中国人害怕被人说小气,所以他们就假装有钱;二是因为来到秀水街的老外比中国人还穷。
那些营业员其实也不是北京土著,都是被人雇佣的,其中有个十七八岁的外地小姑娘,看到她与顾客斗智斗勇、油枪滑调的样子,我有些悲伤。我走上去对她说:小妹妹,你别跟他们学,其实我知道你本来不是这个样子的,真的,我知道你是个好姑娘。听了我这话,那姑娘几乎要哭出来。
秀水街的人性被扭曲了,营业员为了生计全都把自己变成了坏人,中国顾客受到了伤害,老外却拣了个便宜。就是这样的秀水街与长城齐名?孟姜女又要哭了。我不得不说,这是北京本土文化的悲哀。
北京的低档妓女很少,为什么呀?——因为普通老百姓同时扮演着妓女与嫖客的双重角色,花钱嫖娼那叫没本事。是北京女人砸了外地站街女的饭碗。北京人对待外地人,就连妓女也不放过,也太狠了吧。当然了,你要说叫北京本地人花钱去嫖高级妓女他们是嫖不起的,他们只能凭着一本北京户口簿到处坑蒙拐骗,其实吊钱没有,住着父母的房子,花着辛苦挣来的工资,精打细算。北京户口簿成了某些北京人的胯下通行证与爱情墓志铭。为什么北京街头的小吃全国第一?因为便宜,因为北京人酷爱便宜。为什么北京人要发明二锅头?同样因为便宜。所以说,北京人根本就没钱。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们无比害怕外地人从他们手中夺走北京的土地资源与社会地位。来自异国他乡的有识之士正一步一步吞噬着北京人的北京。
北京人在既没钱又没智商的情况下,就只能耍流氓了。其实他们是名副其实的弱势群体,他们需要全国人民的关怀、忍让与包容,所以,他们300多分就可以上清华北大了。关于高考分数我们可以不与北京人计较,只要他们能好好把大学上完,然后出人头地好好干点事业也行。都说北京官多权大,我怎么就没见几个北京土著能做个像模像样的官的?偶尔出现几个也是贪官,下场大家有目共睹。北京人大学一毕业,第一件事就是找关系,把户口簿与毕业证复印件放一起,到处送礼,你说,这样的年轻人能有出息吗?我们耳熟能详的几个明星大腕导演作家什么的,说白了也就一帮缺德的骗子、疯子,是他们利用并玷污了祖国的文化之都。北京人的历史优越感与中国的关系社会决定了他们不思进取、安于现状、随波逐流、无所作为。
北京人极其排外,外地人一来,地下室伺候!阳光没有,空气污浊,先关你三个月禁闭再说!北京人就是这样欢迎外地人的,惨无人道。有些人不堪忍受,流着两行热泪抗着行李回家了,有些人坚强地挺了过来,成了首都功臣,成了社会精英,北京,应该是属于他们的!而北京人,依然是北京人。
北京男人的自恋丝毫不亚于上海女人的小资,自恋到开出租车还跟人玩漂移,还真把自己当卡丁了。北京本土男人有一半是开出租车的,其中又有一半是开黑车的,为什么北京的哥很能侃?不是因为口才好,而是因为牢骚多,这才是本质,只有不干正事的人才会夸夸其谈、油嘴滑舌。历史上的政治谣言、经济泡沫与文化骗局有多少不是无聊的北京人制造和操纵的?
为什么北京人那么愚蠢?这跟赙仪有很大关系。为什么北京人那么霸道?这跟慈禧有很大关系。为什么北京人那么浅薄?这跟韦小宝有很大关系。紫禁城的奴才文化、等级观念与腐朽思想对现代北京人的影响根深蒂固。如果不是因为外地人的纷纷涌入,恐怕北京还是满人的天下,就凭满人的那点智商,是救不了中国的。
北京人就相当于当年的李鸿章与北洋军阀,卖国求荣、被动挨打,保守还猖狂,当年的清军把衣服晾在大炮上,现在的北京人把汽车停在马路上,秩序混乱不讲道理。仔细看,现在北京男人长得都跟赙仪似的,女的发起狠来个个都像慈禧,他们谈起恋爱就跟韦小宝和潘金莲差不多。
北京人最喜欢开两种车,一是QQ,二是捷达。开QQ的人喜欢跟自行车比速度,开捷达的人总想冒充桑塔纳3000,其实才三缸,属于残疾,尾气不达标,根本就进不了长安街,跑起来还特喜欢超车,这到底是为什么?——因为自卑。
北京唯一的骄傲就是飘荡在某广场上空的那几面旗帜,当然还有他们津津乐道的烤鸭以及摆在超市里的那几串糖葫芦。这些东西,其实都已经过时了,无论怎么鼓吹、渲染和粉饰都是索然无味的。
前不久在一东北人开的饭馆看到一帮北京中学生在喝酒,恐怕是喝多了,其中有一人是这么招呼服务员的——“服务员儿,给爷上点餐巾纸”……“服务员儿,给爷再上一瓶啤酒”……“服务员儿,给爷上点茶”……“服务员儿,给爷……”,话还没说完,我看到一人高马大的东北小妹实在忍无可忍冲上去就给这学生两耳光,结果几个人都楞了,一句话没敢说,掏钱买了单,灰溜溜地走了。这,就是北京人儿。
要说素质,北京人没素质;要说自尊,北京人的自尊世界第一;要说脾气,北京人的脾气比老水牛还犟;要说文化,是北京人践踏了文化;要说智商,在这美丽的地球上,北京人的智商与北极熊不分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