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尖锐湿疣如何治疗:李开复:打好Google式太极拳 多方结盟悉心布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58:15
推门的李开复依然面带微笑.笑容背后是谷歌在中国要和所有互联网广告平台结盟.
与新浪合作之后,Google已经把中国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两家固网运营商、最大的互联网下载服务社区、最大的互联网广告服务商统统变成了自己的合作伙伴
李开复最明显的特征是微笑.就算是在反驳“恶意谣言”的时候,这位面色白净书生气十足的中年人依然会保持着一种孩子般的微笑.在“快意恩仇”的中国互联网领域里,这种气质多少显得有些不合群.
或许是受到这位中国总裁的影响,Google(谷歌)从进入中国的那天起就一直是中国互联网江湖里的一个“另类”.尽管市场份额的争夺几近你死我活,尽管口水战的导火线此起彼伏,但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Google似乎一直都没有用中国互联网熟悉的方式参与竞争.而每当面对这个问题,李开复都会微笑着用标准的官方态度说:“我们只想把自己的事情做好,竞争对手我们不方便评论.”这样的表达方式被戏称为“打太极”,意思是慢慢悠悠不着边际,说得好听点叫做“战略思考”,说得不好听就叫做“不切实际”.但如果李开复说的是真话呢?如果倔强的谷歌坚持要用自己的游戏规则去改变中国互联网游戏规则,而不是简单地以“本地化”为借口去改变自己,那又当如何呢?按照中国武术的记载,太极是最难、也最具攻击力的一种拳路.因为以“圆”为基本的太极一旦滚动起来,就再也不存在任何死角.
多方结盟悉心布局
按照李开复的思路,谷歌在中国要做的事情,是和所有互联网广告平台结盟
或许是因为从一开始就跟官司有关,李开复和Google中国一直都在和各种各样的麻烦斗争.平心而论,如果要回顾Google进入中国以来的大事记,恐怕有超过一半的事情都会让李开复不愿回忆.一次又一次的麻烦都被媒体和网络催化成种种怀疑和指责,而好事者最为习惯的表达方式便是猜测,看上去更适合大学老师身份的李开复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方式离开,以至于在Google全球CEO施密特在北京接受媒体采访的那一天,李开复依然不得不“再次澄清,我没有辞职.在谷歌我工作得非常愉快也非常忙碌,根本没有时间去写辞呈”.
李开复的幽默感的确值得称道,但当时更多人都关心的一个问题是,忙碌的李开复到底在忙什么.
这个问题本周一在北京香格里拉饭店又一次得到解答.在成功和新浪签署合作协议,在网页搜索、广告业务以及内容资讯三方面开展合作之后,谷歌已经成功把中国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中国两家固网运营商、中国最大的互联网下载服务社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广告服务商统统变成了自己的合作伙伴.
这样的布局意味着什么?今年1月3日,谷歌宣布与中国移动达成合作,在中国移动“移动梦网”里提供站内搜索服务,李开复承认双方未来将就互联网广告业务的合作可能性进行探讨;5天后,谷歌宣布注资迅雷并宣布双方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合作的产品随后全面上线,在市场拓展、广告业务方面的合作也进入议事日程;2月初,谷歌的搜索框出现在网通宽带门户“宽带我世界”的网页中,双方在网络广告方面的合作也拉开序幕;4月24日,李开复和中国电信互联网与增值业务事业部总经理杨可可在战略合作协议上签字,中国电信旗下互联星空所辖400多家城市门户网站由此成为谷歌网络广告的可能载体;本周一,新浪成为谷歌战略合作伙伴.曹国伟和李开复在随后接受记者专访时说,双方的合作“只是一种开始”.
一切都围绕着网络广告,但又不仅仅是原本意义上的网络广告———按照李开复的思路,谷歌在中国要做的事情,是和所有互联网广告平台结盟.
“这就是西方企业典型的‘哑铃型‘发展战略,两头大中间小.”资深互联网分析师,大度咨询总经理程天宇说,“一头是新产品开发部门大或者能力强,另一头是市场营销部门大或者销售网络强,而处于中间地位的生产制造部门很小甚至没有.微软MSN和Google在中国所采取的模式实际上是类似的,利用自己的品牌寻找合作伙伴,把别人的内容集成到自己平台上来吸引用户.Google的战略就是用顶尖的工程师开发一些好用的网络产品吸引用户,换来的是不断强大的品牌.哑铃的另一端就是不断扩大广告市场,加强销售能力.”“我们只是在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那就是改善中文网页搜索的质量,让我们的用户能有更好的用户体验.其实无论是通过我们自己的网页搜索来的用户还是通过合作伙伴平台上的用户,都是谷歌关心并试图让他们达到更高满意度的.”李开复说,“相对于你讲的策略来说,谷歌一年半以来一直最关心的一件事情其实只是中文网页搜索的不断优化.”
潜心修炼提升竞争力
“当产品足够优秀的时候,用户习惯自然会发生改变,而这样的改变将不可逆转.”
“其实来中国一年半,谷歌只做了两件事情.”李开复说,“一件是提升自己中文搜索的质量,另一件是提升网站整体的访问速度、用户界面和加强新功能.公司超过70%的资源都投入到这里,按照我们自己的评估体系,过去一年谷歌在中文搜索方面已经实现了本质的提升.”李开复所谓的“本质提升”体现在谷歌内部的评估体系中是“从今年1月1日到5月底,我们的流量提升了60%以上”.尽管这样的增长并不能等同于市场份额的提升,但如果以2006年整体搜索引擎市场的流量增长做对比的话,这样的增长速度明显比市场平均增长更快.
一周前,知名IT分析师吕伯望创建的正望咨询公司所发布的一份盲测报告也显示出谷歌的“太极拳”正在越来越熟练.
在盲测参与者完成的全部11864次测试中,判断Google搜索结果好于百度的比例为48.2%,判断百度搜索结果好于Google的比例为39.8%.而在八个日常搜索分类领域中,谷歌的中文搜索质量在七个领域内超越百度,百度仅在娱乐搜索分类领域中胜出.
“具备各类用户特征的盲测参与者,对搜索结果孰优孰劣的判断情况有一些差异,其中年龄越大、学历越高的盲测参与者,判断Google搜索结果好于百度的比例就越高;另外用户的上网行为特征也对他们的搜索质量评估结果有比较大的影响,其中每周上网频率越高、使用搜索越频繁以及对搜索引擎的重要性打分越高的盲测参与者,判断Google搜索结果好于百度的比例就越高.”吕伯望在报告中说,“百度市场在中文搜索领域内绝对领先的市场份额与自然搜索结果所能带来的用户满意度并不冲突,尽管有更多的用户在盲测中认为谷歌的搜索结果更让人满意,但百度的市场份额依然在保持上升趋势.”这已经不是谷歌第一次在类似的盲测中获得优胜了,从去年开始,这种看上去并没什么意义的优势便屡见不鲜.
“我们一点都不着急.”李开复说,“按照Google在全球市场上的经验,当产品足够优秀的时候,用户习惯自然会发生改变,而这样的改变将不可逆转.相对于这样的改变来讲,依靠市场策略或者推广活动所带来的市场份额的上升会非常短期.当一个搜索引擎的搜索质量不断提升,断网情况不断减少的时候,要赢得用户并不需要你进行任何的市场推广.”按照Google美国的发展经验,在2000年到2004年这一段“用户爆炸式增长期”,Google甚至没有通过任何形式进行广告投放.
-对话
“现在谈运营还太早”
记者:很多数据都显示谷歌的中文搜索质量一直在提升,但反映到市场份额上似乎百度的优势依然在扩大.就你自己而言,这一年半以来,从百度方面感受到的压力是在变大还是变小?
李开复:如果说压力的话,谷歌最大的压力是找不到更多优秀的员工来不断满足用户的需求.你也知道我们不方便直接谈论竞争对手,但既然你提到中文搜索的质量提升,我想你有理由相信谷歌的努力在哪里.其实在一年半以前,在Google所有语言的搜索里面,中文搜索的质量是最低的,但是现在,中文搜索的质量在Google整体的搜索体系里的排名已经和英文不相上下了.对这一点,谷歌非常自豪.
记者:可是谷歌对于改变用户的使用习惯似乎还是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
李开复:搜索领域内,用户的粘性其实是最低的.因为相对于其他的互联网应用来说,搜索服务的交易成本最低.用户如果不喜欢我们所提供的服务,一秒钟之后他就会选择离开.所以谷歌并不急于去改变所谓的用户习惯.而且,我们也不是没有办法.
记者:你说的办法是否是通过联盟的方式,从合作伙伴那里吸引用户和流量?
李开复:从合作伙伴那里带来的流量当然非常重要,但对于谷歌来说有比流量重要得多的事情.你注意一下,我们和所有合作伙伴的合作目前都还只是一个初步的框架,随着市场的成熟和发展,真正有价值的合作还在后面.
记者:作为谷歌的总裁,一直以来似乎你只关心比较务虚的事情,对于经营方面谈得很少.但毕竟企业总会面临经营压力的,谷歌在广告业务方面进展到哪一层了?
李开复:现在去谈运营还太早了,中国的这个市场总共才多大我想你非常清楚.当然大家都可以去喊口号,但最重要的是把自己分内的事情做好.比方说现在我们去非洲,说要制造飞机,那当然很好,但现在并不适合市场的需求,所以会是一种本末倒置的做法.所以我们现在只做中文网页搜索,因为这其实是Google在全球惟一的赚钱方式,更关键的是,这也是绝大多数用户真正需求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