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展会信息:一贪官为自己算账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08/22 08:20:54
徐波,现年54岁,安徽省颍上县原县委书记,案发前任该省阜阳市政协秘书长。2005年12月8日,因受贿136万余元,被滁州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5年。在安徽省检察院组织的一次反腐倡廉警示教育大会上,徐波登台现身说法,为自己算了这样一笔账。
我的犯罪行为不仅给党的事业造成严重损害,在社会上产生恶劣的影响,也给自己的家庭和亲人带来沉重的打击和巨大的压力,造成了政治上身败名裂,经济上倾家荡产,精神上严重创伤的悲惨恶果。
案发后,很多老前辈扼腕痛惜,亲朋好友一片震惊,我被重判的结果像一颗“重磅炸弹”摧毁了我前半生为之奋斗所取得的荣誉以及一切的一切。如今,我成为安徽贪腐群丑图上又一名反面教员,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为争取宽大处理,我彻底坦白交代了自己的全部犯罪事实。我爱人倾家荡产,两家的兄弟姐妹倾尽全力为我筹退了136万元的全部赃款。通过财产清算,仅剩90平方米的住房以避风雨,其实也家徒四壁了。我服刑期间及释放后的生活,还有赡养80多岁母亲的费用,都全靠我妻子每月千元的工资。假若我不犯罪的话,我还可以工作10年,退休后再活10年,这20年工资、退休金可达60万元。一反一正,经济上损失惨重。
更为悲惨的是对亲人精神上的打击和创伤。在接受有关部门谈话期间,因担心女儿承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而发生意外,我的精神几乎崩溃,痛不欲生。我出事的消息对患病的老母亲一直封锁了近一年,唯恐她老人家接受不了。直到不久前,母亲在我姐姐的陪同下前来探监,我看她精神较好,便告诉了她实情。当老母亲听说要服刑那么长时间,不禁失声,泪如雨下。岳母在每次探监或接听亲情电话时,一句话没说完就已泣不成声。为我和孩子及家庭付出最多、受到伤害最重的是妻子,她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精神痛苦和巨大的社会压力。每次探监结束时,我都能从她那饱含泪水的眼睛和欲言又止的神情中看到她将痛苦深深地埋在心底。心理学家们曾经将亲人坐牢排在人的痛苦指数的第二位,仅次于亲人突然亡故。面对此情此景,我羞愧无比,如万箭穿心。经历过失去“自由、尊严和时间”的人,会刻骨铭心地永远记住这样一句话:“失去的东西最珍贵。”
(《环球视野》摘自2007年5月23日《安徽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