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属于哪个省哪个市:“热带行动”:美国隐瞒了34年的对华间谍活动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12/11 08:20:06
“热带行动”:美国隐瞒了34年的对华间谍活动
任秋凌
1973年春天一个清冷的早上,一位脸色苍白、面容憔悴的男人正缓步通过从中国大陆进入香港的罗湖大桥,当他靠近出入境关卡时,驻守香港一侧的一名英国士兵向他行了一个礼。这个人名叫杰克•唐尼,曾经是美国中情局的一名特工,从1952年起他便和同事理查德•菲克托因为到中国境内从事间谍活动而被捕,一直关押在中国监狱里。而有关这两位美国中情局特工被逮捕、关押和最终获释的过程则是间谍史上极不寻常的一幕。耐人寻味的是,这起间谍案的幕后策划者——美国中央情报局一直在隐瞒真相,将有关这两名特工从事间谍活动以及被中方逮捕的材料列为机密文件,外界无缘见到。直到唐尼获释34年后,中央情报局才同意该机构的一名历史学家查阅这些属于绝密级别的档案,这起间谍案的真相才大白于天下。
中情局阴谋颠覆新中国
前不久,美中情局的《美国情报线人》杂志披露了唐尼和菲克托如何成为美国地缘政治牺牲品的经过。唐尼和菲克托现在都还健在,1952年,他们二人都刚刚从大学毕业不久,唐尼从耶鲁毕业,菲克托则是波士顿大学的毕业生。唐尼在1951年加入了中情局,当时年仅22岁。
最近刚刚开始自己第二次婚姻生活的菲克托加入中情局时是24岁,从成为中情局一名特工到被捕仅有几个月的时间。这是他们首次执行特工任务,然而倒霉的是,这也是他们的最后一次。
1952年6月,美国中情局在中国东北伞降了5名华裔特工。他们要执行的任务就是通过和当地的国民党残余武装力量合作,开展游击战,破坏新生的社会主义政权。
唐尼曾参与培训了这个5人特工小组,这个小组于那年11月通过无线电和中情局取得了联系。他们报告说,获得了一些重要的档案文件并希望派飞机将他们中的一员和文件一起安全转移出去。这个冒险的“空中捡人”行动需要飞机在低空飞行,还需要在飞机的两个鋁架之间挂上一根绳子。中情局历史学家尼可拉斯•杜吉莫维克说:“绳子要和特工身体的背带相连,一旦飞机升空,机上人员就会摇动拉绳轮把悬在飞机下的人吊上来。”
11月29日那天,一架C47美国运输机从朝鲜半岛起飞,飞机由诺尔曼•施瓦茨和罗伯特•斯诺迪驾驶,负责旋转拉绳轮的是唐尼和菲克托。知道了朝鲜战争的异常艰苦,唐尼和菲托克两人都深知这次代号“热带”的行动的危险。然而他们却不知道他们正飞进中国人布下的天罗地网。
美国特工陷入天罗地网
美国武装人员特工小组着陆后不久,就落入中国的法网,可是中方不动声色,而且将计就计,静待中情局采取下一步行动。 那几名特工人员成为诱饵。午夜时分,在看到地面手电筒发出正确信号后,美国特工突然降低了飞机的飞行高度,接着让飞机朝他们和中国特工事先约好的小山飞去,小山上两个杆子已经树了起来,一个人好像正在等待飞机把自己安全转移出去。
然而在飞机准备吊起那名华裔特工的一瞬间,两个身上盖着白色毯子掩伏在雪中的人开始朝飞机机头猛烈开枪。两名飞机驾驶员当场毙命,发动机从飞机上脱落下来,飞机也落到了丛林中,撞到地上时飞机摔得支离破碎。然而唐尼和菲克托由于安全带的保护活了下来,当他们从飞机残骸中蹒跚着走出来后,却发现他们已经被欢呼雀跃的中国军队包围了。之后,这两个美国人被捆了起来,扔进一辆卡车中,然后被送到东北最大的城市沈阳,被分别关进了两个牢房中。
美国运输机执行任务未归,中央情报局慌了手脚,但又想不出救援的办法,只得编造了这样一个故事:唐尼和菲克托是军方雇用的普通平民,他们乘坐的商用飞机已经坠入到日本西部的海面中。中情局也“认定”他们已死,并向唐尼和菲克托的家人发去了慰问电。
然而这两个美国人此时正在接受中方的审问,最终都承认了自己是中情局特工的身份。唐尼和菲克托接着被押送到了北京,在他们被捕两年后,受到军事法庭的审判。被捕两年间的第一次见面时,看到自己的同伴身穿狱服,菲克托悄悄问唐尼:“为你做衣服的裁缝是谁?”中情局高级官员唐尼被判处无期徒刑,而菲克托则被判20年监禁。
中情局向美国人民撒谎
美国中情局第一次获知这两位美国特工的真实下落则是在收听中国广播电台时偶然知道的,当时中国广播说,两个美国间谍已经被判刑定罪。然而美国政府在正式场合仍然编造谎言,坚持说失踪的两人是美国平民,美国国务院甚至说,中方的指责“完全错误”。
之后,两个美国人开始了自己在中国被长期监禁的生活,一日三餐吃的是稻米和蔬菜。平时还可以看看书籍杂志。这两个美国人也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求生策略:每天运动、写字、学习汉语。
杜吉莫维克表示,菲克托后来成为一名专家级的白日梦梦想家,通过回想他学生时代的每个同学和他从小长大的马萨诸塞小镇的深入解构,他创造了一个神奇的梦幻王国。和外界的传闻不同的是,中方并未对这两名美国人进行洗脑。当时,美国政府拒绝承认新中国,不愿意和中方展开谈判,但是华盛顿为了这两名美国人的获释也使尽浑身解数。中央情报局甚至曾试图盘算劫狱救出他们,然而由于他们的下落过于模糊,中情局只能放弃这个计划。当然,一些只言片语的美国方面的新闻也传到了这两位美国人的耳朵中,像约翰•肯尼迪遇刺和发生在肯塔基州大学暴动这样的事情他们也听说了。然而直到获释后他们才惊奇地知道美国人登上了月球。
而在牢房外面的世界中,中美两国之间的外交关系正在慢慢解冻。1971年,亨利•基辛格秘密访问北京,同年12月9日菲克托获释。唐尼在狱中又度过了15个月后,也就是在尼克松总统访华后也被释放。他们获释还多亏了尼克松承认了美国政府多年来长期否定的一个事实:唐尼和菲克托的确是中央情报局特工,是在中国境内执行一次间谍任务时被捕的。
唐尼和菲克托走出牢房后发现世界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菲克托被捕后不久,他的妻子被一场大火悲惨地夺去了生命。他的双胞胎女儿也都20岁了。两个中情局特工在服刑期间职位得到了晋升,他们没有用过的薪水也在稳定地积累着。
不愿谈论那段历史
考虑到刚刚解冻的中美关系依然脆弱敏感,他们的获释并没有被大张旗鼓地宣扬。两人均拒绝把自己的故事出售给媒体。唐尼把他的整个经历看作一次“飞机失事后遇到的麻烦”,而菲克托则开玩笑说,他健康的身体都得益于在中国远离酒色的19年经历。
这些年来,他们的一些故事已经披露出去,但是直到今年美国中情局才决定公开完整的故事真相。在长期的谈判后,中国政府于2004年允许美国科学家在当年的飞机失事地点重新查找当年失踪人员的遗骸,通过DNA检测,科学家已经确认了死者罗伯特•斯迪诺的身份,而另一个飞行员诺尔曼•斯瓦茨的骸骨仍然没有找到。
直到今日,这两个中情局特工还是守口如瓶。菲克托今年80岁了,住在马萨诸塞州的家中,他礼貌而又坚定地回绝了记者的采访:“我现在是一个老人了。我不想再谈往日的那些事情。”唐尼和菲克托在获释几年后从中情局退休。菲克托在他的母校波士顿大学成为了运动教练。从某些方面说,唐尼的第二生命就和他早前的那些经历那样极不寻常。 他参加了哈佛大学法学院的课程,娶了一位在东北出生的中国女人,而这位女人的出生地也正好是他在中国出事的地点,最终他成为了康涅狄格州有名的法官,专长是处理青少年犯罪案件。唐尼曾经说,他认为自己早年的狱中生活让他在为别人定罪上有了特殊的敏感性。
美国中情局曾长达20年否认这两位美国人的特工身份,现在中情局则把他们的地位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他们的狱中经历也已经作为案例收入到了如何绝处求生的研究中。唐尼和菲克托直到1998年才从当时的美国中情局局长乔治•特内特那里获得了荣誉勋章,特内特这样评价道:“虽然你们的故事仅被简单地记录了下来,但它们将在美国中情局的历史上永远是最为引人注目的故事之一。”
(《环球视野》摘自2007年第5期《环球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