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工程中标信息网:古巴革命战争:上万投身革命的华人被遗忘_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08/26 06:16:55
今年是华人(实是华工)移民古巴一百六十周年纪念,有专家称,两岸及海外学者研究华侨史和华人海外移民史时,几乎都忽略了华人参与古巴十九世纪独立战争和二十世纪卡斯特罗革命战争的历史,有三名华人且因屡建战功而在卡斯特罗的革命军中晋升到将官。此外,古巴华人参加独立战争与革命战争的事迹,一直被人遗忘。
《中国时报》发表文章称,1847年6月3日一艘西班牙船载了206名华工到古巴,6月12日又有365名华工抵达,他们都是所谓的“契约工”,被卖到海外做奴工。十九世纪中至二十世纪中,约有百万华人出洋当苦力,也有人称他们为“猪仔”。
据统计,从1847年6月到1874年,古巴有14.1万名华工,占古巴当时人口的十分之一。古巴人民于1868年至1878年发动第一次独立战争,反抗西班牙殖民政府的高压统治,但未成功;第二次独立战争是从1895年打到1898年,终靠美国帮忙而推翻了西班牙统治,但古巴亦变相地成为美国政府和资本家的禁脔。
两次独立战争期间,成千上万的华人留着辫子投身革命洪流,当时有好几支部队全由华人组成。这批由广东人与客家人组成的华军很能打,不怕死,古巴独立战争英雄甘札洛·狄格沙达(Gonzalo de Quesada)将军曾留下千古名言,镌刻在古巴首都哈瓦那的一座公园中:“在古巴独立战争中,没有一个华人是叛徒,也没有一个华人当逃兵。”华人部队中泰半是客家人,他们充分发挥了客家人的“硬颈”本色,把鲜血洒在加勒比海的岛上。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卡斯特罗和他的胞弟劳尔以及切·格瓦拉开始打游击造反,也有不少华人参加,其中最有名的是阿曼都·赵(Armando Choy)、戈斯达沃·崔(Gustavo Chui)和摩西斯·王(Moises Sio Wong)等三名战将。
赵氏1934年生于古巴,父亲于1918年移民岛上,母亲是古巴白人。赵氏是古巴革命史上著名的“七二六运动”的元老,也是古巴共产党创党人之一。1961年4月美国中情局支持古巴反共流亡人士登陆古巴猪湾,在海滩遭痛击,赵氏围剿有功,那时他是营长。1976年晋升准将,曾做过大使。
崔氏1938年出生,母亲是古巴黑人,家境清寒,十六岁即搞革命,打过猪湾之役,1980年升至准将。他曾率古巴军队远征非洲安哥拉、衣索比亚和莫三鼻克,担任过古巴驻安哥拉部队副参谋长,1988年座车触雷,一只腿被炸断。
王氏1938年出生,参与过“七二六运动”,其父于1895年到古巴,母亲为华人,姐夫做过中国国民党古巴支部书记长,是个富商。王氏读高中时即加入反政府行动,1957年投身革命,负责成立宪兵部队。王氏与卡斯特罗兄弟和格瓦拉最密切,做过卡斯特罗胞弟劳尔的副官,1976年晋升准将,现为中(共)古友好协会会长。
卡斯特罗曾当面问王氏:到底有多少华人参加过古巴独立战争和革命战争?王说,确实数目也许永远无法得知,因为许多参战华人已改用西班牙姓名,但保守估计至少有一万多华人参加十九世纪的独立战争,参与革命战争的可能有数百人。
在拉丁美洲国家的华人小区里,古巴华人与当地人(包括西裔白种与黑种土著)通婚最多,同化与融合也最强,因此混血、改姓最普遍。如目前古巴国会国际关系委员会副主席拉佐洛·巴雷多(Lazaro Barredo)的祖父母皆为华人,古巴政府国内贸易部长芭芭拉·卡斯提罗·古伊斯塔斯(Barbara Castillo Cuestas)的祖母为华人,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思想部书记伊斯塔班·拉佐·赫南德兹(EstabanLazo Hernandez)的祖父是华人。
赵、崔、王三名将领年轻时都会说华语,长大后却都忘了。王氏说,目前整个古巴华人小区还能说母语(广东话或客家话)的只有三百人左右。现在哈瓦那仍有唐人街,但只是聊备一格而已,与其它拉丁美洲国家的唐人街很不一样,中国商店和餐厅极少,中国货亦少。
古巴也许是少数没有中国大陆非法移民的国家,因入境困难,谋生不易,连古巴人自己都过苦日子。古巴和中国大陆同属社会主义国家,但古巴在卡斯特罗的教条主义治国和美国近五十年的全面禁运下,仍是一穷二白。
1950年代末、1960年代初卡斯特罗革命成功后,大量华人外流,有些到台湾,有些到美国,有些到其它拉美国家。从此古巴华人小区即未再和海外连系,直至1990年代才有一些交流。古巴华人小区可以说是一个已经快要消失的族群和文化群体,这个急遽式微的小区似值得文化人类学者和纪录片制作人的注意。
从十九世纪中叶开始,华人就开始向海外飘泊,最近又有史料出土,证明旅美华人参加过南北战争,而且和古巴华人一样都留着辫子打仗。史料亦证明1930年代西班牙内战期间,也有华人参战。
古巴华人参加独立战争与革命战争的事迹,一直被人遗忘,直到美国左翼记者玛丽─艾莉丝·华特斯(Mary-Alice Waters)两、三年前开始亲自到古巴采访,对赵、崔、王三位将领做口述历史,辑成专书《我们仍在书写历史》(Our History Is Still Being Written)之后,始引起海外华人小区的重视。
“礼失而求诸野”,一生从事社会主义运动的华特斯,为华人移民留下了一部珍贵的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