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有老鼠的风水说法:土地流转、失业及其他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09/20 18:01:49
Hermitcat
近闻中共十七大结束,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决定指出允许农民以转包、出租、互换、转让、股份合作等形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同时指出允许农村小型金融组织从金融机构融资。这也就是说金融资本可以介入农村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及推进户籍制度改革,放宽中小城市落户条件,使在城镇稳定就业和居住的农民有序转变为城镇居民。我不禁吃惊。
从目前世界经济来看,美国经济已经正在走向衰退,欧洲发达经济体状况也很不理想。而我国的外贸出口贸易在GDP中约占40%,也就是说中国的制造业严重依赖出口,这种经济发展模式是建立在国外经济体高消费的基础之上,如果美国和欧洲市场在维持不了其高消费的时候,将会伴随着中国制造业的萎缩。在国内,我们的消费市场,居民消费中大部分是农村及城市低收入者,而这部分居民只能解决温饱问题,对于制造业来说,是无效市场,因此内需天然不足,这在短期及中期都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对外贸易低迷、内需不足,这必然会造成一大批制造业的倒闭,同时造成工人失业,如果是城市工人,他们会寻求最低生活保障,如果是农村务工人员,他们会选择回到农村务农,以维持基本生活,从而天然的调节中国的一部分失业人口。
但是,土地流转以后,必将带来一轮土地兼并。
资本家可能是会这样兼并土地:资本家向银行借款,通过银行的钱从农民手中收购农村土地使用权,然后以土地使用权作抵押,向银行借到更多的钱,再拿去兼并土地。这种操作,说好听一点叫做资本运作,说难听一点叫做“空手套白狼”。他们这么做,投资风险是很低的,因为中国粮食消费有13亿的人口,这是基本面,有了基本面就不用担心土地使用权会贬值。并且他们这种投机,就算是把兼并的土地闲置,本身就会给他们带巨额的暴利。看看前几年的股市、楼市是怎样操作的?对,他们会炒作农村的土地使用权,俗称炒地皮。我想请问,土地的价值上去了,土地上的粮食价格会不会上涨?
资本家从成本的角度考虑,是不会雇佣所有失去土地的农民的,甚至不需要大量的农民。这时,大量的农民会回流城市,同城市工人竞争工作岗位,他们没有太多的优势,甚至没有多少技能,但是他们会很廉价,这是他们唯一的优势。因此,这会造成城市工人的失业,以及城市工资水平的进一步降低。这个时候,如果是聪明的制造业主,会卖掉企业,把钱投入到炒地皮的行列,因为在通货膨胀和消费不足的情况下企业无利可获嘛。于是,以制造业自居的大国,制造业越来越少。
工资水平降低会使本来消费就不足的市场加剧化,并伴随着通货膨胀(土地兼并的后果之一),这会加剧财富的重新分配及贫富差距,以及大量的失业。
但这都不是最可怕的。
外资一定会介入到土地兼并中来。
高盛在今年8月斥资2亿至3亿美元,在中国生猪养殖重点地区湖南、福建一口气全资收购了十余家专业养猪厂。而高盛集团是一个什么机构呢?它是一家美国的投资银行,主要从事金融、证券投资、咨询、服务,总部在纽约。经历过97、98金融危机的人对索罗斯及量子基金印象很会深吧,不过为其提供“弹药”的就是像高盛这些投行,或者可以说是索罗斯背后的大老板。而这些大老板玩金融、股票玩得风生水起,怎么会积德行善当起猪倌来了呢?投行的钱一般资金成本都会很高,所以它们会选择一些回收率更高的行业投资。而养猪行业是否隐藏着高额的利润呢?我们知道,生猪养殖是猪肉加工业的上游原材料市场。如果控制了生猪养殖业,就等于控制了整个猪肉加工业产业链。举个例子,猪肉火腿零售商(大型超市)可以接受的猪肉火腿价格是15元/斤,猪肉火腿加工企业的加工成本是14元/斤,其中猪肉的采购成本是12元/斤,也就是每斤猪肉火腿赚取1元的利润,而这家加工厂的猪肉原料供应商只有高盛一家公司,这时候高盛就会让猪肉涨价,如果猪肉涨价1元/斤,猪肉火腿加工厂就没有利润,等于白干,如果猪肉涨价2元/斤,猪肉火腿加工厂就难以为继,这时候高盛就可以用很便宜的价钱收购这家企业。等到它将几个大型的猪肉火腿加工厂收购以后,高盛就可以反过来让猪肉火腿零售商(大型超市)接受它的价格。于是猪肉火腿全面涨价,从15元/斤,涨到20元/斤,这中间暴利就产生了。当然,以高盛的资本实力、融资渠道以及中国目前的生猪养殖环境,要控制生猪养殖业,成为猪肉火腿加工厂唯一猪肉原料供应商,这太容易了,中国目前没有一个“猪倌”比高盛更有资本实力。这,就是资本侵略。
美国国务卿亨利·基辛曾说过:“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住了所有国家;如果你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住了所有的人;如果你控制了货币,你就控制住了整个世界。”
比起养猪,更有利可图的是种粮。
佛门八戒里,有戒“五荤三厌”,不知道有没有第九戒,戒“食”呢?猪肉涨价吧,我可以吃鸡鸭鱼肉;鸡鸭鱼肉涨价吧,还有老鼠肉吃。老鼠肉吃光了呢?那就戒肉减肥吧。可是,粮食就像“白粉”怎么戒也戒不掉,还是只有吃,因此粮食的消费,对市场价格机制是不敏感的。
《决定》里这样规定:“允许农民以转包、出租、互换、转让、股份合作等形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外资企业对于玩股份制太有心得了,尤其是美英资本主义帝国,任何的收购、兼并都特别喜爱用股份的方式,并且人家玩这一套从18世纪工业革命到现在,都玩了几百年了,所以外资投行一定会以股份制的形式介入到土地兼并中来。
国内的中小投机商人们兼并土地以后,一般都会怀着让土地升值的目的,他们不会在粮食耕种上花太多心思,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农产品本身不太有利可图,他们的目的是土地价值翻倍后,转手套现,卖给下家,投资领域这叫“博傻理论”。好了,谁会做这样的“傻瓜”,那些国际投行就会做这样的“傻瓜”,他们会大量的向这些国内的中小投机商吸进土地,当然他们会在适当的时候抛售一些土地,让一些真正的傻瓜血本无归,同时以土地使用权作抵押向银行贷款的不愿卖土地的农民也在打击范围之内(他们破产以后也只有卖地)。
股份制的好处,就是不需要太多资金,就可以达到收购或兼并其他企业的目的,这是另一种资本运作。有一些农民企业家,这是我们应该尊敬的,他们成立合营公司、股份公司,引进技术设备,雇佣农业工人,诚诚实实的劳动,真正的发展我国的农业生产。但是这些企业一定是国际投行狙击的目标。投行的人会带着一箱箱的钱来向企业谈判合并事宜,他们会收买企业的大股东,他们会让这些企业以分配股权的方式合并进来,而不需要花费一分钱,钱即使对于投行来说,也是最宝贵的资源。
同时,国际投行也可以直接与当地政府谈判,兼并土地事宜,但其中的操作就不是你我所知的了。
当国际投行控制了大部分的土地,也就是控制大部分的粮食生产,进而可以控制食品加工产业链。于是他们会获得一个宝贵的权利,农产品的定价权。不知道,各位是否记得,今年中国与矿山巨头澳大利亚必和必拓公司及巴西淡水河谷公司的铁矿石谈判,最后不得不分别达成涨价96.5%和71%这样的高价,就是因为定价权在别人手里。也就是说,谁掌握了定价权,谁就获得了高额利润。如果投行获得了定价权,他们会通过涨价,源源不断地从所有老百姓手中获取高额利润,不会考虑你我是否有饭可吃。今年的全球粮食危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虽然它没有影响到中国。
同时,国际投行还获得了另一个宝贵的权利,粮食生产的选择权。举个例子,投行预期认为明年的国际大豆市场价格会上涨,并且获利高于大米,他们会把土地大量用作耕种大豆,他们不会管你们的粮仓是否有足够的存粮,几亿人的粮食问题是否有缺口。如果国内粮食,发生短缺怎么办?不要紧,他们手里握有大宗粮食期权,政府可以向他们购买,至于价格嘛,他们当然希望是越高越好。这又是一个获得暴利的途径。
因此,最后的结果是,人民拥有国家,而他们拥有人民;十几亿人沦为几十个人的奴隶,而我们为他们创造暴利。
后记:
资本主义有一条基本法则,叫做“buy low sale high”即低买高卖,无论在股票债券市场、期货市场,还是在商品市场,这条法则都是百试不爽。而粮食也会有期货市场。国际投行的索罗斯们是否会利用期货市场来狙击Z国的货币,这很难说。如果有这种可能,这里将是会第二个泰国(97-98年的泰国)。
一个国家的货币,是这个国家所有商品的定价权。
写于公元2008年10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