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宠攻类似重生之偿情:文革真相,还要继续尘封吗?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20/01/26 06:26:27
文革离我们似乎非常遥远,整整过去一代人,文革的经历几乎要从大多数国人的记忆中淡出了。然而历史是无法割断的,现在的中国从几十年前走来,文革事实上深远地影响着今天的社会生活。
大约三十年前,为统一国人口径,舆论导向匆匆将文革定义为“由领导人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野心家所利用的一场政治动乱”……,然后就打住了,若干年后有识之士提出要建立文革博物馆、要纪念文革结束三十周年等活动也被官方一概拒绝,似乎不愿意人们进一步研究文革。尽管史书是由胜利者编写的,但是以类似“昭书”的方式将一段历史在全国十多亿人中统一说法和评论,最起码不利于学术文化研究的繁荣吧?犹如一部精彩的章回小说,你写了上半部,下半部既不让人写,也不让人读;只将高层政治权力斗争有限公开,回避反思文革发生的社会根源,就使得几十年来一直有好奇的人不断去寻找文革真相,十年文革探秘等。
按照舆论导向的结论,文革的爆发只是一个偶然的历史事件,冥冥之中改变了中国的社会进程,充满着英雄创造历史悬念。进而推断如果没有毛泽东和极左派,文革就不会发生,国家就可以避免这场浩劫,事实果真如此吗?为什么一个人或几个人就可以制造一场国家和民族的巨大灾难?为什么会轻易被人利用?如果社会基石稳定、人民安居乐业、国家处于 “太平盛世”,怎么会少数人一发号令,成千上万的群众就响应起来造反?答案只有一个:当时的中国社会结构存在重大缺陷,“阶级斗争”和“社会矛盾”异常尖锐、一触即发,这一点恰恰符合毛泽东对当时国内外形势的判断,毛看准天下局势一举打垮了政治对手。巨大的火药桶,只待有人点火就顷刻爆炸,然而这却是舆论导向千方百计要回避的事实。
文革的发生是历史的必然,毛不点燃这把烈火,总有人来点。因为那时已经存在数额庞大的被压迫群体,所谓的地富反坏右长期受“无产阶级专政”的高压管制,已经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国家暴力工具是多么可怕!执政党与这些群体的恩怨是非本文不再讨论,但他们之间对立是不可避免的,尽管已经无还手之力,鸡死还要蹬蹬腿,你镇压人家,别人总不至于全部愿意引颈受死吧?这确实是残酷阶级斗争的悲剧,也是国家民族的悲剧。
专政对象受压制,那么数额庞大“当家作主”的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应该非常开心吧?其实不然,工农群众中同样存在极大的不满情绪,当年打天下的时候,“先锋队”向广大农民承诺,推翻国民党的统治之后要把土地分给农民,实现“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即彻底解决困扰中国几千年的温饱问题,如此让广大农民义无反顾出生入死流血牺牲跟共产党闹革命。江山到手了,农民群众却是好景不长,象征性地耕种了几年自己的土地,以后就陷入更深重的灾难中,国家机器推行“社会主义集体化”,先是互助组后是人民公社,事实上又将农民的土地收归国有。直到今天农民土地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土地所有权有一种滑稽的形式叫做“农村集体所有制”,不用的时候就是集体所有,一旦需要进入市场流通交换“使用权”就先收归国有,表面现象是产权不清,实质是玩弄法律文字游戏限制农民在土地上的收益。农民再次失去土地,被迫到公社的地里去劳动,如果不去或者不愿意土地集体化,就有可能因为反对“三面红旗”而被打成现行反革命,给自己带来牢狱之灾。非常不情愿地干活社会生产力自然无法提高,于是农村陷入长期饥饿,大跃进之后几年内多种原因主要还是政策失误造成成千上万的农民死于饥饿,应该是中华五千年有记载的最严重的饥荒,也是人类历史上的大灾难之一。在我小的时候,邻近生产队的经常来单位借晒场,一个年仅十二三岁的男孩在其中多次直截了当地指责说“你们什么活也不干,是农民种粮食交给国家养活了你们”。当时中国有五亿多农民,一个饥饿的农村未成年人,对城镇人口的仇视和敌意,代表了农村对城市群体的普遍抗拒心理,其他的对立情绪就更叫人不寒而栗,在这种背景下,国家会平安吗?
工人阶级倒是基本不必为温饱发愁。但正如毛泽东的精确论断所说:中国工人阶级受苦最深,革命最彻底,所以工人阶级是新中国的领导阶级。产业工人在当时的政治热情非常敏高,新政权建立后,号称代表工人阶级利益的各级组织和领导接管了国家,毛泽东戏称是“进京赶考”,由于江山是通过战争和武力夺取的方式得来的,在新政权中下层甚至高层也产生了改朝换代的思想,认为自己过去浴血奋战提着脑袋闹革命,现在是否该享受一下了?出现了刘青山和张子善事件。毛泽东想通过严惩刘张二人来阻止领导干部的腐化变质,表面上制止了,实际上却刹车不住。由于身份地位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很多干部当官做老爷的思想越来越严重,早把广大群众当作是治理和统治的对象,“为人民服务”抛在脑后,封建王朝等级森严的官民制度占据了社会生活的主流,领导干部依据级别可以享受种种特权,公仆高高在上欺压群众的现象非常普遍,干群关系日趋紧张;又由于在频繁的政治运动中无数次对不听话的群众滥用“专政”工具,一定程度激化了社会矛盾。当家作主没有实现,很多原来的“代言人”背叛了自己,工人阶级并没有真正成为领导阶级。革命最彻底的产业工人自然不可能听之任之,他们要进一步实现社会变革,因为工农大众在当时实际上沦为被压迫群体。
毛泽东对中国社会的现实了如指掌,战争年代他著书立说,认为工农大众水深火热中的苦难生活都是因为“三座大山”的剥削和压迫造成的,号召人民武装推翻国民党政府,全国人民都相信毛泽东,所以暴力革命取得成功。现在毛要击溃他的政治对手,又发明了“继续革命”的理论,宣称建国十多年工农大众仍然不能成为国家主人的原因是资产阶级代理人钻进党内并掌握了实权,革命的目标还没有实现,要“继续革命”,从走资派手中夺回权力。毛的威望与群众变革社会的巨大热情结合在一起,很快掀起文化大革命的狂潮,毛的对手纷纷垮台,权力转换过程中国家也受到重创。毛一直号称他的组织代表工农大众的根本利益,这种理论在实践中根本经不起推敲,且不说两次革命后并有没兑现对人民的承诺,胜利成果都被政客窃取,单在文革中毛对红卫兵前后两种截然不同的政策,就充分说明群众仅仅是一种工具。
现在主流媒体评价文革,红卫兵和造反派是两个形象最差的群体,大多被描绘成打砸抢分子和野心家,实际上他们是被人利用。毛在中国权力的最高层已经相当孤立,说话不管用了,就高度赞扬红卫兵,煽动他们从基层冲击政治对手的阵地,对手彻底溃败后,立下汗马功劳的革命小将却被无情驱赶到中国最偏僻的地方“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他们没有利用价值了,留在城市反而坏事;人民群众其实被毛泽东玩弄于鼓掌之中,你说毛代表谁的利益?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谁也没有受益,人民并没有过上幸福的生活,最终以失败告终。这场十年浩劫的根源来自中国的政治体制,国家最高权力不是公开和平地交接而是暗箱操作,大搞阴谋诡计和采取暴力夺权方式,继承了中华几千年宫廷政治斗争的主要特点。毛泽东早已把封建社会《二十四史》研究透彻,又结合了中国现代的工农群众运动,政治手腕发挥到极致,但仍然是机关算尽太聪明、无可奈何花落去。
今天的中国评价文革与文革时期的中国评价文革,其思维模式如出一辙,都是简单地将历史人物分为好人坏人(毛泽东因特殊原因除外),不同的是两个时期的好人坏人正好全方位掉换。文革的舆论一边倒地宣传造反派是中国的新生力量,代表中国未来的发展方向,走资派是阻挡历史车轮滚滚向前的拌脚石;文革一结束,走资派则成为在动乱中含辛茹苦、力挽狂澜的英雄人物,造反派成了破坏社会稳定的罪魁祸首,这种观念持续到今天。客观地分析,两种论点都没有做到实事求是,按照毛泽东“一分为二”的理论,没有任何一种政治力量能达到十全十美,片面炫耀自身的优点是一种病态的自恋。
应该承认,今天的贪官污吏与文革前的当权派有师承关系,正因为文革结束后不能够客观地反省自己,重新走上各级领导岗位的当权者将所有的过错和灾难责任推到政治对手身上,将文革前那一套实际上已经在阻碍社会进步的上层建筑体系完全照搬继承下来并进一步推向极端。由于失去了对手和制约,当权者可以随心所欲地摆弄国家,随心所欲地制定政策和法规,随心所欲地分配社会政治经济利益,造成不可遏制的滔天腐败现象。在“与国际接轨”的今天,每年的全球“腐败调查指数”中国总是名列前茅的,其中有几年时间这一指数甚至仅次于苏哈托统治下的印尼,与“世界冠军”擦肩而过。
由于忌讳就竭力掩盖事实真相,阻止建立文革博物馆和纪念文革活动,惟恐当年的若干实物和原始文字资料呈现在后人面前,岂不有损于“正义化身”和“中流砥柱”的领导干部形象?更恐人民要求反思文革、建立真正长治久安的政治体制即主动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因为政治改革一启动,特权就会受到挑战,就不能再随意占有国家利益。但是如果不主动改革,待社会矛盾积累到如文革前期那样,社会全体成员无一例外要遭受灭顶之灾,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今天的中国似乎进退两难。
正因为如此,反思文革谁是谁非或许已经不重要,谁左谁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以史为鉴指导明天的发展,不要重蹈覆辙、不要再走极端,反思远比批判重要,自我批评远比批评重要。改革近三十年的既得利益集团和高层决策者,要以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为重,顺应历史潮流,主动进行政治改革,谱写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的新篇章。

 新宣言
2007-06-15 21:55:10
[发纸条] [加好友] [个人资料]
2 楼
[回复] [引用] [复制链接]
谢谢版主登出这篇文章!它使我重新相信中国当前的言论自由。

 李大响
2007-06-15 22:45:16
[发纸条] [加好友] [个人资料]
3 楼
[回复] [引用] [复制链接]
40年前,东北某市有一毛纺厂的总工程师夏XX被揪了出来。该先生曾经是纺织工业部的总工程师,57年被打成右派,摘帽后被从北京贬到东北某市的部属工厂任总工程师。此人曾经留学英国,象解放初无数爱国知识份子一样,选择了回国效力。在50年代初的政治环境下,曾被重用,54年随一代表团出访。自然,在英国除了公务,也拜访了一些朋友、老师和同学。当然都是在有人陪同下进行的。也不知道是其间说错了什么或做错了什么,回国后不久,就在57年被打成了右派。
据说,这位夏先生的祖父就是著名的“杨乃武与小白菜”案中的主持正义的清官夏大人。文革时,这位夏先生的右派问题又被抄了一遍冷饭。我曾经亲眼看到斗他的场面,脸和手被用墨汁涂黑。挂着牌子,被两个带柳条帽的造反派架着,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后来得了肺炎,送医院后值班医生听说他是老右,就不给他用药,就这样死了。连起码的人道主义精神都不讲。他的儿子从下乡的农村回来,问我:“我爸解放初毅然回国效力,怎么会是这个下场?大哥,这究竟是为什么?”我只好劝他,“可能是搞错了,要相信党,相信群众”,除此之外,我还能说什么?。后来儿子疯了,女儿又在陪母亲去北京上访的过程中出车祸受伤成为残废。行前,老太太曾来央求我岳母帮助她看一下家,因为是邻居加老乡,又是老同事。因为本人当时还穿着军装,出入造反派把门的家属区还比较方便。就去他那里住了近一个月,晚上帮她照看一下。那年头兵慌马乱的,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有的造反派比土匪也好不了多少。那遗象和骨灰盒就放在床前面的五斗橱上,我就这样陪伴骨灰盒住了近一个月。
夏家就这样家破人亡了,那时上访哪会有结果。后老太太看儿子可怜,给他找了个农村媳妇,但不久又离婚了。后来就进了精神病院,可能就一辈子呆在那儿了。那双困惑和无助的眼睛直到现在我都不能忘怀。
在文革中,这样的故事曾经一再上演。除了少数心怀叵测的人和被煽动起来的如今愤青一类的年轻人,多数百姓还是对这些挨整的“走资派”和“黑五类”持同情态度。我不明白,这场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灾难的运动,为什么现在有人还要加以肯定和甚至吹捧。
现在社会确实有分配不公和种种腐败和丑恶现象,有部分人感到不公平,所以怀念文革时代的所谓平等和公平,有想整谁就可以整谁的自由,想要开历史倒车。他们没有看到,虽然如今社会确实还有问题,但整体上是大大的进步了。一个无法无天的社会难道正常吗?那些在网上牛气冲天地喊“万岁”的左派朋友,你们可以去问一下如今50岁以上的老人,绝大多数人对文革不会持肯定态度。特别是知识分子和曾经的老干部。一切正直和善良的人都会同意党对这段历史的结论——十年动乱。
——飞扬军事论坛 思考探讨与争鸣 hylbg0446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