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家乐名字打分:抗战时期的文人风骨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20/02/29 03:44:05
陈旭
夜读之时,不经意从书架上翻出了徐铸成的《旧间杂忆续篇》,其《刀光剑影》一篇,谈及到时任《大晚美报》副刊编辑朱惺公,他天天指名道姓揭斥汉奸,宣扬民族大义。徐老称赞他“那股民族正气,是十分感人的”。
朱惺公是江苏丹阳人,字松庐。他在担任副刊《夜光》的编辑后,以通俗易懂的白话文痛斥汉奸, 宣传抗日,在报界具有较大的影响。该报在抗战初期成为上海宣传抗日救国的阵地之一。尤其是他主持编撰的“汉奸列传”和“中华民族英雄传”,所发表的文章鞭笞了汉奸卖国贼的罪恶行径,热情讴歌了民族英雄的爱国正气,极大地激发了人们的抗日热潮。汪精卫特务组织送去恐吓信,扬言要他“小心脑袋”,宣判他死刑。为此,朱惺公发表一篇题为《将被“国法”宣判“死刑”者之自供》的讨贼檄文。后来,他还是被汪伪特务组织“特务杀害,年仅39岁。  还有,《申报》的大老板史量才也有着铮铮铁骨。史量才当《申报》老板时,坚持“报纸是民众喉舌”的功能,“除了特别实力的压迫以外,总要为人民说些话”。“九一八”以后,《申报》支持抗日爱国运动,抨击时弊,很是让蒋委员长头疼。于是蒋找史先生谈话,警告说:“不要把我惹火,我手下有一百万兵!”史先生反唇相讥:“对不起,我手下也有一百万读者!”当然,读者终归不是兵的对手,史量才先生最后还是被暗杀了。  抗日烈士郁达夫,身在异域,隐姓埋名,仍然以不同的方式,和日本鬼子进行了殊死的斗争,也在胜利前夕,被日寇秘密杀害;“孤岛”沦陷之后,富有才华的散文家陆蠡坚持编发宣传抗日的“文学丛刊”,当两个印刷厂送校样的工人被抓后,他跑去说理。被租界当局转送给日本宪兵,因为“不能在敌人面前贪生怕死,说一句违背良心的话”。他于1942年4月13日被杀,尸骨无觅,年仅34岁。多少年后巴金还为他的死而痛心不已。  抗战期间,以笔为刀枪,和日本鬼子及其汉奸们进行殊死搏斗,献出了宝贵生命的文化人士,绝不至于上述几位。在常人的眼里,“仗义皆是屠狗辈,负心多为读书人”。其实未必。正是这些可敬的文化勇士,在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都能大义凛然不屈不挠地以自己所能尽力的方式,抗击了日寇,伸张了民族正气,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他们坚持捍卫真理,不为强暴所屈,用鲜血书写了中国文化史、抗战史上的一页。  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我们缅怀这些为中国人民抗日救国事业献身的文化精英,重温他们用鲜血书写的这段历史,真切地感受到这些爱国志士仁人的傲然风骨和英雄气质、崇敬他们的个性和宁折不弯的风范,是有着深远的历史意义和重要的现实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