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铁耳机是什么:中国银行业的投资机会 - FT中文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20/02/29 02:25:24
中国银行业的投资机会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经济评论员吴铮2010-04-02

上市公司高管公开谈论本公司股价是很少见的事。如果这家公司碰巧是全球市值第二大银行,就更值得注目了。3月29日,中国建设银行董事长郭树清,对出席建行业绩发布会的香港投行分析师直言:“你们对我们建行的股票估值不够,估得太低了”。
郭树清曾任中国央行副行长和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集官员、学者、银行家和“海归”的履历于一身,被视为未来中国央行行长的人选之一。他如此直率地谈论建行股价,作者以小人之心度之,可能与建行目前的融资需求有关——任何一家公司高管都希望自己的公司能卖个好价钱。
工行、中行近期都已经公布了发行A股可转债和H股的再融资计划,建行2009年底的资本充足率介于两行之间,却选择将融资时机延后(据建行管理层说是在年报公布前最后一刻将方案搁置),股价表现很可能是建行的考虑之一。
郭树清的话至少说明他对建行的经营业绩和资产质量很有信心。不管是否同意他所说的投资机会,中国银行业都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领域。
有人这样概括,2009年银行拼命给市场发钱(接近10万亿的新增贷款),2010年银行争相向市场要钱(已上市银行补充资本和农行等银行上市将产生约6000亿融资需求)。需要看到的是,中国银行业目前的资金缺口主要来自贷款的扩张,与欧美银行在金融危机遭受巨额损失后的处境完全不同。
2009年贷款规模增长,相当程度上弥补了降息后利差下降给银行带来的损失(即所谓“以量补价”)。即使银监会对不良资产拨备覆盖率的要求已从100%提高到150%,工、建、中三家最大的上市银行2009年拨备后的净利润之和依然超过3200亿元,其中建行的拨备甚至达到了175%。这意味着如果三家银行选择不分红(目前三行建议的现金分红比例均在43%上下),将全部净利润留作资本金,其再融资需求将比目前市场预测的少一半左右。
银行为此付出的代价是信用风险的积累。贷款规模平均增长30%以上(最快的中行增长了50%),而且这些贷款大多是在经济增长下滑时集中发放的。换句话说,银行资产负债表内风险资产增长比利润增长要快得多。这还没有包括利用信托理财渠道发放的表外贷款。
监管机构从银行体系的安全考虑,要求银行必须留有充足的资本金和拨备作为风险的缓冲,这样就迫使银行不得不在资产规模扩张后融资扩大股本,摊薄每股盈利(即降低资本回报率)。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目前银行股的低估值现象:银行盈利水平处于历史新高,但股价却普遍没有超过历史高点,其市盈率(P/E)既远低于当前市场的平均水平,也低于危机爆发前银行业的估值水平。
欧美银行业“大而不倒”的教训值得中国吸取。一旦经济走上复苏轨道,就应当尽量减少增长对银行贷款的依赖,控制信用风险向银行进一步集中。中国近期以来提高产能过剩行业、房地产和住房按揭贷款的门槛,摸底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规模的做法都表明,2009年-2010年这种信贷高增长加银行融资潮的增长模式是不可持续的。
同时也应看到,包括加息在内的货币政策紧缩对银行业而言未必是坏消息。与股份制改造前相比,中国银行业的经营管理水平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其盈利和抗风险能力已经大大增强。考虑到“保增长”的需要,政府调控只能以“软着陆”为目标。今年7.5万亿元信贷计划,就是这样一个平衡点。同2009年之前相比,这一规模在绝对水平上依然是宽松的。随着市场利率上行,银行对存贷款逐步重新定价,2010年的利差很可能稳中有升,支持银行盈利在短期内保持在较高水平。
随着贷款增长放缓,不良资产反弹可能难以避免,这也是中长期最大的考验。此前中国银行业不良资产的绝对值和比率已经连续五年双降,银行积累了较多的风险缓冲,而且2008年底以来发放的很多贷款都存在隐性的政府担保。作者的看法是,整个银行体系依然是安全的,但各银行新增贷款的速度和结构不同,银行之间可能会出现分化。2009年贷款增长快的银行很可能面临的压力也比较大。建行2009年在三大行中新增存款额第一,新增贷款额却是倒数第一,这显然不是巧合。从这个角度看,郭树清的信心也不是没来由的。
联系作者:zheng.wu@ft.com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吴铮上一篇文章:
不要只盯着人民币 2010-03-26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Lex专栏:中资银行为何没有走向海外? 2010-03-26浦发银行拟引进战略投资者 2010-02-26中国国有银行本周宣布将融资110亿美元 2010-02-25本文涉及话题:中国银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