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方量换算吨:【楠蓉书香】十博士们,这就是你们的研究成果吗?[附十位博士生联署原文]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11/17 14:48:50
    今日上网溜达,偶见一篇奇文——《名牌大学十博士联名抵制圣诞节》。先不说内容,光这题目就有点骇人听闻。本人大老粗一个,才疏学浅、孤陋寡闻,以至于看到“博士” 二字就头晕,“博士”啊,那可是用来景仰的!更何况是“十博士”,“博士×10”,这是啥概念?足以让俺头晕10次。头晕之余,还不由自主地联想起以前看《三国演义》时知道的东汉“十常侍”。

    当然,也有人会说,在这个把高校当工厂、学生当产品制造的年代,“博士”的光环早已消退,已然是“博士多如狗,院士满街走”。不过,这回不一样,这可是“名牌大学”的博士,对于毕业于野鸡大学的我来说,一提到“名牌大学”几个字,一股崇敬的感觉就油然而生。因此,我不得不静下心来,怀着无限崇拜、无限景仰、无限热爱、无限忠于的心情精心品读“十博士倡议”。

    然而在读完之后,在下却感到大失所望,原来我们的“十博士”们联合发出的,既不是在科学技术上的突破性创新,也不是对实现社会公正的铁骨诤言,更不是对自由民主的勇敢呼吁,而是——对国内日渐流行的“过圣诞节”现象所发出的一堆唧唧歪歪。

     十博士在《呼吁书》中一开头就说:“西洋文化在中国已由‘微风细雨’变成‘狂风骤雨’,最为直接和集中的体现,莫过于‘耶诞节’在中国的悄然兴起与日趋流行。在此,我们,十位来自中国不同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博士研究生,郑重呼吁国人慎对‘耶诞节’,走出文化集体无意识,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读了这段高论,在下却十分不以为然。首先我觉得西洋文化在中国演变成“狂风暴雨”并非是现在才发生的事,也并非仅仅体现为“过圣诞节”。实际上,我们现代中国人的生活中几乎方方面面都受“西洋文化”的影响,随手举几个例子:我们日常穿的衣服、鞋子是西洋式的,我们留的发型也是西洋式的;我们乘坐的交通工具是西洋式的,我们家庭用的电器也是西洋式的;我们所受的教育是西洋式的,我们用来工作的电脑也是西洋式的;即使是生了病,我们多半也是看西医——莫非“十博士”们认为,我们必须穿身穿长袍马褂,足登布底皂靴,脑袋上留个大辫子,屁股下坐着八抬大轿,点着大红灯笼,读四书五经写八股文章,用算盘上网、张口“之乎者也”,病了只靠针灸拔火罐才算是“走出文化集体无意识,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

    十博士们痛心疾首地说:“大部分国人在不信仰‘耶教’乃至对其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不假思索地使用‘基督教’、‘圣经’、‘圣诞节’等只对耶教徒本身而言才具有神圣意味的称谓,甚至浑然不觉地加入到‘耶诞狂欢’行列。”其实不然,不仅仅是“圣诞节”这一个“洋节”与基督教有关,我们所采用的“公元”纪年本身就是传说中耶稣基督的生年,公元常以 A.D.(拉丁文 Anno Domini 的缩写,意为“主的生年”)表示,公元前则以 B.C.(英文 Before Christ 的缩写,意为“基督以前”)表示。根据十博士的说法,我们采取公元纪年显然也是不合适的,因为它跟圣诞节一样,属于“只对耶教徒本身而言才具有神圣意味的称谓”。那么,应该怎样纪年呢?是根据孔子诞辰,用“孔元”呢,还是根据黄帝诞辰,用“黄元”?或者是效仿金正日小朝廷,用主体“太阳历”?或者让当今老大颁布圣旨,改元“和谐×年”?

    在下本人不信基督教,对“圣诞节”、“情人节”之类的洋节日也向来了无兴趣,极少参与。而对于商家以“圣诞”名义进行的各种促销噱头,向来也一笑置之。但是,我不喜欢过圣诞,是我自己的事,别人乐意过圣诞,那是人家的事。人家又没把圣诞强加于我,自然是井水不犯河水,何必大惊小怪?

     十博士们又指出:“国人在文化上陷入集体无意识,根本原因在于中国文化的主位性缺失和主体性沉沦,亦即经过百余年来国人对自家历史文化传统系统而又激烈地批判和颠覆之后,中国文化特别是儒家文化已经呈建制性退场和整体性崩溃,导致中国缺少主干性的价值信仰和文化形态,进而导致中国现代文化的荒漠化和混乱化,从而为“西风劲吹”和“诸神乱舞”打开了方便之门。”本人作为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对“中国文化”并非不敬,在我看来,中国在过去1500里始终能走在世界前列,显示出“中国文化”在昔日的辉煌。然而,好汉不提当年勇,中国近500年来的不断衰落、进而沦落为半殖民地表明,“中国文化”已经失去了往昔的风采,显示出其落后、保守、愚蠢和故步自封的一面。正因为这种“中国文化”阻碍了我国社会的进步和发展,积贫积弱,才导致了“百余年来国人对自家历史文化传统系统而又激烈地批判和颠覆”。十博士们所言的“中国文化的主位性缺失和主体性沉沦”并非发生于其遭国人批判之后,而是发生于批判之前,它就如一只熟透了果实,早已腐烂发臭,怎么能怪国人弃之如敝履呢?正因为一百年来胸怀救国理想的志士仁人们前赴后继地探索救国之路,才初步扭转了近代中国饱受欺凌、横遭瓜分的屈辱处境,使得民族的复兴彰显一线曙光——而这种复兴,正是借“西风劲吹”之力,哪里依稀可见“儒家文化”的神功?

    试图弘扬所谓“中国文化”的儒学士们可悲之处在于:他们不是中国复兴的推动力,而是中国经济复兴的产物。殊不知,这种复兴本身就是我国借鉴西方文明、走向现代化的结果,西装革履的儒学士们在好不容易糊弄饱肚子之后,才有了“弘扬中国文化”的闲情逸致,开始大声疾呼“中国缺乏或没有既自信又自主、既具有一贯性又具有民族性的文化与信仰”了。这一点,和处处遭人反感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何其近似,它无法提供走向富裕文明的方法,面对贫穷落后它一筹莫展,却在别人进行了现代化尝试之后,试图以救世主的身份取而代之。

    什么叫真正的自信与自主?在下看来,真正的自信和自主的精髓不在于什么“文化”和 “理念”是出自于“我”的“原创”,而在于“我”接受什么样的“文化”和“理念”。在一个日益全球化、国家与国家联系日益紧密的当代,世界潮流是人类越来越趋于“大同”,只要实践证明某种文化和理念是好的,有益的,先进的,就应该毫不犹豫地引为己用,只有用最强大的武器武装起来的民族,才会有发自肺腑的自信和自主,难道还用在乎它是否出自于“我”的“原创”?这种拘泥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自给自足、自产自销的小农意识,怕是早已不合这个知识经济时代的要求了吧?

    十博士们又不无忧虑地指出:“‘耶教’在中国泛滥并不是因为其自身具有不可比拟的优势……‘耶教’在中国的传播与泛滥,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文化问题和宗教问题,同时也是西洋国家‘软力量’在中国的渗透与扩张……有必要从国家安全和文化安全的角度深刻反思中国的‘耶教’问题,从建设中国‘软主权’、‘软力量’、‘软边界’的角度重视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积极引导国人走出文化集体无意识,警惕和防范中国的进一步‘耶教化’”。读到这里我不禁想起一句古话:“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前边还信誓旦旦“‘耶教’在中国泛滥并不是因为其自身具有不可比拟的优势”的十博士们,却在“西洋国家‘软力量’”面前显得那么不自信,甚至竟然把它提高到了“国家安全”的高度来吓人。

    话题扯远了,还是回到圣诞节这个话题上来。我虽然不喜欢过圣诞节,但恕我才疏学浅,这么多年我也没有发现过圣诞节有什么不得了的坏处。起码,喜欢过圣诞节的红男绿女还可以发出一阵欢笑,喜欢靠圣诞节促销的商家赚了个盆盈钵满,喜欢买便宜货的大嫂小妹满载而归——各取所需,各得其乐,这又有什么不好?你不喜欢过圣诞,难道会有人硬把你从被窝里拽出来去过平安夜?回家上网去,抱孩子去,睡大觉去,一觉醒来,世界还是这个世界,天也塌不下来。

    针对“西洋文化”的泛滥,十博士们又针对性地提出了五条应对措施,别的不讲了,重点讲讲这第二条:“有关部门应该在尊重宗教信仰自由和法律框架允许的范围内,重新审视和合理规范……日渐流行的‘耶诞狂潮’……大中小学及幼儿园过‘圣诞节’……已经违背了宗教不得‘防碍国家教育制度’的宪法原则和‘教育与宗教相分离’的教育法原则,因而亟需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和严加规范。”瞧瞧,十博士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一口一个“有关部门”,一副“请圣上明裁”的嘴脸,“十常侍”的影子或隐或现。我真是觉得奇怪,自以为真理在手的十博士们咋就这么不自信?对待一个区区的圣诞节,竟值得如此兴师动众,甚至吁请“有司”法办,这未免也有点杀鸡用牛刀了吧?尽管我本人不过洋节日,但我最憎恶用国家机器来镇压、钳制、扼杀人们的自由,这或许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前奏?虽然帝制已经被推翻快一百年了,但要驱除一些人心中帝制的阴影,一百年时间恐怕还短了一点。

    最后,让我们看看十博士们的落款:“丙 戌 年 己 亥 月 辛 巳日,西历二〇〇六年十二月十八日”——这个非驴非马、不伦不类的日期表达方式实在让我感到好笑,如果十博士们不在“丙 戌 年 己 亥 月 辛 巳日”后面加个“二〇〇六年十二月十八日”的尾巴,怕是99%读到这篇呼吁书的国人都不知道这个“丙 戌 年 己 亥 月 辛 巳日”究竟是何年何月。这正是“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十博士们,你们也该醒醒了!


十位博士生联署《我们对“耶诞节”问题的看法》


走出文化集体无意识,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
——我们对“耶诞节”问题的看法

西洋文化在中国已由“微风细雨”演变成“狂风骤雨”,最为直接和集中的体现,莫过于“耶诞节”在中国的悄然兴起与日趋流行。在此,我们,十位来自中国不同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博士研究生,郑重呼吁国人慎对“耶诞节”,走出文化集体无意识,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

每值“耶诞节”来临,商场、饭店、宾馆摆放起“耶诞树”,悬挂起“庆祝耶诞”横幅,员工们戴起“小红帽”;幼儿园孩子们围绕在“耶诞树”前载歌载舞,期盼着老师分发“耶诞礼物”;学校里大红大绿的“耶诞舞会”、“耶诞联欢”的海报占据了抢眼的位置;网络、报刊、电视、电台充斥着各种“耶诞信息”;数以万计的 “耶诞贺卡”和数以亿计的“耶诞短信”满天飞舞;人们相逢互祝以“耶诞快乐”;“平安夜”里,人们聚众狂欢,流连忘返。与此相表里,“耶教”在中国悄然壮大乃至渐趋泛滥。黄河上下,大江南北,从乡村到城镇,“耶教教堂”高高耸立;从普通民众到社会精英,对“耶教”趋之若鹜。凡此种种,皆表明中国正在逐渐演变成一个“准耶教国家”。

我们主张宗教宽容、尊重信仰自由,我们无意排斥“耶教”。我们对中国的“耶教”问题抱以了解的同情:盖庞大的边缘群体和弱势群体需要精神支撑以重建生活希望,而部分社会精英则欲借“耶教”以“挟洋自重”;盖中国的信仰危机、伦理失范、道德滑坡、诚信缺失、文化匮乏迫使国人寻找身心安顿之所;盖“祛魅”的“现代性”带来的精神支离与价值虚无导致人们重新发现宗教生活的意义;盖“耶诞节”作为巨大的商机和利润而为厂家、商家所鼓噪与利用。种种原因使得“耶教”成为部分国人的可能与选择,使得“耶诞节”成为国人无法躲避的文化景观。职是之故,我们无意攻讦“耶教”和指责中国耶教徒过“耶诞节”。相反,值此“耶诞节”来临之际,我们愿意祝福那些真诚的和爱国的中国耶教徒愉快地度过属于自己的节日。

但是,我们注意到,大部分国人在不信仰“耶教”乃至对其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不假思索地使用“基督教”、“圣经”、“圣诞节”等只对耶教徒本身而言才具有神圣意味的称谓,甚至浑然不觉地加入到“耶诞狂欢”行列。尤可痛者,在幼儿园、中小学校,教师为孩子们集体过“耶诞节”、树“耶诞树”、发“耶诞礼物”、做“耶诞贺卡”,更是无形中把一种外来文化与异质宗教人为种植在毫无文化鉴别与宗教选择能力的孩子们的心灵之中。我们认为,这是国人的一种文化集体无意识,即在对 “耶教”没有任何价值认同与宗教归属的情况下,就随“耶教”之波,逐“耶诞”之流,无意中为“耶教”在中国的传播与泛滥推波助澜,为中国的“耶教化”营造了文化氛围,做了“传教士”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

国人在文化上陷入集体无意识,根本原因在于中国文化的主位性缺失和主体性沉沦,亦即经过百余年来国人对自家历史文化传统系统而又激烈地批判和颠覆之后,中国文化特别是儒家文化已经呈建制性退场和整体性崩溃,导致中国缺少主干性的价值信仰和文化形态,进而导致中国现代文化的荒漠化和混乱化,从而为“西风劲吹”和“诸神乱舞”打开了方便之门。换而言之,“耶教”在中国泛滥并不是因为其自身具有不可比拟的优势,也不是因为中国历史文化传统不能为国人的生命、生存、生活提供有效的精神支撑,而是因为中国文化的主位性缺失和主体性沉沦,亦即中国缺乏或没有既自信又自主、既具有一贯性又具有民族性的文化与信仰。我们不拟苛责国人在文化上的集体无意识,但我们呼吁国人走出文化集体无意识,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重建中国人的生命世界和意义世界。

历史和现实还告诉我们,“耶教”在中国的传播与泛滥,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文化问题和宗教问题,同时也是西洋国家“软力量”在中国的渗透与扩张。这一点,即使西洋国家内部的欧洲国家也提出了抵制“美式耶诞节”的问题,呼吁过具有欧洲特色的“耶诞节”。我们认为,有必要从国家安全和文化安全的角度深刻反思中国的“耶教”问题,从建设中国“软主权”、“软力量”、“软边界”的角度重视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积极引导国人走出文化集体无意识,警惕和防范中国的进一步“耶教化”。

如何慎对“耶诞节”?如何走出文化集体无意识?如何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我们不揣愚陋,胪列如下几条呼吁和建议以供国人参考:

第一,不信奉“耶教”者,效法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和现今港台地区的做法,把只对耶教徒而言才具有神圣意味的“基督”、“基督教”、“圣经”、“圣诞节”、“圣诞树”等改称为不带感情色彩和崇拜意味的“耶酥”、“耶教”、“耶经”、“耶诞节”、“耶诞树”等;不以任何形式有意无意地过“耶诞节”,不发送与“耶诞节”有关的短信、邮件、贺卡、礼物;不举行与“耶诞节”有关的联欢、舞会等活动;不去“耶教教堂”祈祷礼拜,等等。

第二,有关部门应该在尊重宗教信仰自由和法律框架允许的范围内,重新审视和合理规范目前在商场、饭店、宾馆、网络、报刊、电视、电台、学校等部门和行业日渐流行的“耶诞狂潮”。尤其是,我们认为,大中小学及幼儿园内的学生无意识、赶时髦地集体过“耶诞节”,甚至是老师组织孩子们过“耶诞节”,已经违背了宗教不得“防碍国家教育制度”的宪法原则和“教育与宗教相分离”的教育法原则,因而亟需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和严加规范。

第三,对“耶诞节”流行起重要推波助澜作用的厂家和商家,应充分挖掘中国诸多传统节日所蕴含的巨大商机,积极营造传统节日文化氛围,合理创新传统节日活动形式。同时,不必因西洋有个“耶诞节”,中国就必须以孔子诞辰为中国“圣诞节”与之抗衡,但可以考虑将孔诞作为中国教师节,并尽可能使其变得既有神圣肃穆的节日氛围又有为年轻人喜闻乐见的活动形式,这将有可能成为校园内和年轻人有效化解“耶诞节”影响的一个重要举措。

第四,反思对宗教问题的传统认识误区,从正面意义上理解宗教的价值与功能,承认人的终极性关怀、超越性追求和团体生活、过宗教生活、精神生活、文化生活的内在愿望与合理诉求。因此既需要尊重中国的耶教徒等洋教教徒的宗教信仰,更需要合理挖掘佛教、道教等中国本土宗教的作用,尤其是需要充分发挥在中国历史文化传统占据主干地位的儒学的宗教性社会功能,高度重视目前民间社会重建儒教的呼声与努力,积极推动儒教的重建与复兴。

第五,打破“古非今是”和“中劣西优”的文化偏见,改变“以今非古”和“崇洋媚外”的文化心态,对中国文化持以“了解之同情”与“温情和敬意”的立场,回归传统,承续斯文,创新与发展、恢弘与光大中国文化,树立中国人的自尊心和中国文化的自信心,重建中国人的信仰体系和意义世界。这将是一个综合性、长期性、艰巨性的文化事业,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与全方位的积极参与。每个有着担当意识的中国人,都应自觉肩负起这一神圣的文化使命。

无论如何,问题关键在于国人是否能幡然醒悟,是否意识到了自己的文化集体无意识,是否有了走出此种文化集体无意识的自觉和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的决心和勇气、责任和使命。我们以为,中国人,应该而且必须朝此一方向努力!奋进!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本书只代表署名者个人而不代表署名者所在学校的观点。

签名(依姓氏笔画排序)
刘冰雪    中国政法大学
张连文    清华大学
杨  名    中国人民大学
陈乔见    武汉大学
周锋利    北京大学
孟  欣    中国科学院
孟志国    南开大学
范碧鸿    中山大学
赵瑞奇    北京师范大学
崔  罡    四川大学

注释一:本书由中国儒教网(www.zgrj.cn)、孔子二〇〇〇网(www.confucius2000.com)、原道网(www.yuandao.com)联合发布。

注释二:本倡议由上述三家网站发起,并统一负责对外进行答辩。联系方式:chinarujiao@163.com。

丙 戌 年 己 亥 月 辛 巳 日
西历二〇〇六年十二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