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星图片:王家岭煤矿事故发生巷道系未经培训包工队施工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11/17 15:43:48

[大千世界]王家岭煤矿事故发生巷道系未经培训包工队施工

xilei 发布于 2010-4-3 9:26:00


答案。
考卷。
民工在抄卷子。
矿难救援现场。

  2010年4月2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播出《记者直击王家岭:矿难事发后 施工队补填安全考核卷》,以下是节目实录:

  这几天,全国上下都在关注山西临汾王家岭煤矿透水事故的救援进展。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指示,要求调动一切力量和设备,千方百计抢救井下人员,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也赶赴现场指挥救援。

  这起导致153名矿工被困的事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我们先来回顾一下3月28日的那个下午。

  一、家属回忆事发当天

  3月28日13时40分左右,山西王家岭周围村庄的人们刚刚吃罢午饭,一个突如其来的噩耗打破了午后的宁静:正在施工中的王家岭矿发生了透水事故,153名施工人员被困井下,他们大多是来自山西、河北、湖南、贵州4省的农民工。而这一数字随着救援工作和调查的进展,还在不断发生变化。

  在王家岭矿难现场,记者看到了被困矿工的妻子何小琴,这几天他每天都在经受痛苦的煎熬,她告诉记者,现在最后悔的就是丈夫走向矿难的时候,她还在睡梦中。

  何小琴:“他6点钟起来就走了,他下来吃饭,吃完饭然后换工作服,开班前会上班,他一般他走,只要我不醒他都没叫我,那天我没有醒。”

  何小琴的丈夫今年39岁,被困井下至今已经5天了,想想相依为命的亲人还在暗无天日的井下,何小琴的心都要碎了。在何小琴的家里,记者还见到了她的婆婆和小叔谢庆国。

  何小琴:“从事发到现在,时间确实不短了,三四天了。”

  谢庆国是王家岭煤矿的正式职工,在这个煤矿干了将近20年了,他告诉记者,噩耗实在来的太突然,事发当天,他值中班,没想到刚到矿井,就发现很多人围在那里。

  谢庆国:“我到调度室一问下边出事了,我说怎么回事,他说下边出水了,我说人都上来没有,他说没有呢。”

  谢庆国立刻紧张起来,因为他的哥哥值的是早班,按时间推算,矿难发生时,他的哥哥正在井下。

  谢庆国:“我心里边一下就发毛了,我一想毁了,这下咋弄,我就赶紧来回跑,一直找人,一直找,确定了我哥没上来。

  万分着急的谢庆国立刻换上衣服,进入井下,他想用自己的努力,让哥哥脱离险境。

  谢庆国:“当时一到几个工作面一看,任何一个工作面也进不去了,当时我两行眼泪,就往下流了,确实我也忍不住了。”

  二、 事故发生始末

  那么,王家岭煤矿特大透水事故是怎么发生的呢?谢庆国告诉记者,他从逃生出来的108名矿工那里了解到,目前扔在井下的153人,应该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封在了井下。

  谢庆国:“有几个队是没撤出来,它跟那个消息没有一点来源,没有一点消息来源,都在前面兢兢业业干活的,所以说在发生这事情,矿下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不知道。

  就在采访时,这个名叫张二伙的矿工也主动告诉记者,事故发生之前就有预兆,但是这并没有引起矿上领导的重视。

  张二伙:“说25号采那里头就有水,就发现有水了,他不让工人停工。”

  记者:“谁不让工人停工。”

  张二伙:“那个项目部门。”

  记者:“还有谁知道25号。”

  张二伙:“人多了,不是我一个人,那个项目部的人,在里头打通电话,睡觉把电话挂了,不当回事 ××。”

  预兆很快变成了现实,王家岭特大透水事故发生后,逃生出来的108名工人非常愤怒地找到了煤矿项目部的负责人。

  记者:“那天透水的那个情况是什么情况?”

  工人:“就是说是跑了,已经都跑了,透了水之后那个头跑了,就是工人把那个小车给挡了,就不让他走。”

  矿难发生后,何小琴急的每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而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丈夫生还的希望一点点减少,她的目光也越来越显得呆滞。记者看到,为了照顾嫂子和母亲,不让她们的身体垮掉,谢庆国托亲戚买了肉,用油炸过之后放在灶台上,但嫂子和母亲却一口也不吃。

  谢庆国:“两三天,茶水都不喝,成了什么人 一天,吃点东西吧,好吗?吃一点,也许大哥明天就上来了,需要你照顾,从我母亲来了到现在,说白了嫂子从出了事,到现在没吃过东西。我母亲、我父亲都是一样,没心情,包括我。我来这儿出事到现在,我可能一共睡了也就,昨天晚上睡了一觉,睡着了不时的被惊醒,没法。

  哥哥被困矿井,嫂子、母亲每天被痛苦折磨,作为一个有着20年经验的煤矿工人,谢庆国非常想参与救援,但他这个愿望至今都没有被满足。

  谢庆国:“我们别的不行,只要能让我下井协助他一块,协助他们营救队伍一块干活,早点把他们营救出来,我别的不想,我就这个要求,我想一想我这个要求,应该是不过分。

  三、救援的120小时

  发生事故的王家岭煤矿,属于中煤集团与山西焦煤集团合资组建的华晋煤业公司。事故发生时,中煤第一建设公司63处正在这里承建巷道建设项目,原计划将在10月份投入运营。现在初步分析,建筑工程队在施工中可能将一个废弃的煤窑挖穿,导致煤窑里大量的沉积废水瞬间冲入矿道。153名工人在井下生死未卜,一场生命大救援随即展开。

  每一个被困人员的背后都有一群望眼欲穿的亲人。他们的安危也牵动着每一颗善良的心灵。透水事故发生后,安全监管总局局长骆琳,安全监管总局副局长、国家煤矿安监局局长赵铁锤,山西省委书记张宝顺、省长王君已赶到现场指挥抢险救援,3000多名来自四面八方的抢险救援人员与开始与灾难进行争分夺秒的抗争。

  31日上午,何小琴听说已经有30支矿山救援队,超过500人从全国各地赶了过来。同时33台大型水泵,4000米钢管也被运达现场,这些设备的启用将大大加快排水速度,最终达到每小时2000立方米左右的目标。这无疑增大了井下亲人生还的希望。但是井下13到14万立方米的积水,完全排完大概需要三到四天的时间,这又是一段极端痛苦的煎熬和等待。和她一样焦急还有现场随时待命的救援人员,只要水位降到一定程度,他们就会立刻下井救援。

  山西省省省长王君:“虽然很困难,但是现在我们管路铺得还是比较正常,基本上在预订时间达到了预定的排水量,刚才骆局长,我们几个人开了个会议,在今天晚上,明天中午,再上几台大泵,保证2000立方米每个小时。”

  尽管每小时的排水量一直都在刷新,但这并不能缓解被困矿工家属何小琴的心情。他们在井口焦急地等待亲人的归来。因为抢险已经超过100个小时,他的亲人仍然音信全无。

  主持人:“截止到4月1日晚上,在王家岭煤矿事故现场,参加抢险救援人员已经增加到3000多人,投入运行的水泵达到13台。但我们都知道,灾难发生后的72小时是黄金救援时间,在这之后随着时间延续,矿工生还的机率也在不断减少。正因为这样,还有更多从外地赶来的矿工家属们心情越来越焦急,他们盼望着奇迹发生。”

.pb{zoom:1;} .pb textarea{font-size:14px; margin:10px; font-family:"宋体"; background:#FFFFEE; color:#000066} .pb_t{line-height:30px; font-size:14px; color:#000; text-align:center;} /* 分页 */ .pagebox{zoom:1;overflow:hidden; font-size:12px; font-family:"宋体",sans-serif;} .pagebox span{float:left; margin-right:2px; overflow:hidden; text-align:center; background:#fff;} .pagebox span a{display:block; zoom:1; overflow:hidden; _float:left;} .pagebox span.pagebox_pre_nolink{border:1px #ddd solid; width:53px; height:21px;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 text-align:center; color:#999; cursor:default;} .pagebox span.pagebox_pre{color:#3568b9; height:23px;} .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visited,.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visited{border:1px #9aafe5 solid; color:#3568b9; text-decoration:none; text-align:center; width:53px; cursor:pointer;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 .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hover,.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active,.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hover,.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active{color:#363636; border:1px #2e6ab1 solid;} .pagebox span.pagebox_num_nonce{padding:0 8px; height:23px; line-height:23px; _height:21px; _line-height:21px; color:#fff; cursor:default; background:#296cb3; font-weight:bold;} .pagebox span.pagebox_num{color:#3568b9; height:23px;} .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visited{border:1px #9aafe5 solid; color:#3568b9; text-decoration:none; padding:0 8px; cursor:pointer; height:21px;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 .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hover,.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active{border:1px #2e6ab1 solid;color:#363636;} .pagebox span.pagebox_num_ellipsis{color:#393733; width:22px; background:none; line-height:23px;} .pagebox span.pagebox_next_nolink{border:1px #ddd solid; width:53px; height:21px;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 text-align:center; color:#999; cursor:default;}

  四、家属在等待

  在家属集中安置的宾馆里,记者遇到了受困矿工肖启旺的妻子胡新琴,她告诉记者,她在丈夫出事的第二天就赶了过来。出事当天,他的丈夫正好当班下井了。胡新琴说,她和丈夫是河南信阳人,家中还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十四岁,小女儿只有六岁,现在不但丈夫的事情让她心急如焚,家中的小女儿无人照料也让她寝室难安。

  胡新琴:“没有人照顾。”

  记者:“她知道这个事吗?”

  胡新琴:“知道,只要她在家听话就行了,她在家里听话我就给她等,一直给她爸等出来再回去。”

  记者:“你孩子乖吗?”

  胡新琴:“我孩子听话得很,本来六岁的小孩儿,我打电话给她我就说,你哭了没有,她说我不哭,她就要我给她爸爸弄回来,她说妈妈你给爸弄回来她叫我再回家。”

  胡新琴告诉记者,她没有工作,家里每年靠种田只能收入两三千元,丈夫在矿上工作每个月一两千元左右的工资是他们家主要的生活来源,现在丈夫生死未卜,对于她们今后的生活,她想都不敢去想。

  救援进入第六天,排水在加速,水位已经下降了95厘米,向矿井下输送空气的通道也已经打通,但是按照国际救援的惯例,事实上72小时的生命救援黄金时间已经过去,井下被困工人生死未卜,然而胡新琴仍然在等待,她希望生命的奇迹能够出现。

  胡新琴:“不知道,希望能给他们救出来就行了,下次要饭我也不会叫他下矿了。”

  主持人:“事故现场抢险救援指挥部根据井下工人所处的方位,曾经预测,如果救援工作进展顺利的话,估计被困的153名矿工中,七八十人有生还可能。我们也衷心希望胡新琴的丈夫能够平安归来。其实,现在看来很多迹象显示,这起特大事故本来可以避免。我们就来具体了解一下”

  五、官员称事故乃人祸

  主持人:“王家岭煤矿抢险救援工作逐步展开的同时,事故背后的一些安全隐患也逐渐显现出来。国家安监总局在通报中说,今年3月份以来,透水点曾多次发现巷道积水,但一直未能采取有效措施消除。而当工作面出现透水征兆后,也没有及时撤离人员。除了这些表面因素,这个煤矿还有哪些问题呢?我们来看看安监部门领导的发现。”

  3月31日上午,王家岭矿透水事故抢险进入第四天,救援抢险仍在紧张进行。31日中午,国家安监总局局长骆林,安全监管总局副局长、国家煤矿安监局局长赵铁锤,山西省长王君下井查看。

  国家安监总局局长骆琳:“现在的第一位还是加大排水力度,排水还是最关键的,加快出水,然后是通风。现在力度在逐步加大,到今天早晨,已经达到了900立方米每小时。到今天中午可以达到1125立方米每小时的流量,到今天晚上夜间争取达到2000立方米每小时”

  骆琳在现场指出,王家岭煤矿存在着建矿井安全生产责任落实不到位,安全管理不严格,隐患排查治理不认真等突出问题。骆林就王家岭煤矿存在的“未探先掘”、“疏散时间长”、“管理不到位”等问题进行了严厉批评。

  骆琳:“施工企业在基建工程当中探放水管理的问题,规程上要求先探后掘,有疑必探。另外,在施工过程中安全责任落实的问题,还有整个施工工作面的组织,现场的管理这些方面存在着比较明显的一些差距和问题。”

  3月31日,国家安监总局在网站的显著位置刊登了王家岭矿“3•28”透水事故的通报,直指这座在建煤矿的施工责任问题。安监总局认为,该矿施工过程中存在违规违章行为。这些行为包括,掘进工作面探放水措施不落实;劳动组织管理混乱,为了赶工期、赶进度,当班安排14个掘进队同时作业,作业人员过度集中,且领导干部带班制度不落实;施工安全措施不落实,工作面出现透水征兆后,没有按照规定及时撤人和采取有效应对措施等。

  主持人:“实际上,就在王家岭煤矿的公告栏里,就贴着国家安监总局的《煤矿防治水规定》。规定明确指出,严格坚持“预测预报、有疑必探、先探后掘、先治后采”的原则,一旦发现水患险情,及时将受水害威胁地点的作业人员撤到安全地点,并立即采取措施消除水患。在公告栏下面的矿井里,到底是一支什么样的施工队在一次次违反安全规定呢?再来看看记者的调查。”

  六、记者调查事故中的人祸

  在王家岭煤矿,记者遇到了在矿井工作的一名技术工谢庆国,在他看来,他们目前的工作进度算不上是超负荷,正如安监总局的通报说得那样,之所以在王家岭的矿井上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故,深层次的原因是煤矿在施工过程中一直存在着非常严重的违规违章行为。

  谢庆国:“那个施工队伍 27队,27队它是一个包工队,他用设备是中煤一建的设备,实际上他是一个包工队,所以说作为一个包工队,他没有经验,要说透水点。如果是发生在,我们这种队伍情况下,肯定不会出现这种事。”

  记者了解到,在王家岭煤矿有两种类型的煤矿施工建筑队伍,一类是中煤一建公司的施工队伍;但是还有一类也在王家岭煤矿里面施工,就不是煤矿建设公司的专业队伍了,而是从社会上招来的包工队。这些包工队的井下施工资质和作业的经验究竟如何?几乎完全没办法验证。煤矿施工安全和专业资质的要求非常高,对于干了一辈子煤矿施工对的谢庆国来说,这些包工队施工,造成的事故让谢庆国感到非常气愤。

  谢庆国:“他把我们这一行都给侮辱了,给我们干这行的,正儿八经抹了脸了,在我所在这个单位63处,在我父亲到我,我干了也就接近20年了,我是92年参加工作的,我父亲是65年在贵州迁过来的,在我们这个单位还没出现过,这么大的事故,甚至说,别说这么大事故,或伤亡10个8个都没出现过。”

  谢庆国说,井下施工是个非常特殊的行业,瓦斯、透水都是危机整个矿井几百、上千人生命安全的重大威胁,而这些隐患只有专业的人员才能分辨和判断,这次下矿施工的包工队都是从社会上请来的临时工,他们往往没有足够的文化,更没有起码的煤矿知识,因此,这些不合格的施工人员在井下,就相当一个个的定时炸弹,一个人犯错造成灾难,就会导致井下所有的人面临生命危险。但遗憾的是,在王家岭煤矿,像这样的定时炸弹还有很多。

  谢庆国:“你们怎么说他就是个包工队,他不是我们单位的队伍,我们单位不存在这个队伍。就说他现目前编为27队,或者那个28队,中挖一队,这个队伍,都是那个来这儿,因为啥?队伍太多了。为了分辨给它挂了个号,就说1 2 3 4 5,就这样给他排了个号,他并不是说27队,他就是(中煤一建)63处的队伍,那不是这么回事。”

  既然根本不是中煤一建63工程处的施工人员,这些包工队又是怎么进入到矿井施工的呢?

  谢庆国:“包工队进这种矿井,是属于正常的,还是属于不正常,是合规范的吗?这个东西,那只能领导知道。就说通过什么渠道,这都是他们自个儿联系的。”

  那么,谢庆国说的属实吗?王家岭矿难难道真的是包工队不懂技术而闯出来的惊天大祸吗?记者在矿工住宿区也找到了这个名叫张二伙的矿工。

  记者:“您是这边正式的还是?”

  张二伙:“不是正式的,我们都是临时的。”

  记者:“都是什么的?”

  张二伙:“都是临时工不是正式工。”

  张二伙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单位是掘二队,而在王家岭煤矿,像他这样的临时工大量存在。

  张二伙:“按正常来说的话,下井作业的话,要经过专业培训,他必须得经过培训才能入井。

  记者:“是不是得领到资格证?”

  张二伙:“对这肯定得有。”

  记者:“要有什么证?”

  张二伙:“最起码你得有个上岗资格证、入井证件。这起码的。”

  记者:“那您这边有上岗资格证?”

  张二伙:“没有没有,一种证也没有”

  记者:“啥证也没有?你下去采过煤吗?”

  张二伙:“我采过,煤都采过,我们都是一个矿。”

.pb{zoom:1;} .pb textarea{font-size:14px; margin:10px; font-family:"宋体"; background:#FFFFEE; color:#000066} .pb_t{line-height:30px; font-size:14px; color:#000; text-align:center;} /* 分页 */ .pagebox{zoom:1;overflow:hidden; font-size:12px; font-family:"宋体",sans-serif;} .pagebox span{float:left; margin-right:2px; overflow:hidden; text-align:center; background:#fff;} .pagebox span a{display:block; zoom:1; overflow:hidden; _float:left;} .pagebox span.pagebox_pre_nolink{border:1px #ddd solid; width:53px; height:21px;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 text-align:center; color:#999; cursor:default;} .pagebox span.pagebox_pre{color:#3568b9; height:23px;} .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visited,.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visited{border:1px #9aafe5 solid; color:#3568b9; text-decoration:none; text-align:center; width:53px; cursor:pointer;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 .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hover,.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active,.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hover,.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active{color:#363636; border:1px #2e6ab1 solid;} .pagebox span.pagebox_num_nonce{padding:0 8px; height:23px; line-height:23px; _height:21px; _line-height:21px; color:#fff; cursor:default; background:#296cb3; font-weight:bold;} .pagebox span.pagebox_num{color:#3568b9; height:23px;} .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visited{border:1px #9aafe5 solid; color:#3568b9; text-decoration:none; padding:0 8px; cursor:pointer; height:21px;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 .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hover,.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active{border:1px #2e6ab1 solid;color:#363636;} .pagebox span.pagebox_num_ellipsis{color:#393733; width:22px; background:none; line-height:23px;} .pagebox span.pagebox_next_nolink{border:1px #ddd solid; width:53px; height:21px;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 text-align:center; color:#999; cursor:default;}

  张二伙告诉记者,虽然他们没有任何证件,但是王家岭煤矿还是允许他们下井采煤。这次矿难中,他的两个亲人也被困在井下,目前生死不明。

  记者:“这是你外甥。这个呢?”

  张二伙:“这是我兄弟。”

  记者:“你兄弟,两个人全在井下?”

  张二伙:“全在井下。”

  记者:“他们两个有证吗?”

  张二伙:“没有,都没证。”

  记者:“都没证?”

  张二伙:“都没证,都没证。”

  记者:“那没证怎么让下井?”

  张二伙:“那矿上让下来。”

  记者:“那你们下井一天的工资多少钱?”

  张二伙:“八九十元钱。”

  包工队的农民工下矿,不仅没有任何下井资质证明, 更让记者感到惊讶的是,属于中二队的矿井施工人员告诉记者,在王家岭矿井施工的工人很多连最基本的下井培训也没有。

  记者:“他们都是下去采煤,有修理工?”

  工人:“也有修理工,也有采煤的。”

  记者:“有证吗?”

  工人:“都没证,都没证。”

  记者:“啊,没证?那你们下井之前培训过吗?

  工人:“没有。

  随着调查的继续进行,更让记者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在王家岭煤矿,记者遇到了负责安全监督工作的王家岭煤矿的安全员。这位安全员告诉记者,王家岭出事的煤矿施工现场,就是他平常负责监督的地段。

  记者:“您在矿上负责什么工作?”

  安全人员:“我是负责管安全检查的。”

  记者:“管安全检查。出事那段巷道是不是归你检查?”

  安全人员:“那都归我检查。”

  安全员告诉记者,作为专门监督安全生产的人员,他自己现在也还没有拿到资格证。

  记者:“你的安全资格证还没有拿到手”

  安全员:“对对 还没轮到我学习。刚去4个,刚学习回来。我正准备去学习、拿证的时候,这儿有事了。”

  记者:“就是说你通过考核没有”

  安全员:“我刚不是说了嘛,我们是轮批去学习,刚走了4个,刚回来。我们这儿正准备走,这儿出事了。”

  主持人:“把对安全性、专业性要求很强的井下作业,外包给毫无经验和资质的包工队,无疑于把这些农民工送进虎口,这家煤矿的管理混乱可见一斑。刚才我们采访的几位是采煤的矿工和安全员,而这次发生事故的工作段,是中煤一建27队的井下施工工作段之一,他们具体又是什么情况呢?”

  七、27队的发现

  那么,合乎规范的矿工应该具有那些资质呢?现在的这位安全员黄永忠以前在矿上工作过很多年,担任过井下作业的多个工种,黄永忠想记者展示了他以前用过的几个资格证件。他告诉记者,按照规定,凡是下井的人员,不管你从事的是哪一个工种,至少要具备两个证件,第一个是入井证,第二个是所从事专业工作的岗位资格证。

  记者:就普通的矿工也必须要有。

  黄永忠:都有,只要你入井就应该有。

  记者:那你比如说一般的矿工做采掘。

  黄永忠:他是从事打钢钎什么之类的工作,那就属于掘井证。采掘工,掘井证。

  记者:除了入井正之外还要有掘进工。

  黄永忠:对对,掘砌工。他就得有掘砌工那个岗位证。

  记者:至少你要具备两证才行。

  黄永忠:对对,入井证是必须人人都有。然后你干什么工作,必须得有什么岗位证。

  那么,这次出事的27队的井下施工人员是否都具备两证呢?记者在离出事矿井不远的一个偏僻角落,也找到了27队的队部。

  记者:王家岭特大透水事故,是发生在27队的工作面上,据当地的矿工告诉我们,这个27队并不属于,中煤一建63处,而是属于从外面请来的包工队,那么这个包工队是否具有,井下合法的开采煤矿的资格呢,我的身后就是27队的队部,我们一块去看一看。

  在27队队部办公室记者看到,这里的办公室人员并没有在组织救援的工作,而是有七名工作人员,正趴在桌上忙着抄写东西。

  记者:现在填这个表是干吗的啊

  工作人员:你干甚的?

  看到摄像机,其中一个人迅速的用纸把另一个人填写的东西挡住。

  记者:盖上干吗嘛?现在填这些培训表是干吗?我来看一看,你别动别动。

  但很快,这个人就迅速把他们所填写的东西从记者手中抢走,并把其它几份也一起收走。

  记者:填这些表是干吗嘛?

  工作人员:不知道 找领导 我们工人不知道

  记者:什么,找领导。

  工作人员:我们不知道

  记者:你们不知道 都别走啊

  在与时间赛跑,全矿上下都在积极救援的时候,出了事故的27队的工作人员却在忙着抄写东西,那么,他们在这样的紧要关头,抄的究竟是什么呢?

  记者:这边还有一份表,这是一个矿建施工,及相关人员安全培训考核的试卷,刚才我们来的时候,这些工人正在填表,但是我们发现这样一个试卷,在它的第三页就是答案,也就是说这样的一份表,全部都是抄出来的。

  27队的工作人员,正在抄写的,是农民工下矿所必须经过的安全考核测试的试卷,这份涉及生命安全的试卷,农民工只需要抄抄就可以过关,那么,他们为什么不在矿难之前就完成这项工作,非要等到矿难发生之后,才开始忙着填试卷呢?  

  记者:刚才很多人在这边填,

  工作人员:他们在这边瞎划呢,瞎划,没事没事。

  记者:你先别动,你先别抢,你先别抢。

  不一会,27队的技术员也走了进来,他告诉记者,27队一共有73名职工,其中有50多人进行井下作业。 

  记者:工人答不上这个试卷,是不是拿不到两证?就这么一个简单话题。

  技术员:这个的话应该是可以拿到。

  记者:就说不答这个试卷也可以拿到。

  技术员:嗯。

  记者:他们另外也不需要答其他的试卷

  技术员:应该是

  记者:也就是说我们两证,然后我们不会对他们进行考核,然后直接给他们发两证,技术员:项目部要求进行考核,要求考核,但是可能是执行力度本身没那么严格。

  就在王家岭煤矿的公告栏上,还张贴着1月7日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国家煤矿安监局联合下发的学习贯彻落实《煤矿防治水规定》,要求对企业从事防治水工作的有关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进行全面培训,要注意学习和培训的效果,做到不走过场,因为只有如此,才能对每天在煤矿井下成百上千的工人以及他们家属的生命和安全负责。

  半小时观察:多少生命的代价能够唤醒麻木?

  主持人:刚才节目中,我们看到27队队部这些工作人员试图掩盖的几张纸,实际上就是我手里的这份考卷。这是一份安全培训考核试卷,刚才看到的那几位工作人员正在加紧抄写印在第三页上的答案。我们不知道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我在这份试卷上,我看到了问答题第一题的题目就是:矿井透水事故前的征兆有哪些?答案里列出了十项征兆,从煤层发潮、挂红、挂汗,到更严重的裂隙出现渗水。这些征兆中的好几项都在3.28特大事故发生前出现过。如果这些农民工在下井前确实接受培训,并且通过了这项安全培训试卷的测试,结局是否会有不同呢?

  这样一份试卷,我今天拿着感到格外沉重。国家的各项安全制度已经细到了这种程度,但在实际执行中,却完全被忽视。我们的安全网上缺失的东西,可能不止是制度。 对事关生命安危的每个安全责任和细节的麻木将是对生命的漠视。(执行主编:鄢闻余  编导:李杰 赵晟  摄像:樊金峰 沈焱) 

.pb{zoom:1;} .pb textarea{font-size:14px; margin:10px; font-family:"宋体"; background:#FFFFEE; color:#000066} .pb_t{line-height:30px; font-size:14px; color:#000; text-align:center;} /* 分页 */ .pagebox{zoom:1;overflow:hidden; font-size:12px; font-family:"宋体",sans-serif;} .pagebox span{float:left; margin-right:2px; overflow:hidden; text-align:center; background:#fff;} .pagebox span a{display:block; zoom:1; overflow:hidden; _float:left;} .pagebox span.pagebox_pre_nolink{border:1px #ddd solid; width:53px; height:21px;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 text-align:center; color:#999; cursor:default;} .pagebox span.pagebox_pre{color:#3568b9; height:23px;} .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visited,.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visited{border:1px #9aafe5 solid; color:#3568b9; text-decoration:none; text-align:center; width:53px; cursor:pointer;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 .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hover,.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active,.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hover,.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active{color:#363636; border:1px #2e6ab1 solid;} .pagebox span.pagebox_num_nonce{padding:0 8px; height:23px; line-height:23px; _height:21px; _line-height:21px; color:#fff; cursor:default; background:#296cb3; font-weight:bold;} .pagebox span.pagebox_num{color:#3568b9; height:23px;} .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visited{border:1px #9aafe5 solid; color:#3568b9; text-decoration:none; padding:0 8px; cursor:pointer; height:21px;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 .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hover,.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active{border:1px #2e6ab1 solid;color:#363636;} .pagebox span.pagebox_num_ellipsis{color:#393733; width:22px; background:none; line-height:23px;} .pagebox span.pagebox_next_nolink{border:1px #ddd solid; width:53px; height:21px;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 text-align:center; color:#999; cursor:default;} 来源:央视《经济半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