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星游戏秘籍:阿米·星星的孩子 第十三章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11/20 16:06:06
第十三章   蓝色佳人
「彼得罗,你说过有些人你很难爱他们,是吗?」
「是啊。」
「不爱他们就不好吗?」
「当然不好。」我答道。
「为什么?」
「因为你说过爱是基本法则啊。」
「那你先忘掉我说过的话,假设我只是在骗你,或者是我错了。现在,想象一个没有爱心的宇宙……」
我开始想象没有爱心的宇宙会是什么情景--人人都以自我为中心,冷酷无情。
就像阿米说的,因为没有爱心,谁也不控制自我;人们你争我夺,自相残杀。我想起阿米提到的种种毁灭性能源,那些原子能、核能很可能为宇宙带来大灾难。我想象若是有某位当权者,为了个人私欲而枉顾全人类的命运,那么整个银河系就会发生连锁反应……
「没有爱,宇宙也就不存在。」我告诉阿米我的推论。
「那么是不是可以说:爱是创造,缺乏爱就是毁灭呢?」
「当然可以这样说。」
「谁创造了宇宙?」
「神创造了宇宙。」
「如果爱是创造,神又『创造』了宇宙,那么神身上有爱吗?」
「当然啦!」我脑海里浮现出这样的景象;一位圣洁无比,全身散发光辉的神正着手创造银河、群星、宇宙。
阿米笑着说:「请拿掉神脸上的胡须!」
他猜得没错。我又把神想象成一张有胡须的人脸,只是这一次神不是在云端,而是悬浮在宇宙空间里。
「根据刚才的推论,我们就可以说神是充满爱心的了。」
「当然!」我说:
「好,那神为什么要创造宇宙呢?」
我想了好久,不知如何回答才好。我抗议道:「你不觉得我的年纪还太小,不适合回答这么艰深的问题吗?」
阿米完全不理会我的抗议。
「你为什么要把刚刚吃的干果带回去给奶奶?」
「想让奶奶也能吃到这么美味的东西啊。」
「你希望她喜欢,对吗?」
「当然。」
「为什么?」
「为了讨她喜欢,让她高兴。」
「为什么你希望她高兴呢?」
「因为我爱她啊。」
原来爱心的另一个特点是希望所爱的人幸福快乐。这个发现让我吃了一惊。
「你就是因为想要奶奶幸福快乐,才希望她喜欢核桃,对不对?」
「对,就是如此。」
「神为什么创造人和世界、创造风景和美味、创造颜色和芳香?」
「为了让我们幸福快乐!」我高声喊道,因为明白了从前不懂的事情而兴奋。
「很好。那么,神爱我们吗?」
「当然。他非常爱我们,他为我们创造了整个宇宙。」
「那么,既然神爱世人,我们也应该有爱心。对不对?」
「对。」
「好极了。有什么能高于爱心的吗?」
「你说过爱心是最重要的。」
阿米笑着说:「我还说过;你要忘记我说过的话!因为有人认为;聪明才智是最重要的。对了,你打算怎么把这些干果送给奶奶?」
「想办法给奶奶制造一个惊喜。」
「为了制造惊喜,你会运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对吗?」
「当然,我要想一想怎么做才能让她更加高兴。」
「所以说,你的聪明是为了你的爱心服务的,总不会刚好相反吧?」
「我听不懂。」
「你希望奶奶幸福的动机是什么?是你的爱心还是思想?」
「啊,我知道了。是我的爱心,一切来自于爱心。」
「『一切来自于爱心』,这句话说得很好,因为宇宙的创造就来自于神的爱心。所以,你先有了爱,然后运用聪明才智让奶奶高兴,对吗?」
「说得对。聪明是为了发挥爱心而存在的。爱心是最重要的。」
「那有什么是在爱心之上的呢?」他问我。
「难道有吗?」我反问。
「没有。」他转身看我一眼,眼睛闪闪发亮。
「可是我们看到神身上有大量的爱心,那么神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
「如果有什么比爱心还是重要,那一定是神了。对吗?」
「啊,我想是的。」
「那比爱心重要的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
「关于有什么比爱心更重要,我们刚刚是怎么说的?」
「没有什么东西比爱心重要。」
「那么神是什么呢?」
「啊,你说过好几次了;『神就是爱心。』《圣经》上也是这么说的,可是我一直以为神是个很有爱心的人。」
「不,神不是某个人。神就是爱心本身,或者说,爱心就是神。」
「阿米,我还是不太懂。」
「我告诉过你:爱是一种力量,一种振波,一种能源,其效应可以用工具测量出来,比如『进化测量器』」
「是的,我还记得。」
「光也是一种能量或振波。」
「真的吗?」
「是的,不管是X光线、红外线、紫外线还是人类的思想,都是某个『东西』用来传递振波的媒介,只是频率略有不同而已。频率越高,那种物质或能量就越纯净。一
块石头和一种思想是同一个『东西』以不同频率振动的结果。」
「这个『东西』是什么?」
「就是『爱』。」
「真的吗?」
「真的。一切都是爱,一切都是神。」
「那么是神用纯粹的爱创造了宇宙?」
「神『创造世界』是一种说法,实际上是神『化』做了宇宙,『化』做了石头,『化』做了你,『化』做了我,『化』做了星星和云彩。」
「那么,我就是神了?」
阿米亲切地微微一笑说:「虽然大海是由海水组成的,但我们不能说一滴海水就是大海。你是用跟神同样的物质构成的,你是爱心,可是你振动的频率不很高。进化的结果可以提高我们的振动频率,而提高频率可以让我们识别和恢复我们真正的本质--爱。」
「提高我们的振动频率?」
「比如说,仇恨的振动频率很低,而你可以感觉到的爱频率就高了。」
「啊!」
「来!你用手指着自己!」
「阿米,你在说什么啊?」
「当你说『我』的时候,你会把手指着身体的哪个部位?」
我指指胸口,说了一声「我」。
「你为什么不指着鼻子、前额,或是喉咙呢?」
一想到说「我」不指胸口而指着身体其它部位,让我觉得很好笑。
我笑着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指胸口。」
「因为那里才是真正的『你』你就是爱,而爱存在你的心里。你的头脑就像潜水艇里的『潜望镜』一样,是个让你……」他指了指我的胸口又说:「感受外界讯息的工具,这个『潜望镜』里头还有一台计算机,也就是你的大脑。透过大脑的思考,你才能了解万事万物是怎么运作的,而且它也帮你支配全身的活动。最后是你的四肢,有了它们你才能行动自如,才能拿东拿西的。」
他再次指指我的胸口:「但是,你在这里!你就是爱心!所以,凡是作出任何违反了爱的事情就是反对自己、反对神的行为,因为神就是爱心。
「宇宙的基本法则就是爱,而爱又是促进人类发展的首要因素。所以说,神就是爱的化身。因此,唯有感受与付出爱,人才算拥有完整的灵魂。小彼得罗,这就是我对神的认知,以及如何应用到生活上的方法。」
「你说的一切道理,现在我都懂了。谢谢你,阿米。」
「就像你们《圣经》说的,爱或『生命之树』会繁衍出许多果实,而『感谢』就是其中的一种。」
「为什么叫做『生命之树』?」
「因为爱可以孕育生命,就像树木会开花结果一样。你听说过『做爱』吗?」
「听过。爱心的其它结果还有什么?」
「像是真理、自由、正义、智能和美,这些只是其中的一些结果。你自己试着去发现别的结果,然后要付诸实践喔!」
「哎呀,那可不容易!」
「没有人要求你做个完美无缺的人啊,彼得罗,即使是对太阳星球高度进化的人类也没有这么高的要求。只有神是完美的,是纯粹的爱心,而我们是神爱心喷洒而出的火花。
「只要我们试着贴近自己的本质,试着做真正的自己,就能无拘无束地过日子。这才是真正的自由。」
此时,舷窗外面出现了一片玫瑰色的亮光。使飞船内部整个沐浴在一片淡淡的玫瑰色中。我的心中充满了庄严的感觉。
「彼得罗,我们到了。看看窗……」
此时我的意识状态发生巧妙的变化,不再以平常的形式运转,但是,我很难解释它是如何变化的。我开始觉得我不只是原来的自己,而是还有别的身分。我不再认为自己是一个地球上的小孩,而是突然变成另一个「某人」;就好像我从一出生就忘了自己真实的身分,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名叫「彼得罗」的小孩,然后突然问恢复了记忆似的。我感到现在体验到的那种东西,从前我曾以别的形式体验过。那个世界和那个时刻,我觉得并不陌生。
此时此刻,阿米和飞船都消失了,现在只剩我一个人。我从远方来到这里,来完成一次找盼望了很久很久的相会……
我从明亮的粉红色云端轻轻坠落。那天是阴天,眼前的景象看起来是那么的祥和。
一片田园诗般的风景映入眼帘:一泓玫瑰色的湖水,湖面上有鸟群在嬉戏--看起来好像是白天鹅。在淡紫色天空的映照下,所有的景物或多或少都被染上淡淡的紫色,因此不容易分辨原来的色调。长在湖边的野草和水仙花颜色很特别;有些是绿色的,有些偏橘红色,还有些是黄、紫相间的颜色。
从湖畔周围向远方望去,可以看到长满鲜花和树木的平缓丘陵,像是五颜六色闪亮发光的璀璨宝石。天上漂浮着粉红与淡紫色相间的云彩。
我不知道是我身在那片风景里、是风景在我心中,或者是我和风景融为一体。现在回想起来,让我最惊讶的是那些花草竟然在唱歌!虽然当时在那里的我,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奇观。
有一些花草边摇摆边发出乐音,另外一些则向反方向摇摆,发出不同的旋律。
那些植物是有意识的!
水仙和花草在唱歌,随着旋律轻轻摇晃。它们在演奏我从未听过的最美妙的音乐:进化星球的生命之歌。
我伸展双手滑翔经过湖畔上空,无需摆动双腿便可以前进。一对天鹅带着它们的子女从蓝色的面纱后面文雅而恭敬地望着我,优雅地弯动长颈向我致意。我也热情地点头回应。天鹅父母要小天鹅们向我问好。我不知道牠们之间是怎么沟通的,不过,我想要不是透过心电感应,就是做了一个很小的动作,让小天鹅们了解父母的意思。
小天鹅们随即晃动长颈,尽管不大优美也不协调,有一瞬间还失去了平衡,但牠们马上就稳定身躯,紧张地摇摇小尾巴,继续骄傲地前进。这让我心里升起一股温暖的柔情。我热情地回应牠们的问候,保持彬彬有礼的风度。
我继续前进,向相会的地点飞去--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定下了与「她」的约会。  远处有个看起来像高塔的建筑物在岸边漂浮着,仿造日本建筑风格的屋顶由数条细长的柱子支撑着;某种开着蓝色花朵、粉红色叶子的藤蔓攀附其上,构成高塔的壁身。质地良好的木造地板上摆着一些五颜六色的垫子。天花板下悬挂着一些小装饰品,像是铜或金制的香炉以及蟋蟀笼。

「她」坐在垫子上。我感觉「她」与我很亲近、很熟悉,虽然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
「她」没有看我。我也希望延长正式相见之前的这点时间,并不着急。再说,我们已经等待彼此几千年了……
我向「她」微微弯腰行礼,「她」轻轻颔首回礼。我走进室内,两人眼神交会,并不开口说话。我感到这时如果开口就显得俗气,破坏了这次我盼望已久的千里相会。我们透过双手极细微的动作彼此沟通,像是某种富有美感的仪式,随之而来的情感撼动了我们。
所以,阿米刚刚说得没错,当语言不足以表达我们的感觉时,我们需要另外的交流方式,于是便求助于艺术。
我终于可以仔细看看那张陌生的面孔。她是个东方脸孔的美女,皮肤是天蓝色的。浓密光洁的黑发瀑布般倾泻而下,饱满的天庭中央有颗黑痣。
我对她感受到强烈的爱。她对我也一样。
我最期盼的时刻来到了。我的手缓缓靠近她的手……就在这一刻,眼前的一切倏地消失不见了。
不知过了多久,等我回过神来时,发现我仍然在飞船里,在阿米身旁。
看到窗户蒙上一层白色的雾气,我知道我们已经离开那个星球了。
 
阿米说:「……外……啊,你已经回来啦!」
我知道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极短暂的时间里--从阿米发出「看看窗……」到「外」的十分之一秒之间,一切已经发生又结束。窗外仍然弥漫着一片玫瑰色的云彩。
我感到失望而忧虑,彷佛从美梦中醒来后发现现实生活的贫乏。
或者一切都是相反的?难道我眼前所见的是恶梦,而刚才发生的才是现实?
「我要回去找『她』!」我高声大喊。
阿米让我好难过,因为他强行把我跟「她」拆开。他不能这样对我啊。我的心情依旧无法平复,另一个「我」的意识超越了一切。我一方面是彼得罗,一个九岁的小孩,但一方面又是一个……为什么我现在想不起来我是「谁」呢?
阿米温和地安抚我说:「以后还有机会。你会回去的,只是现在还不行。」
我知道他说的是真的,我会回去看「她」的。我还记得与「她」相会时那种「急不得」的感觉。我心里逐渐平静下来。
我慢慢地恢复正常,可是我永远不会是原来的「我」了。我是「彼得罗」,可是这只是暂时如此而已;另一方面,我比原来的彼得罗多了许多东西。我刚刚发现了自己的一个新天地,它超越了外表和时间。
「我刚刚去的是什么样的地方?」
「你去了一个在时间和空间之外的天地,那是另外一个世界。」
「我在那里,但是在那里的不是现在的我,而是另一个我……。」
「你看到了你的未来,看到了你一旦达到某种进化程度时,你会是什么样的人。比如,当你达到二千度左右的时候。」
「什么时候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你还有好几个时期的生活要过呢!」
「那我怎么能先看到未来呢?」
「一切都是安排好的。神的『剧本』已经写完,你刚刚只是跳过了好几页,先读到了后面的篇章。这么做是必要的,这是个小小的刺激,为的是让你明白造物主早有巧妙的安排。你可以把这件事写进书中,让大家都知道。」
「那个女孩子是谁?我觉得我和她是相爱的,就是现在我也是爱着她的。」
「神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安排她出现在你身旁。有时你能认出她来,有时候不行,这取决于你胸口的『理解中心』是否能感应到。每颗心都有一个无可替代的互补的部分,也就是所谓的『另一半』。」
「她的皮肤为什么是蓝色的?」
「你也是蓝色的啊。只不过当时你没有照镜子而已!」阿米笑着看我。
我马上担心地看看双手:「我现在的皮肤是蓝色的吗?」
「当然不是。她现在也不是蓝色的。」
「她现在在哪里?」
「在某一个地方。」阿米故作神秘地说。
「带我去找她!我要见她!」
「你怎么认得出她呢?」
「她的脸型像日本姑娘一样。虽然我现在一下子想不起来她的容貌,不过她额头中央有颗黑痣。」
「我跟你说过了,她现在不是那个样子,」阿米笑着说:「此时此刻她是个普通的小女孩。」
「你认识她?你知道她是谁?」
「我或许知道。彼得罗,你别急!要记住,忍耐才能保持内心的平静。时候还没到,不要先打开带来惊喜的礼物。生命本身自然会引领你前进的方向,每个重大事件后面部有神的旨意。」
「那我将来要怎么样认出她来呢?」
「要认出她不能单凭思想或理智,也不能有偏见或胡思乱想。你的心灵要和聪明才智和谐地一起运转。换句话说,只要运用爱心,再加上智慧就可以认出她来。」
「但是,实际上要怎么做呢?」
「要保持仔细观察的习惯,特别是当你认识一个你感兴趣的人时。但是,不要把心里真正感受到的讯息,和外界释放出来的讯息混为一谈;也要分清楚你真正感受到、理解到的讯息,和你心里的想法、欲望或不切实际的念头是不一样的。
「时候不早了,你奶奶就快起床,我们该回去了!」
「阿米,你什么时候回来?」
「你准备写书吧!我会回来的。」
「我可以把『日本姑娘』的事写进去吗?」
「你可以将所有的一切都写进去!但是不要忘了强调:这只是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