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木工程出国读博:吕宗恕:“旅游地产”掏空江河名胜? 万亩地产压住滇池水(南方周末 2010-3-31)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11/22 18:30:23

电子报 >>南方周末>>第1363期

“旅游地产”掏空江河名胜? 万亩地产压住滇池水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吕宗恕 发自昆明 北京 2010-03-31 18:29:11 来源:南方周末

正当地产商掏空我们口袋的同时,我们还应当警惕他们可能掏走我们生存的根本——环境。云南滇池和武汉东湖的遭遇,提示我们,以旅游地产为名的地产开发,已将生态风险放大到我们无法承受的境地

滇池污染久治难愈,感动中国人物张正祥现在忧心,地产开发会加剧滇池的破坏。 (CFP/图)

张正祥质疑的地产项目就在图中圈示位置 (梁伟驰/图)

可以感动中国,不可以阻挠地产

自地产业兴起时,云南滇池就始终没能逃脱地产大鳄的追逐。张正祥说,“哪怕在铁腕书记任内,滇池核心地带也被糟蹋了。”他说的是仇和治下的昆明。

张正祥,2009年度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人物,一个为保护滇池奔走了四十余年的昆明市海口镇村民。如今,最新的危机已逼近他的家门。

海口镇是滇池西岸一临湖小镇,一个名叫彩云湾的旅游度假项目意欲开工建设。该项目的建设单位是昆明彩云湾滇池开发有限公司。

据悉,这是一个以运动、休闲、度假生活为主的生态旅游项目,计划投资4.9亿元,主要建设生态湿地、精品酒店、会所以及分时度假公寓,项目总规划213.7万平方米。

在滇池边长大的民间环保人士张正祥指责该地产项目危及滇池的安危,这是他一以贯之的作为,并为之“被人开车撞断了右腿,还被多次追杀,”也因之得以感动中国。

按照《滇池保护条例》规定,滇池的面山(面对滇池)属于二级保护区,不得新建、改建和扩建与滇池保护无关的建设项目,也不得在滇池面山爆破、开山、开荒,建设住宅小区和其他建筑物。

而3月25日,南方周末记者在工地看到,从工地沿山坡下到滇池水岸,不过十分钟。连绵山丘已被撕破了山脸,褐黄色土层如翻转的耕地裸露在山坡上。

彩云湾项目地处海口镇浪泥湾村,紧邻生态敏感的滇池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工地上,湖风迎面拂来,还能听到水浪的声音。

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该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简本)显示,早在2006-2009年间,昆明市规划局、水利局、城乡规划委、发改审批办就先后批复了该项目相关规划,并计划于2013年12月竣工。当地环保局及《昆明日报》亦就此发布了公告。但张正祥记得,未等审批结果公布时,彩云湾已经开始了炸山、平地、铺路等前期工程。“只要到了现场,只要还有一点保护意识,这个建在滇池湖滨地带的地产项目就不可能被通过。”他质问。

据公开资料显示,滇池西岸至水面的湖滨地带以内为一级保护区,也是禁建区,然而,彩云湾还是把手伸进了这一滇池“禁区”。3月26日,南方周末记者试图向昆明市环保局索要彩云湾项目与滇池界桩关系图、与滇池风景名胜区关系图,未果。

这显然还不是孤例,在滇池西岸禁建区内,还有一排已经建好但尚未入住的别墅,目前,滇池管理局正与开发商交涉,希望将其拆除。

地产压住滇池水?

不仅是彩云湾,距其不到十公里的百草村,还有一处正在做前期准备的旅游地产项目——维港湾。本月初,该项目立告示牌时遭到滇池村民的反对。据了解,这宗地块总面积55.87万平方米,系昆明维港湾旅游度假开发有限公司投资开发。

张正祥担心的还不仅仅是面山的破坏,影响滇池景观,更忧心于久治不愈的滇池污染问题,会因为地产项目的陆续启动而进一步加剧,缺乏有效的活水一直被视为滇池污染根治不绝的重要原因。

尽管有滇池,但昆明仍是全国14个严重缺水的城市之一。研究了四十余年滇池的张正祥认为,滇池水位在今年西南大旱中之所以没有大幅下降,源于它有海眼和丰富的地下暗河补水。所以,保护滇池地下水源不受破坏尤为重要。

诸多史料显示,昆明地下水丰富,而滇池的丰沛水量被专家称为正是受益于此。

原位于昆明市区翠湖公园内的九龙池(因由九个出水泉眼而得名)曾是昆明自来水的第一个水源,1973年,因人防工程开挖地下防空洞,地下水系遭到破坏等原因,九龙池水源旋即干涸,五华山水厂不得不停产。

张正祥说,如果彩云湾、维港湾项目开建,会破坏地下水。而倘若此开发势头不予遏制,滇池难免重蹈九龙池覆辙,来水被截。

南方周末记者查阅的多本公开出版的水文地质图集显示,彩云湾项目所在区域属于滇池建设控制区,在滇池以西的山谷,分布有大量漏斗、落水洞、泉涌和地下暗河。滇池中,还有数个海眼(水底里冒水之处)。

在张正祥看来,在原本生态脆弱的滇池核心区修建地产,会污染地下水,甚至因建筑物承重问题阻断地下暗河。如果不加控制,就会出现又一个小黑桥水库的悲剧。

小黑桥水库位于滇池旁白鱼口村。2002年建成,耗资800万。蓄水第二年,水库水位下降,到第三年干涸。之后,见底至今。多位村民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没有修水库前还是一口满水的水塘,既能农业灌溉,还可养鱼,哪知修了水库反而干了底。在有关部门始终没能找到原因后,经过长期调查,张正祥给出了一个令当地人信服的解释,水库大坝压裂了地下暗河上的地表层,截断了暗河来水,水不知不觉消失了。

滇池水系是我国13大重点保护水系之一,亦是国家“三江三湖”重点治理的水域之一。上周,南方周末记者到访滇池时发现,海埂公园附近滇池水体已成墨绿色。张正祥说,这是蓝藻爆发的前兆。“一旦地下水被破坏,没有更多来水,滇池水环境功能就随即丧失,再返清也难了。”

但云南大学科技咨询发展中心编制的 彩云湾项目的环评报告仍是给出了肯定结论,“本项目不违反《滇池保护条例》、《昆明滇池国家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待批准),符合国家及地方的产业政策,符合相关规划,符合清洁生产、达标排放和总量控制要求,不改变当地环境功能。”

然而,就是这份持肯定态度的环评,最终被否。3月26日下午,昆明市环保局监管处施姓处长对南方周末记者称,彩云湾度假中心在环评审批前公示阶段,因不符合昆明市“四退三还一护”规定(退田、退塘、退房、退人,还湖、还湿、还林,护水),环保未获批准,自然也不能开工建设。然而,现实中的彩云湾项目确实动过工。

而另据国家林业局网站披露,2009年7月,昆明市国土部未经林业主管部门审核同意,就给彩云湾滇池开发有限公司使用林地发放了建设用地许可证。

南方周末记者从彩云湾项目公司得到最新消息,该项目目前不做了,至于原因,接听电话者表示不知情。

而维港湾项目,依旧顺势挺进,3月18日,预示开工的告示牌在滇池西岸边已经竖起,虎视眈眈地望着这一湖春水。

旅游之名

滇池的安全之虞仍未彻绝,武汉的东湖亦可能遭遇有史以来最大厄运。

最近有媒体披露,空降武汉的深圳华侨城集团,以超低价格拿到东湖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核心地带3167亩土地,计划将其中450亩东湖渔场水域填湖兴建酒店。消息甫出,引起民众强烈关注。

东湖是中国现有最大的城中湖,水域面积32.5平方公里,能有效调节温度和空气湿度。用当地人的话说,东湖还是武汉人的眼睛。

“我很震惊!”长江水利委员会水资源保护局原局长翁立达直言感受,不久前,他经过景区时发现东湖渔场已搬走,原来一直挂着牌子也不见踪影。至于如何规划开发,他忧心忡忡,并仍未见到公开报道。

按照原建设部1995年《关于武汉东湖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的批复》第四条规定:“严格禁止在风景名胜区内乱砍滥伐林木、污染湖水、开山采石以及乱建房屋等违法活动。”之后,湖北省人大颁布的地方法规也有类似明确规定。

面对各方质疑,武汉市东湖风景区管委会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填湖造酒店”消息不实,也不会有这样的计划,作为武汉市政府一级派出机构,也没有这样大的胆量,“否则,我们就不要这个位子了”。

但民众的担心仍难以消除,武汉素称“百湖之都”,也有湖泊保护的地方性法规,但填湖开发房地产早有先例,且屡禁不绝。武昌区的沙湖就被一地产项目人为隔成两半,原本的湿地周边现在成了堆积残砖破瓦的垃圾场,沙湖几成臭水湖。

不能回避的现实是,如今全国但凡有名的风景名胜区都正被或已被地产商视为风水宝地,类似新闻屡见报端,并在此实践基础上诞生了旅游地产模式。

旅游地产起步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包括海南、北海等改革开放较早的沿海地区首先兴起,随后风行全国,就其商业价值,本无可厚非,然而,不少在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内的别墅、酒店却披着旅游地产的光鲜外衣,对自然环境产生着潜在威胁,甚至是灭顶之灾。

公开资料显示,素有“千湖之省”美誉的湖北省,现存湖泊面积只及上世纪50年代的34%。而这些消失的湖泊中,不乏生态价值显著者,不少是房地产开发的“功劳”。

修订于2006年的《风景名胜区保护条例》曾对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保护有明确规定,禁止违反风景名胜区规划,在风景名胜区内设立各类开发区和在核心景区内建设宾馆、招待所、培训中心、疗养院以及与风景名胜资源保护无关的其他建筑物;已经建设的,应当按照风景名胜区规划,逐步迁出。

但实际的情形是,迁出者寡,逆风而上者众,不仅仅是武汉东湖、昆明滇池,诸多国家级名胜区环境敏感地带,均有旅游地产的踪影。

号称“天下第一秀水”的浙江千岛湖镇,现有两千多幢别墅、三千多套观光公寓,而早在1981年,这里就被批准为首批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武陵源国际度假酒店就坐落于风景秀丽的世界自然遗产、世界地质公园、国家森林公园的核心地——张家界市武陵源区。

可见,在旅游经济日益被视为绿色经济而倍受地方政府倚重的情势下,遏制住地产商以旅游为名侵蚀环境“禁区”的行径,早已非远虑。 http://www.infzm.com/content/43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