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棚卷帘机安装视频:天府早报 MZD永不见吴阶平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10/19 07:17:57
吴阶平这个名字可以说是闻名遐迩,他既当过国家领导人,又是一代名医,而他20年的中南海红墙岁月,更是让他的人生充满了传奇。他有过的职务和称呼很多,像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九三学社主席,还有很多学会的会长、红色御医等等。
吴阶平被国外媒体称为“中国医学界第一位的人物”。他不仅是一位优秀的临床医生,而且在医学科学研究领域取得的多项成就也在世界上享有很高的声誉。同时,他还是一位医学教育家。然而,他最喜欢人们叫他的,还是吴大夫。日前,央视《大家》对他进行了访谈。
保护主席遗体准备了蜡像备用
主持人:我们知道你是毛泽东遗体保护小组的成员之一,你为了保护他老人家的遗体,在地下室将近过了一年的时间,当时对保护他的遗体,它的科学之处是什么?
吴阶平:你要长期保护毛主席,就必须用干的跟湿的结合。白天瞻仰,晚上就下到水里头了,第二天再起来,这叫干湿结合。但是直到今天,我们这个瞻仰还是不理想的。
主持人:还有一个事,想向你求证一下。我听说就是现在,毛泽东纪念堂毛主席的遗体是假的,是蜡做的,是这样吗?
吴阶平:不是,当时是有这种情况,包括列宁,他都预备着一个假的。他预备着假的,没需要用。
周总理想做手术毛泽东不答应
主持人:我们知道,您在周恩来总理身边生活了20年,而且最重要的是,总理一生的最后一句话是对您说的。那么今天您能为我们描述一下,当时他对您说话的情景吗?
吴阶平:他最后见我,他管我叫吴大夫。他说吴大夫,按我们中国话叫回光返照了,他已经都昏迷过去了,又醒过来。他说需要你的人很多,吴大夫你去吧。我这儿没什么事了。
主持人:您是周恩来医疗小组的组长,应该说您是最早发现总理患了膀胱癌,所以当时是不是您是极力主张要动手术的?
吴阶平:对,我基本上是竭力主张动手术,可是周总理动手术,都需要毛主席批准。
主持人:但是我听到这样一种说法,不知道为什么您打手术的报告迟迟没有批下来,而且更有一种说法是说,当时如果他很快动手术的话,可能总理的生命会延缓很多?
吴阶平:这也不敢说一定,不过当时就是尼克松访华的前夕,所以毛主席他需要周总理来解决这个问题,来招待尼克松。毛主席说,你告诉他们动手术不要去想,你可以用中医中药,不能用手术,可以用针灸,可以吃中药,不能手术。那个时候,我们甚至想,我们能不能就说,周总理自己愿意手术。周总理自己是愿意手术的,可我们不能去说。因为我们要去说,周总理会说,我让你们不要说话的嘛,就违反他的意愿了。其实他个人也是想做手术的。
主持人:后来毛主席最后同意了,说可以做手术,从你打报告到他同意,是多长时间?
吴阶平:那好久了,恐怕不止一年吧。
小护士睡觉江青弄她下狱
主持人:周总理也安排您去给江青当保健医生,为什么?
吴阶平:江青她就是要找好医生,而且我从江青那儿还学到不少东西呢。江青去理发,那是刁得很的,你怎么弄都不好。所以她非常注意。
再比如举个例子说,她对屋内的温度要求严格得不得了,非常敏感,说是要21℃半。高了也不行,低了也不行,低了就说有贼风,有风吹她了。所以我们就非常谨慎。她有一个护士,这个护士非常勤奋,叫周素英,总是替她什么都想得很周到,但她还是不满意。后来她好容易安排江青睡着了,周素英累得也就睡着了。江青又醒了,一看这个小周呢,没有在,哎呀,不得了,赶紧就把她找来。那时候最大的侮辱,就是摘帽徽摘顶纱。结果这个周素英,就下到狱里头了。后来听说,周素英好几年以后才出来的。
写了一个报告毛主席永不见他
主持人:您到晚年,多少感到有点孤单。那么这种孤单,更多的是您在思想上的曲高和寡,还是说政治上的这种高处不胜寒?
吴阶平:不,我没有什么特殊。说一个事谈情,毛主席让我去看过一次病,毛主席说你是有名的专家。我说没有,我只是做点事情。当时毛主席只是有点发烧,要不照X片,就先打抗菌素,可他不愿意。我说他就摇头,我不能勉强,我就出来,周总理在外头等着呢。周总理说怎么样,我说他不同意。周总理说那怎么行,你给他再写一个。我说我不能写,他已经否定了我怎么能。可是周总理要我写怎么办呢?我说不好写,总理说你还是要写,为了毛主席的健康。我写了,毛主席从此就不见我了。所以这件事情非常微妙也非常复杂了。
看《三国》文革没挨斗
主持人:你很喜欢这个《三国演义》,是不是受了你父亲的影响?
吴阶平:对。小时候我父亲在纱厂里当头,做厂长,同时是总经理。他在那时候,实在是很特别的了。我7岁吧,刚刚认识字,他就让我看《三国演义》。
主持人:您对杨修之死印象特别深,那么从杨修之死,您得到的启示是什么?
吴阶平:我觉得一个人要聪明,不能卖弄聪明,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而且所有的事情不能看动机,要看效果。你动机好,效果不好,还是不好。你动机好了,效果也一定要好。所以要看动机,不要看效果。特别是政治上,效果不好就不得了,是不是?
主持人:那是不是说从小看《三国演义》,影响您后来的为人为官?
吴阶平:是,影响很大。
主持人:那么它是一条什么样的原则呢?
吴阶平:那就是说你凡事要从远看近看,可能性看,不可能性看,都要想到了,要随机应变。我也没什么本事,我也说很奇怪的就是,文化大革命谁都挨过斗,惟有我没挨斗。
从政是一种自然发展
主持人:你是在医学上,就是在您的医术最高峰的时候,突然转向了为政治服务。那么这突然的转变,是您心甘情愿的吗?
吴阶平:好像是很自然的一种发展,民主党派参政议政是咱们国家的既定方针,中国共产党领导,多党合作,我是九三学社的成员,而且参加得很早。我参加九三学社是1952年,由于这种情况,就到了政界了。
主持人:那么到政界是您心甘情愿的吗?
吴阶平:无所谓,很自然的一种发展。
据央视《大家》
新闻人物
吴阶平
1917年,吴阶平在江苏常州一所大宅院里降生,父亲为他取名泰然,号阶平,希望自己的孩子走一条逢山有路的平坦人生。吴阶平16岁考入著名的协和医学院,1947年,他远赴美国,师从于诺贝尔奖获得者、现代肿瘤内分泌奠基人哈吉斯,解放前夕,他学成回国,工作于北大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1982年,吴阶平调任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3年后,他回到母校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担任校长。1993年,吴阶平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2003年3月,吴阶平从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位置上退了下来,开始了真正属于自己的晚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