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棚木耳的种植技术:巴菲特致股东信节选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10/18 16:52:01


菲特一年一度的致股东信向来会吸引众多关注。本文节选了其中一部分。
我们不做什么
很久以前,查理(Charlie)就阐述过他最大的野心:“我只想知道我会死在哪里,这样我就永远不会去那个地方。”这点智慧是受了伟大的普鲁士数学家雅可比(Jacobi)的激发,后者提出“反转”有助于解决难题。(我也可以说,这个反转法在不那么高深的层面也有效:把乡村歌曲反过来唱,很快你就会拿回你家的汽车、房子,还有你老婆。)
以下是我们如何将查理的想法应用于伯克希尔的一些例子:
──查理和我对于我们无法评估其前景的业务避而远之,无论其产品可能有多激动人心。过去,即便不是聪明绝顶的人也可以预见,诸如汽车(1910年代)、飞机(1930年代)、电视机(1950年代)等行业会出现惊人增长。但接下来的前景中也有一些充满竞争的态势,可能扼杀几乎所有进入这些行业的公司。就连其中的幸存者也往往是伤痕累累。
即便查理跟我能够清楚地预见一个行业未来的强劲增长,也并不意味着我们能够判断其利润空间以及资本回报如何,因为有众多竞争者在争夺行业霸主地位。在伯克希尔,我们坚持选择那些未来几十年的利润前景看上去容易预见的业务。即便如此,我们还是会犯下许多错误。
──我们绝不会依靠陌生人的好心。大得不能到不是伯克希尔的依靠。相反,我们会一直安排好内部事务,这样我们所能想到的任何资金要求都能够通过自身的流动性解决。此外,这种流动性也会不断地因我们众多且多元化的业务的收益源源不断而得以更新。
──我们绝不会尝试迎合华尔街。那些依据媒体或分析师评论而买进卖出的投资者和我们不合拍。相反,我们需要的合作伙伴是出于希望长期投资一项业务的理由而加入伯克希尔,而他们自己懂得这项业务,并且这项业务遵循的政策也得到他们的认同。如果查理和我要跟一些合作伙伴一起进军一个小企业,我们会找那些与我们意见一致的人,因为我们知道,共同的目标和命运才能令所有者与经理人之间的商业“联姻”美满。规模可以无限扩大,但这一真理不会改变。
难以忽视的真相(董事会过于兴奋)
我出席过数十次讨论并购问题的董事会议,通常情况下董事们都受到索价高昂的投资银行家的指导(还有其他类型的投资银行家吗?)。毫无例外的,银行家们总是向董事会提供有关被收购公司价值的详尽分析,主要强调其价值为什么远超过市场价。然而,在我做董事会成员的五十余年时间里,我从未听到投资银行家(或是管理层!)讨论所付出的东西的真正价值。当一项交易涉及收购方发行股票,他们只是简单地用市值去衡量成本。而如果收购方反过来成为被收购方的话,他们又可能会说,收购方的股票价格低得可怜,根本不体现它的真实价值。
如果一桩收购案考虑用股票进行收购,而董事们在征求顾问的意见,那在我看来,只有一个办法才能实现理性、平衡的讨论。董事们应当再雇请一位顾问,反对拟议的收购,顾问的费用与交易未能进行挂钩。要是没有这剂猛药,那我们在使用顾问方面的建议还是一样:不要问剃头匠你是否需要理发。
结束语
86岁的查理和79岁的我都极其幸运。我们出生于美国;有了不起的父母,保证我们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享受了美妙的家庭生活和良好的健康状况;而且我们都天生具有商业头脑,相较于为社会做出了同样多甚至更多贡献的许多人来说,我们获得了与自己天赋不相符的巨大成功。此外,我们一直热爱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得到了富有才干、精神振奋的同事数不尽的帮助。事实上,这么多年里我们的工作越来越让人迷醉;我们恨不得跳着踢踏舞来上班。要是在逼不得已的时候,我们会乐于花大价钱保住自己的工作(不过可别告诉薪酬委员会(Comp Committ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