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码桑蚕丝连衣裙夏:徐汉雄:风水欲入正席公权须防买醉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20/02/29 01:26:10
对风水等民间信仰项目入非遗的问题,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2日表示,不能草率地或者盲目地下结论,“应该做一些深入研究。我们对一般性地否定或者肯定都是反对的”。
民间有关风水申遗的话题由来已久。风水是科学是迷信还是文化,抑或兼而有之,作为学术问题自可讨论,不妨辩证看待。
客观地说,“建筑风水文化是中国传统建筑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点无须讳言;“它所强调的和谐、循环、平衡等观点,对于今天的循环经济和可持续发展具有参考价值”,似也说得过去。不过,不管“风水”是被误读还是被人有意只取糟粕,现实中,“风水”所体现出的迷信成分也是不争的事实。尤其是一些官员乐此不疲中丑态百出,令人忧虑痛心。
不少官员多少都有点迷信。体现在对风水的迷信上,也是怪事多多:重庆市烟草公司原副总经理冯某热衷于看风水,历时3年修建一座豪华“活墓”,上书“官爵至五品”;2000年,山西交口县被曝出县委大院为“补风水”,内有深埋达6年的“镇邪物”、“升官符”;今年年初,河北高邑县被指因政府大门风水不好,在街上放报废战斗机寓意“飞黄腾达”。
官员一迷信,则用权力来烧香,浪费的是纳税人的血汗钱。风水作为民间信仰,自当理解尊重。有人从风水中看到科学,有人看到迷信,也是不可一律的事。民间要申遗,亦可乐观其成,只是风水欲入正席,须防公权趁机陪酒买醉。
根据规定,风水申遗首先要由国家正式单位提出申请,而这又要由地方先提出。那么,风水申遗谁来领军?会不会跟名人故里之争一样好戏连台,地方上为了利益纷纷上马“风水”项目?一个贫困县都以参与世博的名义斥资建造山寨中国馆,联想到近年的浙江横店拟筹资200亿元重建圆明园,南京冒出7亿元的江宁织造府等文化大手笔,风水申遗一旦开启,争风水遗迹、打造风水“政绩”的形象工程会不会一哄而上,以及假风水会不会大行其道,倒是值得警惕的事。
摘编自《中国青年报》6月4日文/徐汉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