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士哑铃练胸多重合适:谈门当户对和夫妻关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12/12 22:20:05
谈门当户对和夫妻关系
2010-05-13作者: 执子之手 联系作者
  我想,“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
  在佳缘这么长时间,交谈过的女性也不少,总的感觉是只要双方谈得来,就可以继续交往下去,哪怕没机会谈情说爱,但是仍然可以成为交心的朋友。人是群居的动物,跟其他个体精神交流是生活的重要内容。
  但是很多时候,可能交谈一两句,你马上就可以感觉到双方话不投机,如果不是出于礼貌,可能马上就会挂断电话。有的时候是因为我感觉对方太急功近利了,有的时候是因为对方跟我价值观出入太大。
  如果男人女人要谈情说爱,我是赞成“门当户对”这个标准的。其实这个词的含义是很广泛的,比如相似的生活经历,相似的家庭情况,差不多的学历,共同的爱好等等,都可以看作是“门当户对”的内容。这些相似的东西,是可以很快拉近两个人的距离的。
  但是有时候,不是“门当户对”的情况,也可以成为佳话,所以才会有“灰姑娘和白马王子”这样的故事,才会有某王室成员娶了平民老婆的新闻,才会有那个82岁老羊头啃28岁嫩草的故事。但是这些故事都有一个特点,就是男的这一方,有钱有地位,女的这一方,大多很普通,但是年轻,或者貌美,或者年轻并且貌美。我们很少听说有倒过来的情况,不是吗?
  我想,存在的东西,肯定有它的合理性。这可以从人类的动物性的一面来分析这个问题。生儿育女是动物的本能,人类也是如此。作为雄性动物,它如果可以占有尽量多的雌性,它就可以有更多的后代,所以一般雄性动物都比较具有攻击性,好表现自己。当然,动物界一般雄性都比雌性漂亮,唯有人类相反,雌性比雄性漂亮。这个可能跟人类文明进化有关,不能单从动物性的一面来解释。这个独特的情况怎么形成,我不知道,反正它就是事实存在。最直接的例子就是人类女性的胸部具有审美价值,但是其他任何雌性动物(可能结论有点武断)的胸部只具有它最原始的功能。
  从这一点来说,男人好色是本性,是天生的。否则女性打扮出来给谁看呢?
  雌性动物,因为生理特点的限制,它无论跟多少雄性动物XX,它的后代数量不会提高,它只能一个一个的生。所以,雌性动物没有跟更多雄性动物XX的需要。而一个强壮的,有地位的雄性,很明显可以让它的后代更健康,成长环境更好。所以,雌性动物往往有跟强势的雄性动物XX的需要。这种结果,可以使整个族群优胜劣汰,是有利于整个群体的。
  体现在人类身上,就不难理解女性希望男性强壮,强势,有经济能力,有地位。因为这样可以保证她的后代有一个好的生存环境。不是女性势利,而是她的本能如此。
  人虽然是万物之灵,但归根结底仍然是动物。所以,人有人性的一面,也有动物性的一面。比如男女XX这个事情,基本上就是动物性的一面,本能而已。
  所以,这个社会对待婚姻的态度,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基本上是认同男人强,女人弱的组合。比如男的有社会地位经济地位,女的地位一般,比如嫁大腕、大款、豪门、2奶、3奶、N奶就是这种情况。但是二者地位相差悬殊,又如何说是“门当户对”呢?所以女人就要具有“门当户对”的本钱,这就是她的青春和美貌,或者魔鬼身材。前面已论述,男人好色是天性,女人找强势男人也是天性,所以,在这里,两者各取所需,也是一种“门当户对”。
  当然,人类因为是万物之灵,具有人类特有的情感,所以,也就有了看起来不“门当户对”的情况。这种情况的发生,是因为情感因素的存在,即所谓的“爱情”。
  我在美国去语言学校学习了好几年,认识这么两位女老师,两位均是白人。教师职业在美国收入也不错,年薪有4万美元左右。一个个子比较娇小,她的老公是她以前班上的学生,认识她的时候还是一个非法居留的南美移民,讲西班牙语。一个是白人,意大利后裔的美国公民,一个是南美来的非法移民,但是这个男人最后把这个白人老师娶到了,还生了2个很可爱的女儿,他们也买了房子,这个女老师觉得自己很幸福。另一个白人女老师,个子高高大大,硕士学历,她的老公是全职在家带孩子,一家人的生活都靠这个女老师的收入,她不觉得自己跌份,还跟我们津津乐道,我看得出来她感觉自己很幸福。
  这两个例子,在我们中国人看来,显然是有点“门不当,户不对”的。但是,这样的组合在美国却有很多。
  所以,我得出一个结论,中国人的传统婚恋观的形成,跟几千年的文化遗传有关,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贫穷。由于贫穷,你没有安全感。安全感是一个人的基本生存需要。当没有安全感的时候,很难苛求你有什么信仰,或者奢谈爱情。所谓“贫贱夫妻百事哀”是很有道理的,你的小孩上不起学的时候,你们两口子不吵架才怪。
  中国人的信仰,已经从小被某党用洗挠(抱歉,可能打错了,应为“脑”)的手段给摧毁了。大多数人,只要进了学校,就被灌输要立志为“共惨主义”(再次抱歉,可能再次打错了,应为“产”)奋斗终身,在你甚至连“主义”是什么意思都不明白的时候,就强迫你要表态为你不明白的这个东东奋斗终身,荒唐吗?无耻吗?纵观当今世界,如此荒唐无耻者,无人能出其右。当你长大之后发现“共惨主义”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局的时候,你的信仰就彻底地没有了,剩下的只有唯利是图,可以为了个人利益而不择手段,所以,我么才有了毒奶粉,毒大米。整个社会,人与人之间没有一点诚信可言。
  西方人更注重精神上的交流,是跟他们的富裕和信仰分不开的。因为在他们信仰的东西里面,是认为“人人生而平等”的。既然人无贵贱之分,那么还讲什么“门当户对”呢?当然,实际上西方人还是讲“门当户对”的,但是在普通老百姓如你我之中,存在着不“门当户对”的舆论基础。
  我这里只说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不讨论富豪和有钱人。你能在这里看到我写的这些东西,证明你也跟我一样是个普通的老百姓,否则,你肯定没有时间,或者不屑于一直看到这里的。
  那么,我已经在美国呆了这么久,思想慢慢西化了,是赞同“人人生而平等”的,因此我也就在人与人交往的时候,更加注重两个人是否可以谈得来了。
  我是在成都出生长大的,虽然没有北京上海那么牛B,她也是个大城市。我小时候也是很歧视农民的,也是看不起外地人的。这是因为整个社会风气如此。人生下来是一张白纸,尚不能自食其力,懂个屁!歧视,也是大人教他的,或者受社会风气影响而形成的。没有哪个人一生下来就坏透了的。可是,我到了美国这么多年,我已经不再有歧视的观念了,我觉得你生在农村也好,你生在贫穷之家或者富豪之家也好,我跟你是平等的,至少在人格上是平等的。我觉得我一生下来就有所谓的“大城市户口”,对那些生在农村的人来讲,太不公平了。我今天内心为此充满了愧疚,我觉得我们整个国家,整个社会,都应该为我们人为制造的歧视和不公平而向那些曾经受到/现在正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人们道歉,给他们应有的补偿。我们不应该为享受到了不公平政策带给我们的利益而沾沾自喜,我们应该为占了弱势群体的便宜而羞愧。(我自己也应该算作弱势群体中的一员,在此我特指那些比我们还要弱势的群体)。
  有了这个“人人平等”的观念做前提,所以我就不可能有“大男子主义”思想存在,当然我也就不再认同“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了。(参见博客“我的婚姻观:做女主人还是女佣人?”)因此我不排斥女人可以比我强,比我赚得多,比我能干。当然,我不排斥人家,人家可能排斥我。没关系,我这个人的灵活性是很强的,我也是一个很讲道理的人。如果真有这么一个女性对我PETER有意,如何才能打消她的顾虑呢?
  首先,我没有要占任何人便宜的思想,我以占人家便宜为耻,以自食其力为荣。我到了美国之后,从来没有要求任何人无偿帮助我。当然,我接受过很多人的无偿帮助,那是他们自愿的,我从来没有主动要求过,而且,这些无偿帮助过我的人,大部分是美国人。当然,限于自身能力有限,我也不主动无偿帮助其他人。这不是我自己的国家,我是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求生存,我来这里的起点也很低,我首要解决的是自身的生存问题。但是,我起码可以做到不给这个社会添乱,不去麻烦其他人。
  我很乐意结识能干的女性,我很愿意从他人身上不断学习。所以,你学历比我高,条件比我好,如果你不介意,我是一点也不介意的。如果有这样的女性,欣赏我的性格,愿意跟我朝婚姻的方向发展,我不介意,也没有任何心理压力。男女谈情说爱,除了爱之外,最大的问题就是经济关系。无非是经济能力强的一方,担心经济能力弱的一方有其他动机。这种情况普遍存在,毕竟夫妻之间的爱,还是不如父母和子女之间的爱那么无私。父母和子女是血浓于水的,父爱母爱是天性,是本能,是无私的,不求回报的。夫妻是后天认识的,夫妻关系是可以解体的,夫妻之爱是可以消失的。现实生活中确实存在某些人因为婚姻而不当得利,因为人性都是自私和贪婪的,只要有条件,大多数人可能还是希望不劳而获的。要是你的条件比我好,但是又有这样的担心,很好办:把我们的婚前财产公证了,双方可以说好对家庭各自承担一半的经济责任,多余的属个人自由支配,如果离婚了,谁也不要试图因此而不当得利。我今年已经40岁了,我是一个对物质没有太多要求的人。我没有要给子女留下遗产的概念,我也不玩把财产带到天堂去那么虚的东西,我只想在有生之年可以真正地享受生命的美好,我希望我的人生是完整的。我理解的完整(请注意我不是说“完美”)人生,包括男婚女嫁,包括生儿育女,包括相敬如宾,包括相濡以沫。
  不管可能的婚姻甜也好,苦也好;不管将来的子女孝也好,不孝也好,成龙也好,成虫也好;这些过程是完整人生的重要组成部分,就算是一杯苦酒,我也把它喝了。
  如果夫妻关系中,把其他不良动机的可能性事先排除,主要以感情和两个人的沟通和交流来维系,我想,应该是可以做到同甘共苦,分享生命中的喜怒哀乐的。
  人生需要各种体验,我希望你可以和我一起来体验。
  我希望自己可以找到这么一个女性,我们彼此欣赏对方,我们彼此信任着,承诺着;我们彼此包容着,感动着;我们彼此依偎着,相濡以沫着……
  我希望我能尽快找到这么一个人,我真的愿意“执她之手,与她偕老”。
  由于我还没有放弃这个“相濡以沫”的梦想,所以,才能让我坚持写出这些长篇博客来推销我自己。
  我在佳缘这块地里“守株”,你愿意成为那只撞树的“兔”吗?我会一直守到你来了,然后我带你一起回家。
  谢谢你花费宝贵时间来阅读我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