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版哪吒小说:李讷为何在韶山下跪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12/12 21:27:13
李讷为何在韶山下跪

作者:一 清



没有人知道这一天的韶山会发生什么。一切都还是那样的悠闲与漫不经心。

晨霭与炊烟合在了一处,它们顺着山角的松尖缠绕,再缠绕,慢慢地,消失在远方的风中……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正是全国非毛最厉害的时候,韶山的失落感,跟飘荡在这山间的晨霭炊烟一样,不知所终。

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时段里,一个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早晨,毛泽东的女儿从长沙出发了,她是往韶山来的。

(一)

李讷出生在延安,但是她认为她的老家应该是韶山。李讷为江青所生,是毛泽东主席的满女儿。毛泽东一直将她视为掌上明珠。

1961年,正在患病中的李讷曾跟父亲说:“爸爸,要去韶山看看。”父亲见病中的李讷有些虚弱,没有同意,说你病好了再说吧。

此后李讷从北京大学毕业了,接着就发生了那场运动。李讷也不可避免的卷了进去。或者是因为有毛泽东这样的父亲,或者因为有江青这样的母亲,李讷登上了《解放军报》总编的位置。父亲去世后,李讷从巅峰滑至谷底,失去了往日的欢乐与自由。想到父亲、想到韶山,想到自己这么些年来,特别是父亲在世时没有来韶山,她深深后悔了。

她一直在寻找着来韶山的机会。

1984年8月,李讷终于踏上了去韶山的列车。

(二)

李讷所走的路,就是二十五年前父亲回乡时所走的路。

风从耳边吹过,她能感觉到,这是曾经吹过父亲脸颊的风;溪从脚下流过,那粼粼的波光,也能折现出当年父亲的身影……

李讷沉默地注视着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

这次到韶山,李讷心里一直有着一个沉重的负担。

她不敢一个人来,也不敢亮出了自己的身份和姓名。

为了这,她去云南怒江军分区,接回了刚办好了离休手续的丈夫王景清。王景清是怒江军分区参谋长。

在韶山管理局的接待名单里,就只有王景清参谋长作为参观者的名字。

王景清出现在韶山故居的土路上,大家将他簇拥在中间,陪着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参观。

李讷远远地拉在后面,心在与这一片土地对话,也似在与亲人诉说。在参观毛泽东少年时代劳动的一些家具时,李讷手摸着父亲儿时用过的家什,内心里涌动着一种难言以状的情绪。为了不让其他的人注意到她情感的变化,她再一次将自己拉远了与参观人群的距离。

李讷抚摸着旧时父亲的劳动用品,似乎能感受到依稀残留的余温,内心百感交集。

她的行为,让韶山管理局的几位陪同参观的负责人感到有些奇怪,不知道王参谋长为何还带来了一个穿着很土的中年妇女。

在从堂屋里穿过,进入牛栏房时,李讷靠在门框上,情感难以自持,王景清将其看在眼里,他想去扶扶她,但是,昨晚她的嘱咐是那么的坚决。王景清放弃了,只是埋头跟着陪同的人群往后山晒谷坪方向走。

一行人上了晒谷坪。

晒谷坪下,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这是毛泽东同志小时候劳动的地方”。

李讷也看到了这块牌子,这块曾经多次出现在她梦中的田地与标牌。

李讷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她的内心翻江倒海般,涌动着对父亲的怀念,泪水像山涧溪流的水,奔涌而出。一声压抑的哭声,重重地从胸腔里喷了出来。她一下跪在那块父亲曾经劳动过的田埂上,一双手向泥里挖去,挖去,并深深地插在泥土里!

 她的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人们不知道这个沉闷地饮泣着的中年妇女是谁。

(三)

 王景清立即冲出了人群,跪下来,扶着李讷。他那军人的大手,殷殷地为她擦去泪水。

 王景清觉得再也不能隐瞒什么了。他扶着李讷,向韶山管理局的领导人解释说:“这是李讷,是毛主席的小女儿李讷!”

 李讷?毛主席的幺女儿李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当惊呆了的人们仔细打量时,这才看清楚了这位酷似毛泽东的女人是谁。

 李讷已经擦干了泪水,她怔怔地望着父亲劳动过的土地,父亲小时候爬过的远山,心里不知什么滋味,酸甜苦辣痛,什么都有。

 韶山管理局的负责人责怪李讷:“你怎么不告诉我们一声啊?你这是为什么啊?”

 王景清言语不多,想说些什么,没有说出来。

 还是李讷说出了自己的忧虑:“我是江青的女儿,我母亲做了很多让人愤恨的事,所以,我怕……”

 一位领导含着泪说:“不错,你是江青的女儿,但是你更是毛泽东——毛主席的女儿啊?你回到了韶山,这里不就是你的家吗?”

人群里一阵唏嘘,所有的人都心事重重地哭了。

一位当地的妇女像是呆了,手中提着的猪草篮子掉在地下,泪水在脸上漫流着,谁也不认识她……

 呵,历史啊,政见啊,你要怎样地去捉弄生活中的人们?!

 远处的韶峰,似乎见证了这一幕的沉默,脚下的土地,这块曾经是一代伟人儿时劳作过的土地,同样见证和记载了世纪沉浮后的辛酸!



(晒谷坪里的人一下子都惊呆了!)

(四)

 李讷回来了!

 李讷回韶山来了!

 毛主席的小女儿李讷回家来了!!!

 韶山的亲友们,韶山的老乡们,韶山的老人、少年、穷农户、富商家,所有的人,都奔走相告,就像当年毛主席回韶山来了一样,人们在传递着李讷回来了的消息!

 人们把手伸过来,李讷也把手伸过去,一双双的手,一声声的呼喊,好像离别了几个世纪,几千年。是对谁的怀念,谁都心里清楚,但是,那是1984年啊。1984年的季候,乍暖还寒啊!

 李讷眼里还噙着泪水,但这泪水已经不再酸涩、不再苦楚。她没有想到,从来没有来过的韶山,从来也没有见过的乡亲,把她当成了女儿,当成了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