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人有好处的动物:心若一动,泪就千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05:12:25
人都说一死万事空,

  很多事情都一直存在的,

  不堕不灭,

  无生无死。

  ----题记

  我是一名鬼卒,一个轮回司主手下的小喽罗。 我们可算是天上地下最低贱的生物,只能在黑暗的地狱里生活,永生永世。我的职责就是在奈何桥边巡逻,是个清闲的差事,因为这里除了偶尔经过孤魂野鬼,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会有。

  我经常呆呆的坐在奈何桥边,呆呆的看着孤单的魂魄,孤单的飘来。天天,月月,年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有一天,轮回司主把我叫去,说我忠于职守,因为我已经在奈何桥巡逻了300年,没有出过差错。所以他让我做了勾魂使者,让我有机会去人间看看。  

  人间的确很好啊,什么都有,比起那只有阴沉和黑暗的地狱简直就是梦一样。可惜我每次去人间都是半夜,而且都是去拿别人的魂魄。日子久了,我知道象我这种人,不,应该是鬼怪吧,是人们最害怕最痛恨的,因为我们一去,就意味着人间生活的结束。我只有苦笑,因为人既相信命运,又害怕命运,顺便连我们也恨了进去。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百年又匆匆过去了。轮回司主对我说,你已经有400年的道行,等到你有500年道行的时候,你就能去人间轮回,或者在地狱修行,去做一个神仙。

  当时我很开心啊,开心得笑了,这也许是我第一次笑吧。在场的白无常大哥取笑我,说我笑得比鬼还难看。我想:我本来就是鬼,而且白无常笑得比我还难看,人一见他笑,多半会吓死。

  最后100年的时间里,我继续努力的办着轮回司主交给我的每一件事情。可是我觉得这100年比原来的400年还要漫长,我多么期望它快一点过去,到了那一天,我一定要去轮回,……   

  一天,我信步走到奈何桥边,黑暗里隐约传来一阵轻微的抽泣。我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个女鬼在那里哭。我问她为什么呆在这里,她说她不小心弄灭了照亮轮回路的灯笼。我心情好的时候也乐意帮助别人(鬼),偏那时我的心情很好,所以我就说我可以带她去轮回司。

  她擦了擦眼泪,对我嫣然一笑:“谢谢你。”刹那间,我的胸口好象被什么猛击了一下,心里好乱…… 我从来没有见过笑得如此好看的鬼魂,我只觉得自己的脚好象变软了...

  

  了轮回司的司主查看了她的记录,说她是枉死的,不能投胎转世,只能住在枉死城。她一下子哭了起来,我也一下子心软了,问司主可不可以让她去投胎。司主发了火,骂了我一通,骂得我浑身发抖,她也吓得不敢再哭。我垂头丧气的带她去枉死城报到,路上我一句话也没有说。

  到了枉死城,我让她进去,她点了点头,走进城去。我目送着她远去,这时,她回头看着我,又说了一句:“谢谢你。”她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城门,只留下我呆呆的站在那里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我惊奇的发现我还挂念着她。

  于是我偶尔就会跑到枉死城去,偷偷的看看她。我发现她经常很早就急匆匆的跑到望乡台去,在那里看上一整天,然后哭泣着离去。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她哭的时候,我也想哭……

  春天已经悄悄离去,零落的杨花已经化做漫天的飞雪。燕子回时,天际陪伴着灿烂的落霞,远去的已经消失在如水的眼眸,新来的早就烙上心头。无意间,有一种隐隐心动的心绪却似乎依然萦绕心头,不曾随南燕归去。

  那年清明,我找到了她的坟墓。一捧黄土前,一杯水酒,三色果品,两个痛哭的人,一个大人,一个小孩。我呆呆的看着那两个人,一种从来不曾有过的伤心,失落一直萦绕在我心头,我在那里呆了很久,一直到深夜。喝了一杯人间的酒,劣酒苦涩,心里却感觉不出是什么滋味。

  有一次,我不经意问白无常大哥,枉死的人怎么样才能投胎。他说需要因果。我问什么是因果。他说因果其实也就是代价,如果有人把投胎的机会让给没有机会的人,那么这个人就可以投胎了。

  他又说,这机会白痴也不会愿意让给别人的。日子又过去了很久,轮回司主把我叫去,说我已经满了500年的修为。问我有什么选择。我说我愿意去投胎,轮回司主问我愿意去哪里,我说我愿意让她去投胎。

  司主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白无常更是惊奇得舌头掉到了地上。司主告诉我,如果我放弃500年道行的话,将重新去做一个鬼卒。我说:“我愿意这样。”

  说完,我静静的离开了,这时我的心里很平静,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她走的那一天,我偷偷的看着她,直到她喝了孟婆婆的茶汤,上了转轮台。

  远远的,我已经看不到她了,我忍不住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望向远方。

  孟婆婆吃惊的看着我,慢慢叹了一口气,继续摆弄她的茶汤……

  我又变成了一个鬼卒,还是负责巡逻,我天天都会去奈何桥头,去看看。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再见到她......

   梦中泪痕 ,日子又过了一天又一天,我在桥边守了一天又一天,日子多得我已经数不清了。轮回司主又把我叫去,说我又在地狱守了500年了,可以再选择自己以后的路了。

  司主说完话,我茫然了,又是一个500年了,这500年里我天天都守在桥边,但我怎么一直没有看见她回来呢……

  司主看见我神智不清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迷迷茫芒中我又走到了奈何桥边。在这桥边,我坐了1000年,在这桥边,我等了500年。

  500年桑田沧海,连顽石也长满青苔。我却没有等到她的归来……

  后来,白无常告诉我,人若是转世投胎,天知道她会变成什么模样,是女还是男。我突然之间发现自己好傻,好呆。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我的眼睛在刹那间迷蒙了泪水…… 无底的黑暗中,一个痛哭的鬼魂。这一次,我不知道我该再期盼什么,过去的一切已经过去,如昨夜梦中的泪痕,今朝已无法寻觅。

  梦里无尽的心思,依稀记得铿锵如鼓,震得世界崩落。梦醒时却只留下无法拼合的残片,如远古的文字,无从说起。但是那让人隐约记忆的耳语,却象闪电的光华,撕破脑海永恒的夜空。不知道梦到了什么,也不愿意去追寻梦中的浮云。我知道,不会伤心,自然不会流泪。 

  拂弦轻唱,不唱悲歌,红尘中悲伤事,已太多。信手填词,难填笑语,人世间欢乐趣,谁人知?而我犹如风霜中的野花,不知道将为谁而开。犹如荒原孤独的野草,不知道将为谁而绿。

  我再次放弃了投胎的愿望,我怕再看到那诱惑我的万丈红尘…… 害怕再看到让我无法忘怀的嫣然一笑……

  轮回司主叹息说象我这样尘孽纠缠的鬼是做不成神仙的。我依然坐在奈何桥旁,做一个鬼卒,等待着一个也许不再存在的人。再次坐在桥头,我看着过桥的鬼魂们,他们的脸上似乎都写着一个故事,在他们空洞的眼眸里,似乎在讲述着曾经以往的那个时刻。

  看着他们的迷茫,我庆幸自己还有知觉,我渐渐懂得,人间给了所有的人无数的问号,而答案需要在哪里寻找呢?地狱吗?我想不是,因为我的心里,也有太多太多的问号。

  我再次回到了没有欢乐,没有希望,没忧愁的日子,一个鬼魂的日子。

  信手拂弦,本应随性长歌,谁料琴声幽怨,杜鹃啼血,良人思归。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 又谁能知乱弦之中两重心字,一生愁!弦随心动,恨手难如意,只赋得半阕残词,一弦悲歌。

  沦落千载,脑海中只拾取了无数残缺的点滴。回望往昔,物是人非历历。满怀希冀把记忆的点滴汇聚,谁知道却变成一幅野渡无人舟自横。

  时间又过500年以后,地狱发生了一件事情,在别人看来,是一件小事,在我看来,却是一件大事,改变了我永远的命运……

  秦广王手下的朱笔判官秦楚恋上一人间女子(这种事情时有发生),竟然偷跑人间。地狱使者劝说无效,十殿阎罗便派阴司鬼军将他捉了回来。谁知他执迷不悟,一心要去人间与那凡间女子相会,胆大到逃狱而出。最后还是又被捉住,而且鬼军还摄走了那女子的魂魄,把她永世监禁在幽冥地谷,让判官永远无法和她相会。判官悲愤而骂阴司诸神泯灭人性,诸神皆怒,要将判官诛灭,永世不得超生。

  那一天,诛魂台上,判官被铁链所绑,摄魂钩穿了他的琵琶骨,此时除了判官高大的身材外,已经不成人形了。我觉得心里一阵抽搐,偷眼望了一下高坐莲台的地藏王菩萨,平时温和仁慈的他现在却面无表情,深邃的眼眸里我依稀看出一丝寒意 。

  我心中一冷,只觉得自己在下沉,下沉……无比慈悲的菩萨啊,你现在的心里难道失去了怜悯吗?!秦判官最终被五雷轰顶而灰飞湮灭……

  大家都散去了很久,我又偷偷回到诛魂台,看着判官残留的红袍碎片,我只感觉到无限的凄凉。这时,一阵风吹来,一方素绢被风吹起,我连忙抓住。奇怪,地狱怎么会有风?我狐疑的拿起那方素绢一看,上面有字:那年清秋, 燕落桥边巧相会 ,脉脉如水,云剪青山翠 ,低眉莞尔, 此生欲与醉 ,便从此,痴痴长坐,夜夜雨声碎 ,好一阕《点绛唇》!

  好一句痴痴长坐,夜夜雨声碎。我突然记起了千年的往事,寂寞桥边,孤独鬼魂,痴痴长坐,空等归人。一滴泪水滑落,在素绢上浸润开来,千年郁积的悲伤离别相思愁苦再次冲破层层心锁涌上心头,如素绢上的泪水般蔓延在心头。

  只是现在的我不知道,这一滴莫名悲伤的水珠是为秦判官而流?是为她而流?是为相思而流?还是为自己而流……

  风继续吹动着诛魂台上残碎的布片,地狱是没有风的 。难道是秦判官魂魄不死吗? 吹动着我手中那一方素绢,我似乎明白的那风的意思,走下诛魂台,向幽冥地谷方向走去,回头时,风已停,纷纷洋洋落着判官红袍的碎片,宛如深秋落红...

  我这时觉得,秦判官或许还在...

  悄悄来到了那名被囚禁的魂魄的牢房,那张万分憔悴的脸还能看到往昔的风韵,我不由得叹息。我没有想到鬼魂也会因相思而苦,因离别而悲,因鸳鸯别偶而憔悴。把那方素绢给了那女鬼,我转身离开了牢房,我不想听到哭声。

  走了一段路,我没有听到哭声,却听到牢房那边传来幽怨却坚定的歌声:那年清秋,燕落桥边巧相会,脉脉如水,云剪青山翠 ,低眉莞尔,此生欲与醉 ,便从此,痴痴长坐,夜夜雨声碎 。

  歌声怄哑,却有一丝甜美;歌声哀怨,却带半点欣慰。歌声越来越远,在我耳中却如咫尺,我咬紧牙关,纵身化为一道青烟,飞离了地谷……

  那一天,我明白了情是何物,教人生死相许。

  那一天,我厌倦了地狱迷茫的无底深渊

  那一天,我不再追寻佛经的大道。

  那一天,我离开了地狱。

  那一天,我再次来到了人间。

  我叛离了地府,大道,我要去人间寻找真正的大道。在逃出鬼门关的那一瞬间,我回首羁绊了我2000年的地府,“等我明白了真正的道理,我会再回来的!” 我想:到了那个时候,也就不会再迷茫,再痛苦了…… 万世轮回,千影聚合,微醉至不堪一盏;梦回时冰凉如水。

  秋雨更漏,诉说的是梦想,是柔情,是迷茫,是怀念,明月知,我知,独你不知;古道黄尘,掩去的是哀愁,是勇气,是忠贞,是决绝,明月知,你知,独我不知!刹那,前生后世; 瞬间,千载百年。云归天际,月隐林梢。只是不知道那不定的风往哪里吹?是归来,还是离去?

  蒙蒙亮,群山还笼罩在一片阴云之中,我漫无目的的漂浮在云雾中。我的心里充满了说不出来的感觉,平静而慌乱,坚决而踟躇。这一次的离开也许是我永远的离开,隐隐涌上心头的这种感觉,让我感觉到无边的迷茫和孤独。我不知道我能活多久,也许100年,也许1000年,也许10000年。一万年很长,长得我都不知道有多久,但总有结束的时候。

  阳光刺破云层,把万丈光芒洒向人间。站在阳光下的我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通畅,一缕缕的阳光把一丝丝的热力穿入我的心房,明媚的光华似乎穿透了我的身体,如云雾一般宛如透明。本来鬼魂是见不得阳光的,幸当初我诵读经书,学会了一些修仙法门,我才能领受到自然的恩赐。我不由得想起了菩萨,在我心里他就是慈祥的尊长。但是,我几乎又同时想起了朱笔判官那褪尽希望,散尽怨尤而如槁木的脸,那污浊的残破如飞絮的片片衣炔,还有那时候菩萨冰凉如水的脸,那深邃如潭的眸……我不知道在那时为什么会对菩萨有那么一丝的埋怨,也不明白会对朱笔判官有那么多的不平。

  我呆呆的站在路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每个人都行色匆匆,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我很羡慕他们,他们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而我不知道我要去哪里,也没有人告诉我,我应该去哪里。人间的日子真是过得很快,一转眼,太阳散尽了自己的光辉,就要天黑了,四周的行人也少了,偶尔一个匆匆路过的,脸上也挂着那种渴望回家的神情。

  家,我没有家,也不知道哪里才是我的家。

  突然间,我想到了千年以前我初入轮回时的那个家,那里有我的父亲,母亲,我无法抑制心头的激动“我要回家!”

  在依稀的炊烟,点点的灯火中,我化作一阵风,向远方飞去,远方,是我的家,阔别了千年的家。

  依稀还记得家乡的位置,就在山的那边了吧。我变换人相,走在山路上。山路弯弯,山的那边有一座城镇,我就曾经住在那里。能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真是一种福分啊,我想。我再次从沉积的记忆里找到了当年在这红尘中的点滴,春花秋月杜鹃夏,白雪皑皑寒意加。故园堂前的桃花,不知道在我再次回来的时候是否盛开依旧?村口塘前的老柳树下是否还有嬉戏的顽童?街上那飘香的酒馆是否热闹如往昔?曾经住过的老屋是否依旧为人遮风挡雨?曾经青梅竹马的玩伴是否又轮回在此?

  想着想着,我的脚步却越来越慢,近乡情怯,阔别了千年的时光,归途,是否依旧是我的归途?

  转了大半天,终于找到了我千年以前的家,我曾经住过的地方,我曾经和父母家人生活的地方。老宅已经没有了,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树林,只有依靠着我的记忆让我知道,这,就是我的家,千年以前的家,是我在轮回中曾经唯一真真切切的拥有过的家。

  已经没有家了。

  慢慢走在树林,暗自琢磨着自己脚下的土地过去是家的哪个位置,哪个房间,雾水朦胧,依稀恍惚,树林不见了,我好象又回到了那个家,画窗楼阁,天井露台,历历在目。

  “少爷,少爷,你帮我折一只桃花好不好,不要告诉老爷哦”

  那是什么声音?分明是红儿在唤我……

  一片叶子落下,在雾气中荡着,房舍,庭院渺无踪迹,夜晚,我带着一壶酒,在树林里喝了一夜的酒。我希望藉着这酒,去慰藉千年的伤痕,去弥补千年的遗憾。

  我决定在这里做个野鬼孤魂了,再也不愿意远走,我想要有个家,这里既然是我前世的家,也就是我今生的家。

  我搬到了城外的山里,为自己盖了一间草屋。衰草斜阳外,斜阳外,水冷云黄,纵使有肠也须断,况无肠。

  我是一个鬼,一个喜欢沉思和酗酒的鬼。我每天化成人形,在人流里穿梭,感受人间的花絮。有一天,我蹲坐在一座我居住后山的山峰上等待日落,突然我听到微风中出来一阵哭泣,我迅速找到了那个声音,原来是个女孩子。

  我问她为什么在这里哭,她说她就住在城里,上山来游玩迷路了。我心情好的时候也乐意帮助别的人,那时我心情很好,所以我就说我可以带她下山。她擦了擦眼泪,对我嫣然一笑:“谢谢你。”

  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好看的笑容,刹那间,我的胸口好象被什么猛击了一下,心里好乱…… 不!我见过,我见过…… 那千年以前,在奈何桥边,那无比醉人的嫣然一笑……   我送了她下山。

  我们就这样认识了,她常常到山上来找我玩,我痴迷着这样的时光,我成了一个开心鬼。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一天天的祈祷,祈祷她永远快乐。就这样过了几年,她长大了,我每每看着她的时候,所有千年的相思都涌上心头,她怎会明白一个曾经巡逻在奈何桥边的鬼卒子会因为一个轻轻的微笑而羁判在千年的轮回中不可自拔。但我一直压抑着自己对她的爱慕,对她的渴望。我永远记得那刻骨铭心的前世的幻梦,那不堪我一厢情愿毅然而死去的人那双怨恨的眼。我也不愿意再向她表白内心的倾慕,幻想着揽她入怀,笑看花开花落……我已经不敢相信自己是否有福分,不愿意再猜测是否和她有缘,如果美丽的梦因为因果的需要而再次幻灭,我将再也不能释怀……

  后来,她母亲死了,我知道来勾魂是我熟悉的黑白无常,但是我不能去拯救她的母亲,因为那样,我也会和朱笔判官一样,受尽折磨。

  她的母亲临终前,把她许配了给了一个对她垂涎以久的公子。

  我化作微尘就看着她们母女生离死别,在黑白无常来到前离开了,我心里回旋着她母亲的许配的决定,她又将不属于我了。

  那公子的家事可以比美我当年的豪门之家。迎亲的那一天十分热闹,她不知道我就依附在她头上的那只风钗上看着她,看着她的离开。她打扮得很漂亮。      

  迎亲的队伍远去了,我回到我的山顶草屋。我独自一人呆立峰顶,站了很久,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知道,我的心已经被人掏空,什么也没有了。

  我突然听见了山上火光闪烁,许多男人呐喊着跑到另一个山顶,不关我的事情,我继续喝酒,看着山下她洞房花烛的地方。

  “抓住她,一定要把她抓回来成亲”,一个声音气急败坏的叫着。我突然明白过来。是她,是她,我不管一切冲到那里,恍惚间,我看见黑白无常勾魂使者冷笑着已经站在她的身旁。

  多么熟悉的断崖,是我当年追赶红儿地方。依然有着一个公子茫然的看着他痴迷的女子。依然有着一个女子张展她幽怨且仇恨的眼神。而这时,我却只是一个鬼,一个鬼而已。所有的一切都在我到达的瞬间冻结了。她跳下了悬崖,一个人跳下了悬崖。……

  菩萨说:“有缘就是因果。你曾给她一次轮回,她半生服侍你,这就是因果。你给她一次轮回的缘,所以她必须因你而枉死。她才能换给你一次轮回的缘。人常言前生后世,其实是没有先后,前生在此,今生也在此。有来有去,始终却无生无死。”

  我明白了。

  我平静的拦住了黑白无常,带我回去吧,我甘愿承受我因逃离的惩罚。因为我要轮回,我要做人。我必须去转轮台,必须回地府。我要完成和她真正的缘分。

  我想和她真正的爱着,同世为人,过着尘世间的男耕女织。

  尾声

  拈花有意风中去,

  微笑无语须菩提。

  念念有生灭四相,

  弹指刹间几轮回。  

  轮回中,心若一动,便已千年。

  后记

  这是一个新时代,我是一个普通的男子,我有着我自己的工作,和普通的单身男子一样,上班,下班,喝茶,打麻将,拨号上网,写帖子。我没有爱情,在这个年代,谁先爱上别人,谁就死定了,虽然我渴望着。

  那天,我从网吧出来,刚写了一篇名叫《去他 妈 的爱情》,心里痛快,走在回家的路上,哼着歌。

  隐约中传来一阵抽泣。原来是个女孩子,我问她为什么在这里哭,她说她从外地来这里看亲戚,不小心弄掉了亲戚的地址和电话,迷路了。我心情好的时候也乐意帮助别的人,那时我心情很好,所以我就说我可以带她去找。

  她擦了擦眼泪,对我嫣然一笑:“谢谢你。”刹那间,我的胸口好象被什么猛击了一下,心里好乱……

  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好看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