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馨梓明明1985年的:认识观念、学习方法和应考策略-谈文言文阅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09/23 23:25:10
使学习变得更轻松   2004年的高考尘埃落定,举国的喧嚣终究归于平静。静则生沉思,本文就是笔者对高考文言文阅读部分思考的结果。

  尽管2004年有十几套高考试题,各各不一,但题型却大同小异,文言文试题更是“涛声依旧”。从宏观上看,选文依旧是浅近文言,依旧是人物传记,依旧是考文言重点词语,依旧是理解人物性格精神。山也还是那座山,河也还是那条河。然而,对2004年的考生而  
言,文言文试题尤其是文言笔译题,依旧是一只吃分的老虎。

  其实,文言文阅读虽然是高考重点,但本不该是难点。只要精熟30篇左右的文言文,便可无忧。中学六年,即或只谈高中三年,精熟30篇左右的文言文,也非高要求。毕竟一月平均不到一篇。然而,是什么原因使文言文阅读竟成虎患呢?根本原因在于考生对传统文化的漠视!爱屋及乌,恨和尚则恨及袈裟。漠视传统文化,所以才疏远文言——传统文化的第一载体。

  所以,我们要做好这一部分试题,就必须首先树立一种观念:学习文言,应是我们的一种责任和义务。在这东西方文化大冲撞的时代里,我们更应接受并弘扬优秀的民族文化精神。德国语言学家魏斯格贝尔认为,母语决定人一生的精神格局。文言文是我们母语的古老的书面形式,是母语的母语,是我们的语言“祖母”,是民族精神最直接最重要的载体,我们实在没有理由不学习。说功利一些,学习文言文,也是我们提高写作能力的一条捷径。

  有了观念上的改变和重视,我们再来谈文言文阅读。文言文阅读的关键是理解教材中150个左右的实词和20个左右的虚词词义。从2004年的各省市高考文言文试题来看,所涉及的考点,主要就在这个范围内。一般而言,高考也不在这个范围之外设题,倘若设题,那也一定是可以凭借这一范围推敲得之的。这里将2004年高考中所涉及的词语做个归纳:

  实词——凶、白、诺、箧(全国卷),数、除、市、两(北京卷),胜、夺、沮、更(江苏卷),投、济、虞、尚(辽宁卷),次、节、勒、及(重庆卷),课、属、及、诣(天津卷),徙、敏、谒、窃(广西卷),固、巧、是、多(广东卷),家、坏、知、可(浙江卷),升、和、狎、阴(湖南卷),私、第、弄臣、用事(福建卷),至孝、祷请、访问、行旅(山东、山西、河南、河北、安徽、江西卷);

  虚词——而、因、为、以(全国卷),为、若、因、乎(北京卷),之、而、乃、以(江苏卷),乃、与、为、若(辽宁卷),且、所、乃、之(重庆卷),所、其、乃、以(天津卷),之、遂、以、且(广西卷),于、之、则、其(广东卷),其、以、而、乃(浙江卷),以、其、而、于(湖南卷),其、且、所、乃(福建卷),遂、因、以、而(山东、山西、河南、河北、安徽、江西卷)。

  不难看出,所考词语,大多是教材中明确要求掌握的,是平时练习中反复出现的,即便少见,如“沮”,放在“人怀异意,以沮新政”这样一个句子中,要推演“沮”即“阻止”之意,也委实不难。

  因此,笔者主张,学习文言文应做好三点:其一,读——课本里的几十篇文言文是根本,应吟诵精熟,形成语感;其二,理——参考学习资料,系统梳理各类知识,尤以一词多义的梳理为重,汇编成册,反复熟悉;其三,翻——勤翻古汉语词典,扩大阅读面(语文教育家刘国正先生认为《孟子》、《史记》、《梦溪笔谈》、《聊斋志异》比较适合中学生阅读)。

  三种常规学习方法谈过,再来说说具体的应考策略。文言文测试所要求的核心能力在于根据语境提供的已知信息(教材中信息)进行科学的猜测、选择、推演,从而破译未知信息,最终达到理解文言的目的。据此,有六种应考策略可用:

  其一,借字形推求词义。汉字是表意性质的,象形、会意、指事及形声等造字法可以帮助我们从字形推求词义。如全国Ⅱ卷11题对“箧”的考查:“夜入其家,探其箧,不使之知觉。”看“箧”字形,有竹头,有匡形,形近字有“筐”,便可推演大概,箧当是与筐相类的竹器,而选项译为“小箱子”,看来妥当。再代回文句中推敲,便可确定了。

  其二,借成语推求词义。成语是文化积淀下来的一种载体。文言文中的许多单音节词都保留在成语或现代汉语语素中流传下来。我们可以借助常见成语(或词语)的语素来推求古汉语实词词义。如上海卷19题中的“正”,便可借成语推求词义。“管仲正衿再拜曰”,联系成语“正襟危坐”,则可轻松理解“正衿”,因为“襟”“衿”相类也。

  其三,借对举词句法推求词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