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呕拉肚子是怎么回事:中国政改应始于权力观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09/23 23:42:45
 ● 伟 达

  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已于近期落幕,从其公开发表的会议公报及官方媒体所配合发表的系列宣传文章来看,政治改革似乎并未成为未来工作的重点,有关政改的核心论述依旧是谨慎有余,魄力不足,可操作目标不清晰,手段不明确。

  这样下去,中国的政改前景仍不会有太多起色,也必定大大威胁中国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有官样文章甚至还暗示:我们的政治和体制总体状态挺好,最多再搞些修修补补就行了。这样的认识水平和形势估计, 无疑是与现实和潮流多有脱节的。产生这种“脱节现象”的原因固然很多,但笔者以为其中一个根本原因,乃源于在政治权力观念、管理及评估等方面的落后和封闭。

  在政治权力这个话题上,最近东西方各出了一个典型案例,不禁让人拍案惊奇。10月初的时候,美国白宫的幕僚长伊曼纽尔主动宣布离职,回乡去参加芝加哥市长职位的竞选。

  这白宫幕僚长是个什么角色?大概相当于中国的“中央办公厅主任”吧,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绝对是个炙手可热的官位。

  各方面传出的消息,都表明既非总统奥巴马想炒伊曼纽尔的“鱿鱼”,也非伊曼纽尔本人美德让贤,只是因为他对目前工作厌倦了,于是打算另起炉灶,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如此而已。

  看来这位美国政客的“官瘾”确实不算大,而做自己喜欢的事似乎更为重要。若换到另一个文化圈里,人们一定认为伊曼纽尔是“脑子进水了”,放着堂堂白宫幕僚长不做,却跑去竞选个普通市长,这难道不是很“丢面子和吃亏”的事情吗?

  而比这稍早几天则发生了另一种极端:北朝鲜公然推出所谓“三代世袭”,让一个毛头小子直接坐上国家权力的第二把交椅,资格很简单,就因为他是现任领导人的儿子,前任领袖的孙子。

  有狡辩说如此封建大权独揽,其实与美国的布什父子都当总统,及某些阿拉伯国家的世袭统治也没什么区别。然而小布什再不才,也还勉强通过了全民选举程序;而譬如沙特阿拉伯就是公开的“王国”统治。但北朝鲜则号称是“民主主义共和国”,不妨查查“民主”与“共和”是什么涵义,与“世袭统治”可以并行不悖吗?!

  权力观的核心在价值观,即必须正确回答权力的位置及什么比权力更重要。现代社会要求权力必须服务于个体存在、公民权利及社会和谐,党派必须服从于国家利益和法治,而非凌驾其上。

  有人认为利益集团是政改的主要障碍。其实利益集团在社会中从来有之,关键是要对其有效管理和制衡,减少权钱勾结,杜绝黑社会。而制衡利益集团的最有效手段,就是增进普通人民的政治权利。从这个角度来讲,全民具备领导人选举权(包括选上与罢免)和舆论监督权就显得至高无上。

  中国目前在这方面差距明显,“权为民所赋”的理念尚待真正普及落实到社会实践中去。

  权力观的另一内涵是国家要善于管理权力的局限,破除权力万能的迷思。人类历史反复证明: 不存在永恒正确的单方权力,权力的时段和时效性,要靠暴力革命抑或民主转换来不断调节优化。那种帝制的“君权神授”,或老子打下江山,其后代就自然掌权,或原有的政绩就确保将来也会称职,等等类似的荒谬,只会误国殃民。

  再者,对权力表现的评估评判必须尽量客观,即应来自非掌权者,来自赋予权力的人民大众,不能靠权力自卖自夸,因为权力都倾向说自己好。当年美国总统老布什打赢了波斯湾战争,认为自己好得不行,但在争取连任时还是败给新人克林顿,因为多数选民并不认可老布什的自我评估。

  总之,如首先加强政治权力观的调整开放,有关问题和差距及政改的迫切性等等,也就不言而喻了。

作者在美国从事国际文化战略咨询和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