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克出柜视频:研究:全球借贷成本将大幅上升 - FT中文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09/24 00:14:22
2010年12月09日 15:05 PM

研究:全球借贷成本将大幅上升

英国《金融时报》 大卫•奥克利 报道 字号最大 较大 默认 较小 最小 背景                    收藏 电邮 打印 评论[2条] 英文 对照 

随着新兴市场的强劲增长推高利率水平,全球借贷成本将大幅上升,会对金融市场造成巨大影响。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在这样一种环境中,投资者几乎肯定会撤离股市、转投较为安全的国债及其它固定收益证券。

该研究院院长理查德•多布斯(Richard Dobbs)表示:“从世界经济角度看,我们必须习惯利率不再持续下滑的情况。这将对金融市场造成很大影响。”

麦肯锡这份研究报告,关注的不再是当前对股市十分利好的极低利率环境,而是转向未来5至10年的新的利率环境——利率水平将会升高,这将吸引新的投资者投资债市。

麦肯锡表示,上述转变的主要驱动力,是新兴市场正在启动的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建筑热潮。快速的城市化进程,正推动发展中世界对道路、港口、水资源、发电站、学校、医院及其它公共基础设施的需求持续增长。

与此同时,该研究机构称,人口老龄化和中国增加内需的举措,将抑制全球储蓄的增长。因此,整个世界将进入一个投资意愿超过储蓄意愿的新时代,从而推高利率水平。

麦肯锡表示,在新兴市场的推动下,世界正步入新一轮潜在规模巨大的资本投资潮。

该机构预计,到2020年,全球投资需求可能达到二战后欧洲和日本重建以来的最高水平。

它表示,除非全球储蓄大幅增长,否则这波投资潮将对实际利率构成持续的上行压力。

在大多数关于未来经济增长的设想模型中,麦肯锡的分析表明,全球储蓄不会大幅增长,储蓄意愿和投资意愿之间将存在巨大差距。

该机构强调,利率上升可能增添传统固定收益投资的吸引力,如优质的政府、市政及企业债券。在短期内,利率上升会使债券持有者蒙受损失,因为以前发行的收益率较低的债券的市场价值将会下降。

但从长远来看,在利率上升的情况下,投资者从固定收益投资上获得的收益,将高于2007年8月前的廉价资本时代(即金融危机爆发前)。

译者/杨远

    2010年 12月 10日 07:51中国不存钱 世界怎么办?正文 评论 更多经济脉搏的文章 » 投稿 打印 转发 MSN推荐 博客引用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发布到 MySpace.cn 英文字体他们说,20世纪90年代末是不正常的年代。金钱流入新兴市场,而后突然流出,在那个时候,这种突变看起来是个巨大的危机。

他们说,21世纪初也是混乱年代。先是科技股泡沫破裂。随后,在20世纪90年代末饱受摧残的新兴市场政府开始大量储存美元,造成美联储主席贝南克(Ben Bernanke)所说的“全球储蓄过剩”。伴随着发达国家的宽松货币政策和毫无远见的监管政策,这些资本在美国和其他国家引发了一场举债热潮,导致房市出现泡沫。

他们还说,过去几年也是一团糟。信贷和房市热潮随着百年一遇的泡沫破裂而结束。政府匆忙伸出援手,各国央行极力压低短期利率。投资者为避险而纷纷买入美国国债,在美国已大量举债的情况下导致长期利率走低,而现在美联储正阻止长期利率上升。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美国经济是一定会复苏的,到了复苏的那天会怎样?可能会出现的结果是:全球储蓄过剩逆转,廉价资本不再充足。

麦肯锡咨询公司智库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e Institute)预计,未来几年内,新兴市场的投资会增加,尤其是中国和印度,同时这些国家的储蓄开始减少。麦肯锡在最新报告《告别廉价资本》(Farewell to Cheap Capital)中说,企业、银行、消费者、投资者和政府都将不得不适应一个新世界,这个世界中的资本更昂贵、不再那么充足,这个世界超过一半的储蓄和投资都发生在新兴市场。

整体来说,世界经济的投资不能超过储蓄。以前的农民将收获的玉米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用来吃和卖(消费),一部分储存起来(储蓄)用作明年的种子(投资)。全球经济产量也是同样道理。纵观历史,25年来增加的储蓄大部分都来自中国和其他更穷的国家,流向更富的国家,尤其是美国。

节俭的中国工人和农民把钱放在银行。银行把钱借给政府,政府再借给美国财政部和抵押贷款巨头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最终,这些钱被用来支持美国次贷危机前的廉价抵押贷款和次贷危机后奥巴马政府的巨额财政刺激计划。2008年,每4美元全球储蓄中就有1美元来自中国政府、公司和家庭。

麦肯锡表示,未来几年这都将消退,因中国和印度加快了投资步伐。麦肯锡说,中国计划在国内170个大城市建设新的地铁系统、公路和高铁。

170个城市!为了与城市人口增长保持同步,中国需要每两年增加一个规模相当于纽约市的居住和商业面积;印度则是每年增加一个芝加哥的面积。汇丰(HSBC)驻香港的亚太区高级经济学家范力民(Frederic Neumann)预计,由于许多亚洲工厂的生产接近最高产能,企业资本支出可能将猛增。基于对全球经济增长的预估,麦肯锡预计2010年底前全球投资与产出之比将接近25%,这是上世纪70年代初以来未曾见过的高位。金融危机前全球投资与产出之比略高于22%。

但在中国,如果历史和中国五年规划可以当作指南的话,消费者尤其可能减少储蓄。仍在节省度日的日本人也可能减少储蓄,因为越来越多的退休人员在使用存款,尽管在人口逐渐减少的日本缺少有前景的投资,意味着日本将持续把存款投入到其他国家和地区。

那么存款将从何而来?如果情况一切顺利,多数存款将来自美国人,在过去几年的磨练下,美国人可能将储蓄更多。美国联邦政府或许将削减赤字(喜欢造词的经济学家称之为“动用储蓄”(dissaving)),不过仍将在医疗保健和退休金上有更多的支出。麦肯锡说,如果英美家庭仍像目前一样,全球储蓄率将增长一个百分点,部分抵消中国人储蓄的减少,因中国消费者支出了更多收入。

但只是部分抵消。全球储蓄过剩可能轻易变为全球储蓄缺乏,这可能意味着利率大幅上升。

麦肯锡估计,如果经通胀调整的长期利率回到40年均值,那么将高出1.5个百分点,较目前约3%的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大幅上升。如果新兴市场较美国更加速进行基建和其他投资,同时其他富裕国家增加他们的整体储蓄,那么利率将进一步上升,而这将遏制全球经济增长。

David Wessel(本文版权归道琼斯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