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一文钱憋死数码英雄汉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11/19 16:37:52
一文钱憋死数码英雄汉

黄锫坚

“愤怒的小鸟”,一款来自芬兰的小游戏,竟成了欧美文化的年度符号。据测算,每小时全球玩家花在此游戏上的时间是16年,其开发公司被EA以2900万美元收购。评论家们于是大放厥词,“这是娱乐工业的巨大转变,任何人都可能造就广泛的流行文化。就算你不是暴雪,不是华纳,但依然可以凭借创意,靠手机铃声、视频游戏、图书而取得成功。”

真是这样吗?这大概是来自无摩擦的完美世界的喜讯吧。不好意思,在中国,我们遇见的却是一个充满阻力的真实世界。愤怒的小鸟之所以起飞,是借力于苹果的App Store(应用商店)。而另一个被人忽视的因素,是小额支付的便利。而在中国,别说个人创业者,就算是上市公司,也可能会被“支付”这个不起眼的因素,弄得摇摇欲坠。

12月10日,被誉为中国移动互联网界“隐形冠军”的斯凯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实现了IPO。发行价为8美元,融资总额为5800万美元。不过,上市首日,斯凯随即暴跌25%,到17日已跌至5.3美元。破发背后,其实反映了投资者对中国移动互联网前景的巨大担忧。

上一波移动互联网公司,以空中网、掌上灵通等为代表,是以SP(服务提供商)概念出现的。而新一波浪潮,则更多地被iPhone和苹果的商业光环所映射。以斯凯为例,有人们称之为中国的App Store。不过,包装毕竟只是包装,见光之后的股价才能看出投资者的集体选择。

斯凯的商业模式,和苹果的应用商店有些形似:一个平台,摆放着众多软件,为用户提供选择。下面来看看差异:苹果的App Store,是苹果自家开的,内置在每一台iPhone里面。而斯凯的软件商店,则搭建在联发科公司的芯片上。众所周知,联发科是山寨机的始作俑者。斯凯为各种采纳联发科方案的手机厂商提供集成的软件包,是为斯凯的商店。随着山寨机市场的扩张,斯凯的用户数也水涨船高。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0年9月底,其用户已达4.789亿,半年营收3.367亿元。

斯凯的软肋其实非常明显。首先,这个所谓的商店,主要靠一款软件,即手机QQ。在低端手机市场,最吸引用户的,仍然是QQ。早期腾讯并不提供联发科平台上的客户端,而从今年下半年开始,这家互联网巨头已开始直接和手机厂商合作,而且还将自己的手机QQ浏览器、输入法、手机QQ游戏等一系列应用软件打包其中。换句话说,腾讯也在逐渐发展自己的商店。斯凯,这家不为用户所知的公司,怎么可能和QQ斗法呢?

而斯凯的另一个软肋,则来自支付。许多业外人士,一直憧憬着中国移动互联网的美好未来。但直到今天,很多人都未认真思考过支付这一瓶颈。即便你做出“愤怒的小鸟”这样的手机游戏,即便你写出《三体》这样的畅销小说,但你怎样从用户手中收到10块以下的小额费用呢?而这一点,正是中国所有CP(内容提供商)的难题,也是斯凯的难题。

我们还是先看看斯凯的现状。《21世纪经济报道》最近发表一篇文章“斯凯受制运营商 山寨App Store神话或终结”。文中提到,斯凯的大部分收入仍然是通过中移动这样的运营商来代收费。“终端用户带来的增值收入中,运营商先拿走约15%,剩下的85%中SP再拿走15%,留下的收入再由CP和斯凯之间三七开分成;斯凯拿到大头后还要与预装其平台的手机厂商分成。据了解,斯凯最终能分得其中的20%到30%。”

这个账很明白,运营商卡住了整个链条的要害。因此斯凯模式,其实和SP模式是唇齿相依的。随着中移动一浪接一浪地整顿SP,斯凯也在劫难逃。据其招股书披露,近年来斯凯用户每次下载产生的营收均在下滑,从2008年的0.58元大幅下降到2010年9月的0.22元。斯凯亦坦承:“导致下滑的主要原因是中国移动运营商出台相关政策产生的影响。”

为什么一定要走运营商的代收费呢?很多人会想到支付宝、点卡等第三方支付。事实上,斯凯等公司也试图绕开运营商,开展了第三方支付、银联卡支付,甚至推出自己的游戏K币支付渠道。但对手机用户来讲,运营商代收费仍然是最为便捷的选择。

可以在此做个读者调查:有谁在手机或者互联网上支付过十块以下的服务呢?您选择的通道,多半是手机话费代扣吧。靠短信确认,敲几个键就可以付费,实在省事。如果换做支付宝或者神州行、游戏点卡来支付,那就麻烦多了。一位资深网络文学读者告诉我:“人们并不是不愿意为电子阅读付费,只是支付方式太折腾。如果我要通过网上银行,那还不如直接在当当,或者去书店买一本书呢。”

空中网CEO王雷雷曾在一次访谈中,将运营商代收费模式形容为“卖钮扣生意”。“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是两块多钱,但规模是上百万、近千万,这种情况,运营商的代收费模式是一种最好的收费模式,远远优于银行卡和很多其它的传统收费渠道。用户还是喜欢在5块钱以内的支付,即钮扣式消费,不过,可能一个月买的钮扣数量比较多。”

而如果走运营商代收费的路径,那么,所有CP就不得不依中移动等的令箭行事。它的每一次机构调整和模式更新,从移动梦网到MM平台,从短信、WAP到IVR的整顿行动,都会影响移动互联网生态链的兴衰。支付宝、网银等支付通道已经看到了手机上的机会,但要取代运营商,时日尚早。

苹果的应用商店之所以成功,除了硬件、软件等因素,还包括信用卡小额支付这个不起眼的环节。如果我们看不到这方面的国情区别,那就会遭遇一文钱憋死英雄汉的局面。所有吹嘘移动互联网美好前景并投身其中的人,必须充分认识到这一点。

(本文作者黄锫坚,中信出版社新媒体事业部总经理。清华大学中文学士、科技哲学硕士。曾在《财经》、《经济观察报》、《东方企业家》和搜狐网等媒体工作,有10年财经和科技报导经验。译有《连线:数字时代的传媒梦想》、《信息烟尘》和《大冲突》等。文中所述仅代表他的个人观点。您可以通过新浪微博 (http://t.sina.com.cn/pjhuang) 与他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