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勇卢佳:女人的格调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我要文章网 时间:2019/12/11 10:33:44


一个成熟的女人,她的衣服通常是告诉我们,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而一个不太成熟的女人,她的衣服通常是告诉我们,她想成为什么样的女人。
从身份上定位是德国著名的社会学家,从八卦上定位是马克思老先生的好友齐美尔先生曾经说过一段话:女人与男人是完全不同的,就自己是女人这一点对女人来说,比起自己是男人这一点对男人来说,更具本质性。男人感到与自己的身体有一种距离,好像牵着一只小狗。女人是更契合大地、更为植物性的生物。
对待自己的身体像牵着一只小狗的男人通常都控制不住手里这只狗,时常被狗带着走,所以他们经常会犯男人经常犯的错,而穿得邋遢就更不用说了。对男人们来说,最重要的不是他们想做什么,而是他们手里的狗想做什么,而对女人来说,重要的不是她们想要做什么,而是她们是什么。所以在一个更普遍的意义上,女人比男人更像一个人,所以想知道一个男人的格调,就看他的女人,而那么想知道一个女人的格调,则要看她的穿着。
一个女人的内心世界,往往全部显现在她的衣服上。希望自己优雅的,常常会不由自主反感那些太过招摇的东西,比如桃红,比如亮片,比如银色紧身裤;而个性钟爱低调的,常常只爱黑白灰与淡色,最多再加个蓝紫青灰;希望自己成为众人焦点的,常常会爱上水晶、钉珠之类BIINBING的东西;觉得自己特别具有女性魅力的,总会不由自主地自觉地露出深深的乳沟,不管她到底有没有——喔,你知道,乳沟像时间,挤挤总会有的。
无论一个女人经过多高的学识培养,多少年的素质教育,她的衣着总在不经意地泄露她内心的秘密与前世今生。这种细节在我采访杰出女性时尤其有趣,比如有一次遇到一位出了名美貌的富商太太,浑身上下无一处有缺陷,但中间的那一只廉价的露出细毛边的蕾丝腰封出卖了她。此富商太太年少家贫,在风月场上打过滚,十年的阔太生涯依然无法让她那安全感缺失以及物欲过盛的内心完全平静下来。再比如采访出名谦和的美女主播,长得恰如邻家女孩,礼貌周全细心无比,但那身粉嫩粉嫩的休闲服再加后面的巨大的皇冠却告诉你其实她依然把自己当成小孩子,她的内心是小公主。当然把自己当成公主的人通常不好伺候,事后从她身边的助理获取的信息也证明了这一点。全身爱马仕,黑压压的西装裙,衬衣里面的不经意露出的红色BRA,恰恰显示了门户网站女CEO那一颗闷骚无比的心——她那缤纷多彩的私生活就像那重重黑色压下的那一点,跳脱可爱,让人瞠目结舌。当然也不可否认有不关心衣着的人,但是衣着不是重点,重点在气场。
一个成熟的女人,她的衣服通常是告诉我们,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而一个不太成熟的女人,她的衣服通常是告诉我们,她想成为什么样的女人。这两者都很有趣,体现的是一个女人内心终极的渴望,而且不同时期有着不同时期的向往。比如洗尽铅华的奥黛丽·赫本退居瑞典托洛肯纳兹小镇时,爱穿素色衬衣牛仔裤,但在好莱坞时期,她也会穿人人都嫌之的貂皮大衣,戴O记太阳眼镜。做女明星时张扬是责任,做女主妇时低调是责任,但她衣柜里那永远不曾丢掉的黑色修身七分裤却是一脉相承优雅爽利的精神。
在这个什么都无法控制的世界上,也许只有衣橱才是我们退守的最后领地——那里有你对自己的定位,   对自己的想象、对自己的希望,所有对未来对自己最美好的期望都埋在那些红的绿的蓝的白的黑的衣服里,那一缕幽幽的格调香味,给了我们笑着活下去的勇气。